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总好像有很多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1973字

    赵刚他们这一段可没闲着。从并案侦查开始,在警方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通力合作下,又先后找到另外一些残肢。从发现这些残肢的分布地点来看,沈阳市的各个区全都覆盖到了,包括浑南新区和沈北新区。由于后来发现的残肢都比较小,影响范围也不大,因此警方决定不再召开发布会,等到案件有重大进展后再告知媒体。但是侦破工作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排查范围很大,涉及人员众多,辛苦程度超高,不过工作很有成效。

    首先,通过大量监控视频分析,有一辆黑色尼桑轿车曾经在几个残肢被发现的地方附近出没过。

    其次,营口警方刚刚打掉一个赌博团伙,在审问过程中得知黄小娟的丈夫赵大伟因为赌博欠债正在被这个团伙逼债。从这个团伙的账单中查出,火凤凰宾馆凶杀案发生后不久,债主得到赵大伟12万元的还款,而从黄小娟和赵大伟的财务情况看,他们在那个阶段并没有那么大数目的合法收入。尽管赵大伟仍然咬定黄小娟没有拿回10万块钱,但是还债这个事实却从侧面证明何慕的话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何幕给黄小娟的10万元确定,超市储物柜里把水搅浑的那10万元就显得非常可疑,早些时候赵刚他们推测有人在故意设计陷害何幕的想法变得更加靠谱。于是刑警们兵分两路,一路去调查那辆黑色尼桑轿车,另一路关注有可能在超市存放10万元钱,再把超市钥匙放在何幕家地下室的人。

    警察根据车牌号顺藤摸瓜,很容易就查到黑色尼桑轿车的车主,这位车主竟然是个公务员。警察把发现轿车出现在弃尸现场附近的时间列出来,让这位公务员同志回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些地方。虽然费了一些时间,但是公务员同志还是全部都说清楚了,而且他去办事的单位和会见的朋友也都给他出了证明。虽然他的行为也有些问题,比如深夜在一个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家里呆了6个小时等,但显然他做的事与残肢不挨着。这条线索忙了一大气竟然不成立,大家白欢喜一场。

    另外一路在超市与何幕家附件摆下战场。警察当然知道何幕家有几处房子,也知道他们常驻的是哪一处,工作重点放在市里常驻那处房子和可以自由进出地下室的人,包括何幕的妻子王丽。

    刑警仔细观察了何幕家的地下室,由于大家都是买地下室当仓房用,里边想必都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因此地下室的门大多不怎么严实。比如大门就经常不锁,下到里边之后,有几家的门干脆就用老式锁头,不用很专业就能打开的那种。以地下室的状况,别说放一把钥匙进去,就是拿点什么出来恐怕也没有多大问题。

    对于何幕的妻子王丽,刑警们开始关注她的时候很多事已经发生。因为母亲身体不好,王丽这段时间一直住在父母家里,每天正常上班,其他时间大多呆在家里,偶尔去超市买些东西,生活轨迹很清晰。而且何幕并没有提到过夫妻关系有问题,何幕认为妻子最在意自己是否忠诚,在出事之前王丽根本不知道他在朝阳的事,因此对他没有怀疑,只盼望他更加进步,夫贵妇荣。何幕担心的是出去之后,不仅事业断送,家庭也难保了。在这样的背景下,赵刚他们并没有把王丽列为重点对象,他们还在努力寻找其他可能的人。

    赵刚在外面忙了一天,刚回到刑警队,水还没来得及喝,两名从沈北新区赶回来的同事又向他汇报了一个新线索。

    有一位住在沈北的老哥儿,大约在黄小娟死亡之后的某一天晚上与朋友喝完酒,因为酒店距离他家的距离打车有点不合算,做公交又够不上线,所以他决定走回去。走着走着忽然尿急,就转进路边的绿化带。沈北的绿化还不错,特别是那一段,比较荒,所以绿化带很宽,种了不少半大的树。他走进绿化带才看见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用铁锹培土,应该是埋了什么东西。因为他以前也碰到过,自己家的小猫小狗死了,没有地方可以埋,家人就找个路边或者有树的地方埋了。当时他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脑子里反应的就是他们在埋自己家的小猫小狗。因为有女人在场,他赶紧又走了百十来米才办自己的事,然后就离开了,之后也没在意这件事。

    后来城市搞绿化,要从那片绿化带里挖树,结果发现了人的残肢,附近的人都在议论,他才又想起来这么档子事,不过到现在他还是觉得那两个人说不定就是在埋小猫小狗,看到他出现,人家也没在意,继续培土。要是杀人犯还能那样?不得连他也灭了!

    “看清那两个人的相貌没?”赵刚问。

    “没有。那老哥当时喝了一斤白酒,还有几瓶啤酒,再加上路灯照着马路,绿化带这边比较暗。他还急着尿尿。就看到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位置呢?是发现残肢的地方吗?”小群问。

    “也不能确定。那段绿化带比较长,他也记不清具体是哪一段。我们还带他到现场走了走,应该不差太多吧。”

    因为在挖树的时候确实也挖出不少小猫小狗的遗体,假如不是赶上警察正在排查,说不定那残肢就混在里边处理掉了。

    “这案子怎么这么别扭啊!总好像有很多线索,查到最后又全都没用。”小群感叹着!

    “假设那两个人真是在抛尸,说明案犯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年轻的。这里又出现一个年轻女人,你们还记得当时在抚顺有个请吴娇丽吃西餐的年轻女人吗?”

    大家点头。

    “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