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5、爸爸请他吃饭好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936字

    窦子萍酒醒那天没有见到爸爸,她出门的时候爸爸还没睡醒,接下来几天都是这样,她睡之前爸爸没回来,她上班走了爸爸还没醒,好不容易父女俩才碰到一起。

    爸爸先问了问碎尸案的事,他这几天看报纸都没有看到窦子萍写这个案子。窦子萍告诉爸爸案子进入到攻坚阶段一般不会报道,再看恐怕得等到破案了。她自己的采访也遇到瓶颈,没有什么进展。

    “我还想去一趟营口,再找黄小娟的姐姐聊聊。”窦子萍认为姐姐是妹妹最好的闺蜜,特别是一些不方便告诉所有人的事情,姐姐是个最好的倾诉对象。

    “不是已经谈过了吗,那种话唠能告诉你什么有用的东西?”

    “就因为她是话唠才想再和她聊,这次多给她一些时间,说不定能讲出点对我有用的东西。我保证不会去找赵大伟,也不自己开车去,这次只见黄小娟的姐姐,见完就回来,不在营口住。”

    看到女儿把一切都想到了,窦志坚也不用再说什么。“爸爸这几天真没时间陪你,找你那个同学一起见她吧,你们都是女孩子,也能聊到一块儿。”

    “我会让小萍去车站接我,再帮我找个谈话的地方,一定保证安全,你就放心吧。”

    看得出窦志坚还想说什么,可是又不好开口。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窦子萍问。

    窦志坚斟酌老半天才出声:“你那个领导——那天送你回来,我碰到他了。”

    窦子萍瞪大吃惊的眼睛,难道那天薛仲乾又见到爸爸了?他怎么没说呢!

    “看到你醉成那样,我就对他发火了。那天我也喝了酒,心情又不太好,所以可能话说得有点过火,事后也觉得很后悔,毕竟他是你领导,就算是家长,有些话也不该说。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比如说工作上难为你什么的。”

    薛仲乾这个倒霉蛋,无辜地被叫到酒店送一个醉鬼回家,又无辜地被醉鬼的爸爸骂了一顿,这个家伙事后居然什么都不说!

    “爸,你错怪人家了。是我和萌萌喝酒喝多的,根本就没他的事,后来萌萌自作主张给他打电话,他就跑到酒店来送我回家,你不感谢人家还训人家,真是的!”

    “我哪知道啊——”

    “这可怎么办?我已经觉得够丢人了,没想到你还骂了他一顿——”

    “那,他没跟你说吗,我骂他的事?”

    “没有,他什么都没说。第二天一早还先给我发短信,让我晚点过去,他帮我请假。我都不知道自己喝多以后酒品怎么样,是不是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没想到你这还有一段儿,你记得确实骂他了吗?不是做梦?”

    “确实骂了。”

    “哎呀,怎么办?!这两天我在他面前都跟没事儿一样,脸皮得多厚啊!”

    “你不知道也就算了,他怎么也没提呢?”

    “他怎么会提,又不是什么好事。关键是你错怪人家了,应该我向人家道歉才对呀,结果我装着没心眼,这多不好啊!”

    “要不,爸请他吃顿饭吧,不知者不怪,把事儿说开就好了。”

    没想到什么事都理直气壮的爸爸在面对女儿准男朋友这件事上会变得这么唯唯诺诺,本来有点犯急的窦子萍又开始可怜起爸爸来。

    “你都骂他什么了?”

    “主要是怪他不该让你喝这么多酒,怎么说得都不记得了,反正很生气,没什么好话。”

    “他也没为自己辩解?”

    “没有,好像一直都在道歉。”

    “哎——”窦子萍像泄了气的皮球堆在那里。“他那天应该是绝对清醒的,一个晚上和两个醉鬼纠缠,对一个清醒的人来说真够受的。”

    “要是这么看来,这小子还算可以,像个男人的样儿。”

    窦子萍顺势倒在沙发里,对自己说:这家伙简直就是偷心贼,让人想恨又恨不起来,想忘又忘不掉,想亲近又抓不着。

    窦志坚小心地观察着女儿,谨慎地问道:“你是不是还有点喜欢他?”

