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看来那些不是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400字

    实在是因为太渴,窦子萍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瓶水。

    太好了!她撑起身子,拿过水,瓶盖已经拧开了。真好!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在这个过程中意识渐渐复苏起来,等到放下水瓶的时候窦子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

    什么情况?睡觉不脱衣服吗?她的记忆回到昨天晚上,和萌萌在韩式料理店吃饭喝酒。一定是喝多了,后来怎么了完全不记得。是萌萌把我送回家的吗?这么远的路她自己怎么办?为什么不留下呢?

    窦子萍赶紧趴起来,找到手机给萌萌打过去。显然萌萌还睡着。

    “你没事吧?”窦子萍问。

    “哦——,哦,你醒了?”

    “昨天是你送我回家的?”

    萌萌终于清醒了。“哎呦,你喝的,全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我怎么回来的?你打车送我吗?你干嘛还回去呀?多危险,住这儿就完了呗!”

    “哦,我也不知道我做得对不对——”萌萌以她擅长的卖萌开始铺垫。“昨天你喝多了以后,我就把建建叫来了,本来想让他和我一起送你回家。可是建建说既然你比较喜欢你们领导,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如果他也喜欢你就会赶过来,如果他不来,我们就可以告诉你以后都不用再给他机会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用你的手机给他打了电话——”

    “然后呢?”

    “他很快就过来了,看得出他很担心你,看你喝成那样很心疼的。”

    “然后呢?”

    “然后他就打车送你回家了——”

    听到这里似乎有一点记忆:应该是在坐车,她抱着薛仲乾的胳膊,脑袋靠在他肩头——以为是梦呢。

    见窦子萍半天没吱声,萌萌开始紧张。“你生气了?”

    “哦。你没事就好,我先挂了——”窦子萍没有理会电话里萌萌的大呼小叫,挂断电话,然后看了下通话记录,果然昨天晚上有一个打给薛仲乾的电话。

    窦子萍轰然倒在床上。

    看来那些都不是做梦,是记忆,是真的——又是那种暖暖的感觉,薛仲乾的胳膊搂着她,她的头靠在他身上,她似乎还抱住薛仲乾的腰,在他怀里撒娇——天那!

    还有,走路,他们一起走路,勾肩搭背的那种,她一直贴着薛仲乾的身子,因为不然的话她就会倒掉,她没完没了地跟薛仲乾说着什么,到底说了什么呢?

    还有,背着,就像韩国电视剧里最容易出现的那样,薛仲乾背着她,背着她走——

    还有,电梯,薛仲乾拉着她的手,两个人站在电梯里,她美滋滋地还在笑呢——

    天那,还有拥抱,在家门前,是她主动拥抱了薛仲乾,抱着人家不放手——哦,mygod!

    最后一个记忆:床前,她躺在床上,薛仲乾坐在地板上,握着她的手,她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话,说话,说话——

    不是梦,这次真不是梦。真的是薛仲乾送她回家,而且进了家门,送她到卧室的床上,看着她睡下——怎么办?这下可怎么办?昨天到底都跟人家说了什么?向人家表白了?求爱了?完了,完了——看来得马上换部门,要不然干脆直接辞职吧!

    窦子萍跳起来,把衣服全脱掉,冲进浴室,她很嫌弃自己,必须得冲一下,不然要爆炸了。

    直到把热水全都用光,窦子萍才裹着浴巾回到自己房间,正好看到手机有短信提示,她抓起手机,点开一看竟然是薛仲乾的短信,窦子萍心跳马上加快,大概心脏病就是这么得的。

    “今天早晨不用打卡,晚点过来吧。酒量不行就不要使劲喝酒。不过你比一般酒鬼好多了,既不说话也不闹人,只是睡觉。昨天一路睡得像死猪一样,可是我背你上的楼,腰都快累折了,申请补偿。”

    哦?难道真没做什么丢人的事?既不说话也不闹人,死猪一样?呵呵,死猪死猪我爱你!薛仲乾这个短信让窦子萍释然许多,她赶紧给领导回话:“不好意思,已经清醒了,正在反思。万一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就当是小猪说的。改天我请客,让你喝多,我送你回家。”

    “我酒品不行,你可千万别管我。”

    “如果不是萌萌告诉我,真不知道是你送的呢。”

    “她也多了,好在做了最后一件清醒的事。”

    “谢谢领导,不好意思,这种事也找你。当领导容易吗?”

    “就是呢,多记着点我的好,别总嫌我啰嗦。”

    “一定一定!”

    因为有了短信铺垫,窦子萍再见到薛仲乾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尴尬了。

    “没想到喝米酒也会醉。”

    薛仲乾知道她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可是却不能告诉她,只好安慰着说:“以后你就只能喝啤酒,喝多了没地方装,自然也就不喝了。”

    “好吧。”窦子萍仍然有点不放心,那模糊的记忆让她不敢完全相信薛仲乾的说法。“领导,我酒品真的那么好吗?”

    “如果还想再提高酒品的话就减减肥,你老人家那么放松一睡,可是死沉死沉的,我这腰都快折了。下次无论如何得汇一个帮手。”

    “夸张,你的腰不是好好的吗?”

    “你这丫头,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是故意装睡。”

    如此看来也许昨天真是一直睡着,那些令人担心的事情只不过是后来的一场春梦而已。

    窦子萍又给萌萌打了电话,萌萌也证实他们分开之前她一直乖乖睡着,没有任何不当言语和行动。

    “我们领导没问为什么喝多吗?”

    “说——干嘛喝这么多酒?”

    “你怎么回答的?”

    萌萌又开始抖了。“我就说你心情不好呗。”

    “没说别的?”

    “说了。说你觉得你们领导在玩暧昧,可是我看你们领导他真的很喜欢你呀。如果只是玩暧昧的话,不会是那样的眼神,他是从心里心疼你的,一定没错!”

    “就算再怎么心疼,一辈子都放在心里不说出来,还不是和没有一样。”

    萌萌抓住机会因势利导:“真是奇了怪了,既然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还不马上在一起?昨天晚上真没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

    “多好的机会呀,又这么错过了,真急死人!”萌萌又在电话那边大呼小叫着。

    “这回你看见了吧,我们一直就是这样。也许他就喜欢这种感觉,如果真在一起了马上就会失去兴趣。别说他了,我也是这样。如果昨天他真做了什么,我今天一定会辞职。”

    “天那,你们这是闹得哪样!”

    不用再追究真相了,就当是这样吧,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呢?难不成真的去辞职吗?就算那些记忆中有一点是真的又能怎样,薛仲乾接到电话以后马上出现,不是也说明他至少很在意吗?在一个在意自己的人面前有点小失态也不算太丢人,况且现在已经化解了,不会对今后的关系有什么影响。

    好吧,就这样吧,有些缘分就是没结果的,挣扎也没有用。又一次职业和情感危机就这样被窦子萍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