• 82、没办法回到那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407字

    薛仲乾独自一人走在沈阳东郊宽阔的马路上。这条路修得不错,路面很宽,两边的绿化也很好,特别是这样的晚上空气清新,抬头望去月朗星稀。

    如果那天从这里回家以后没有在楼下碰到王丽,薛仲乾应该已经是窦子萍的男朋友,可以牵着她的手快乐地多次往返在这条路上。可惜“如果”这个词是一个谎言,那天他不仅碰到王丽,还鬼使神差地做了一系列追悔莫及的事。

    他没有问王丽手里拎的是什么东西,也没再说话,像僵尸附体一样转身上楼,从床底下拿出一把军用小铁锹,那是他买来防身的,一直放在床下边,伸手就可以摸到的地方。然后薛仲乾又找出网球拍,把拍子取出来,把小铁锹装进套子里,大小刚好差不多。在下楼的过程中,薛仲乾曾经希望王丽已经离开,可是凭他的了解,王丽是不会离开的,如果她是个懂得放弃的人,他们也不会到现在还有联系。果然,王丽仍然站在那里。

    薛仲乾只是匆匆瞟了她一眼就朝园区大门走去,王丽也不说话,快步跟上来。他们在门口打了一辆车,薛仲乾坐前面,王丽坐后边。上车以后薛仲乾对司机说:“帮忙找个小树林,或者空地什么的。”

    司机扭头看着他。大半夜的,这话听起来是不是让人起鸡皮疙瘩?

    薛仲乾看着司机:“我们家的猫死了,想找个地方埋了它。”

    司机一脸的不高兴,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把车开走。一路上车里的人全都没说话,司机把原本就开着的收音机音量放大,满车回荡着浓重的东北话脱口秀。开出租车容易吗?不仅有被抢劫杀害的可能,还得拉酒鬼、夜店小姐、吸毒的和埋死猫的。

    走了一阵之后,马路边出现比较宽的绿化带,应该是到城边子了。司机也没征求乘客同意,把车靠路边停下。

    “这儿行吧?”完全不是征求意见的语气。

    “嗯。”薛仲乾掏出比实际车费多一些的钱递给司机。“不用找了。”

    司机并没有多高兴:“我可不能等你们。”

    “不用等。”

    薛仲乾和王丽下车,出租车转瞬就消失了。

    这里马路很宽,也有路灯,只是近处没有住户,高楼大厦都在远方。薛仲乾朝绿化带里边走了走,找了个路灯还是可以照到的地方,打开网球拍套,拿出铁锹开始挖坑。王丽一直站在边上,什么都没说。等到薛仲乾觉得坑够大,直起腰的时候,她就把手里的塑料袋扔进坑里。然后薛仲乾又把坑填上。在整个过程中,马路上不断有车经过,远处似乎也有人走动。他们俩个很坦然地做着这件事,似乎真的是在为自家的猫送行。

    薛仲乾用带来的抹布把锹上的土擦干净,把铁锹又装回网球拍套里,背在肩上,径直朝来时的方向走去。王丽紧紧跟在他身后。他们在夜深人静的大马路上走了很久才遇到一辆空着的出租车。一直到出租车在王家园区停下,他们始终没有说话。王丽下了车,关上车门。出租车继续走。薛仲乾觉得大脑被清空了,不会思考,或许是不想思考吧。

    回到家,抽了几支烟后,薛仲乾拿起电话,没有前言也没有后语地对王丽说:“你把剩下的东西准备好,明天我去拉。”当时薛仲乾的想法是赶紧把这件事了了,把他和王丽的所有全部了结。简直太讨厌了!

    第二天早晨,薛仲乾先给报社领导打电话请假,又安排一下工作,就去租了一辆车,开着车来到王丽家园区外。到约定地点的时候,远远就看见王丽提着一个拉杆箱站在那里。薛仲乾把车停在她身边,下车打开后备箱,把那个拉杆箱放进去,然后看着拉杆箱对王丽说:“从现在起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把电话都删了吧。”之后用力关上后备箱,走回驾驶位,关上车门,发动汽车。透过后视镜,薛仲乾看到王丽一直站在那里,直到从视线中消失。

    接下来的两天里,薛仲乾一直向北开,凭感觉下道、转弯,寻找荒无人烟的地方,找到一处就停下车,拿出铁锹挖坑,从拉杆箱里拿出一袋东西埋下去。两天里他什么东西都没吃,只喝了点水,晚上也就在车里眯一会,等到拉杆箱空了,就把拉杆箱和铁锹也找地方扔了,然后开始找回家的路。

    回到家已经是又一个晚上,薛仲乾疲惫不堪地脱掉所有衣服,打开热水器一直冲到没有热水,然后倒在床上昏然入睡。

    当太阳照进卧室,把薛仲乾唤醒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很饿很饿。家里没有什么可吃的,他就下楼到常去的小饭馆要了份拌饭和汤。吃饱之后,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马路过往的车和人,有一种远行归来的感觉。过去的两天变得模糊不清,因为他不愿意去想,记忆也知趣地为他做淡化处理,就像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生活还在原地。

    薛仲乾拿出手机。还是在“情调餐厅”的时候,接过王丽电话以后他就把手机调到静音,一直没有再调过来。他知道一定会有很多电话、短信、微信,所以在上路的时候就把手机关了,直到这会儿才开机。

    于是他看到了窦子萍的短信,他的世界瞬间又回到那个夜晚,那个餐厅,那辆出租车,那个门外——他把自己心爱的姑娘抱在身前,听过她的心跳,吻过她的红唇,表达过自己的真心——可是,中间却断片了,断掉的这一部分该怎么剪接?再次面对那个姑娘该如何解释?他还是原来的他吗?他还有可能做她的男人,一起面对她的父亲吗?

    薛仲乾期待王丽只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他刚刚做的事也只是一种了结的仪式。太阳不是照常升起了吗?自己不是还坐在这个熟悉的小馆子里吗?已经好几天了,并没有人失踪,也没有人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应该没事吧?不对,新闻,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看新闻了,赶紧打开一个新闻客户端,找到本地新闻,然后他看到了有关碎尸案的报道。

    薛仲乾赶忙跑到隔壁小卖店,买了最近两天自己报社的报纸,很快就找到窦子萍的稿子——关于碎尸案的连续报道。确实有碎尸案发生,窦子萍正在报道这个案子,不是梦,也不是故事。凶手总有一天会被抓到,窦子萍会在那个时候和其他记者一起知道凶手是谁,还有凶手的帮凶——

    一切都不一样了,没有办法再回到那一天。

    独自一个人走在沈阳东郊的大马路上,薛仲乾第一次问自己:为什么还不去自首?去找赵刚,告诉他王丽讲的故事和自己做的事,然后请赵刚帮忙告诉窦子萍他有多愧疚。这样做的话是不是可以减轻罪责?是不是可以得到窦子萍的原谅?但是,窦子萍一定会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帮王丽做这种事?他该如何回答?

    路一直通向远方,薛仲乾一个人走,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