    听到爸爸这么一问,窦子萍忽然觉得有几分伤感。这些天来她一直要求自己忽视薛仲乾,淡化他,让他变成空气,可是无论她怎样做还是不能完全放下那个人。委屈、嫉妒、伤心,这些不着边儿的东西猛然朝窦子萍袭来,她有点承受不,没出息的眼泪偷偷流下来。

    窦志坚起身拿了纸巾递给女儿。“是他不喜欢你吗?”

    窦子萍摇头,慢慢擦着相继流出的泪水。“我们还谈不上这些。之前被你撞到那回只是有点暧昧。你也能看得出来,以他那个年纪,那个条件,一定不会一直闲着等我,我对他的过去一点都不了解,我们之间应该只是办公室的暧昧游戏,不是真的感情,而且都已经谈开了。这次完全是萌萌的异想天开,为什么要打电话让他来送我呢,又惹出这些事来——”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有点喜欢他呢?” 窦志坚的表情很认真。

    窦子萍彻底冷静下来,严肃地对爸爸说:“爸,咱现在就说好,不管我以后喜欢谁,嫁给谁,不管他对我好还是不好,忠诚还是不忠诚,你都别对他下手,行吗?”

    “我下什么手,我只是关心我女儿是不是幸福。就算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我还能把他怎么样?”

    “那就好。”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欢他,我真请他吃饭,向他道歉。没关系,为了我女儿的幸福,爸爸什么都做得到。大丈夫能屈能伸,错怪了人家就向人家道歉,这很正常嘛!”

    看到爸爸傻乎乎又那么认真的样子,窦子萍笑了一下。“不用。不是说了吗,没到那种程度。就是因为没到那种程度才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就算没到那种程度爸爸也可以请他吃饭,总之是爸爸错怪了他,他又是你领导,这个话还是应该说开,不能让我女儿为难。”

    “好吧,我把你的歉意转达给他,我猜他十有八九马上就会表示原谅你。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怪你,不然怎么连提都没提呢?”

    “豆子,现在这人啊,差劲的太多,像点样的真没几个。这件事是爸爸做唐突了,可要是反过来说,通过这件事看你们这个领导,爸到是对他有点好感了。不管他过去怎么样,咱只看他将来,你也别还没开始就把人排除在外了,不处怎么能知道他到底行不行呢?我到是建议你可以多接触接触。”

    爸爸的话让窦子萍心里暖乎乎的,可是她不能就这么接受爸爸的建议,不然的话将来不成会很没面子。“爸,你怎么也跟萌萌一样喜欢再乱点鸳鸯谱。我这边刚收拾完乱摊子,再也折腾不起了。”

    “大家都看好的事,你为什么就不能往前走一步呢?”爸爸很任性地问出这句话。

    是呀,窦子萍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缘分没到吗?”反正现在还想不清楚,为了阻止爸爸继续任性地问下去,窦子萍马上转移话题。“现在我们家的主要问题不是我,是你,你和王怡涵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这个提问很管用,窦志坚一下子就没了精神,下意识伸手去拿烟,已经摸着烟盒了又放下。

    “抽吧,没事。”

    “算了吧。”窦志坚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手把件,那是一块白玉,已经被把玩得很温润了。有时候窦子萍也喜欢拿在手里玩。明明是一块石头,却有丝般柔滑,人世间的事物真是奇妙。

    “我在等她把股权交出来,然后就可以签字办离婚了。”

    “你的意思是,什么都不给她?你确定她留足了后手吗?”

    “当然。“窦志坚知道女儿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觉得爸做得有点过分?抛开我是你爸,客观点说,我算是个坏人吗?”

    “客观地说,至少不算好人吧?”

    “没错,爸爸不是好人。男人可以犯各种错,可是不应该抛下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不管他心里多难受,不管他做了什么样的补偿,只要他把老婆孩子抛下了就不再是好男人。”

    “你没抛下我。”

    “那是你救了我,让我看上去没那么坏。可实际上,当时我是决定要抛开你和你妈妈,这点到什么时候都得承认。”

    “如果当初我跟妈妈走,也许你和王怡涵不会弄到今天这样。”对这点窦子萍心里还是有清醒认识的。

    “没有如果。现在再婚家庭多了,真是两个人好的话,别说有我们这样的条件,就是没有也能过得很好。”

    窦子萍一下就想到妈妈,她也很任性地说了一句刺激爸爸的话:“我觉得妈妈现在过得就很好。”

    窦志坚半天没吭声,闷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说:“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