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已经开始注意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794字

    王丽下夜班以后直接来到律师事务所。昨天黄律师打电话给她,说有好消息要告诉她。律师事务所人丁兴旺,生意兴隆,说明案子很多,世界并不太平。

    看到王丽,黄律师的小眼睛在眼镜后面闪着光。“来了!”他应该是正在接一个当事人的电话,又说了几句后放下电话,来到王丽身边。“这阵子案子太多,忙得脚打后脑勺。”

    王丽嘴角微微翘了翘,算是打过招呼。

    “猜到是什么好消息吗?”黄律师喜欢玩猜猜看游戏。

    “何幕要出来了吗?”王丽给出一个答案。

    可能是因为对方的期待值太高,黄律师对猜猜看游戏的兴趣瞬间消失。“你想得也太好了,哪能就这么出来?除非抓到真正的凶手。”

    “这么说还没抓到?”

    “你把破案想得太简单了。”

    “那还有什么好消息?”

    黄律师开始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玩猜猜看游戏了,何苦把那点有意思变成没意思?“让何幕出来是最终目标,不得一点一点来吗?现在对何幕有利的消息越来越多。营口那边可以证明黄小娟在敲诈完何幕之后还了12万赌债,也就是说何幕被敲诈的案子,一个闭环已经形成了。”

    “何幕不是因为杀人被抓的吗?敲诈的事弄明白又能怎么样?”王丽就是这样会打击人。黄律师基本上每次与她谈话全都是一开始兴高采烈,到最后灰头土脸。

    “我们就是要坚持何幕到那个宾馆房间只是被黄小娟敲诈,与后面的杀人案没有任何关系。”

    “你到底能不能证明和后边没有关系啊?”

    “这个不用我们证明,谁说有关系谁去证明。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也不能证明何幕一定与后边的案子有关系。”

    “所以就僵在这儿了,没有任何进展,还有什么课高兴的?”

    黄律师感觉心头有点堵得慌,虽然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也总是希望能落个好,可是这位事主偏偏是个冷嘴婆娘,什么事到她那儿都像是别人欠她的。

    “好吧,看来只有等到何幕出来以后你才会相信我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黄律师承认自己这次又败了。但愿真能把何幕弄出来,到那时再看看这位夫人会不会给个笑脸,表示下感谢。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王丽没有坐车,她想走走,虽然刚刚下夜班很累,还是觉得应该喘喘气,尽管沈阳的空气已经糟糕到难以容忍的程度。

    黄律师是个喜欢报告好消息的人,自从接了这个案子他已经报告过几次好消息,按照他的说法何幕最终会获得自由。那又怎样?经过这次事件,他前半生的努力算是报废了,不仅前途毁了,家也没了,不知道珍惜的人就会是这个下场。不过现在何幕并不是王丽思考的中心,昨天下午警察到医院找过她,就是那两个到她家搜查过的警察,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注意她了。

    虽然早已安排人留意何幕的妻子王丽,赵刚觉得还是有必要正面和她接触下。就算他们家的地下室不严实,不排除外人进入留下超市钥匙的可能性,但能够自由进入地下室的王丽自然也在排查范围内,况且她也是位年轻女人,在嫌疑人圈子的交叉点上。赵刚和小群来到医院,对相关领导说他们是因为何幕的事来找王丽了解些情况,大家都很理解,也很配合。

    王丽出现在办公室门前,一身白大褂,脸色有些苍白,表情冷漠,丝毫没有与赵刚他们握手的意思,一进来就坐在一把椅子上,一副不问不开口的架势。对于她的这种态度赵刚他们还算适应,上次去她家的时候王丽也是这样,老大的不高兴。

    赵刚和小群目光对视了一下,还是赵刚先开口。

    “还记得吧,我们俩个是负责何慕案子的,今天来找你了解点情况。”

    王丽看着赵刚,没有任何反应。

    赵刚理解为是在等他继续说。“据你所知,有没有人特别恨何慕,想报复他,希望他出事。”

    王丽看了赵刚几秒钟,然后嘴唇微微动了一下,轻轻吐出一个字。没错,确实是那个字——“我。”

    这个回答很出乎赵刚和小群意料,不过他们是刑警,别人当然感觉不到他们情绪的变化。“你?”赵刚追问一句。

    “如果你在外面有了女人,已经弄出孩子来,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只有你老婆被蒙在鼓里,还傻呵呵地伺候你、帮你。有一天,当你老婆知道这件事以后能不恨你,不想报复你吗?”王丽语气冷冷的,一点都不觉得冒犯赵刚。

    “啊,但我们想问的不是这个。“赵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想让气氛缓和一些,原本严肃的脸也尽量变得温和。“经过这一段调查,我们觉得应该有人与何慕,或者与你们夫妻有过节。你们不是也一直认为何慕没有犯罪吗?现在我们想把侦查范围扩大,看看到底还有什么人可能牵扯在这个案子里。”

    “何慕有没有罪现在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在里边和在外边都一样,对我来说就是个不相干的人。”

    “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可一码是一码。何慕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生他的气很正常。我们现在办的是案子,不能让罪犯逍遥法外,也不能让无辜的人受冤枉。希望你能理智对待。”小群的模样和语气原本就比赵刚更温和,他一开口气氛似乎就更轻松了。

    但是王丽却没有丝毫改变,仍然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下去。“他刚出事的时候我着急上火,为他请律师又求人打听情况,结果得到的消息是他和别人有那样的事,他不仅当时骗了我,这次还是瞒着我从家里拿出10万块钱给别人,这样的老公,你们还指望我为他伸冤吗?”

    赵刚也没想到王丽一开口会是这个样子。不过他记得刚抓到何幕的时候何幕说过,不要让他老婆知道这些事,因为她老婆一直以为他很专一。当何幕知道他和元华的事再也瞒不住的时候,还说过他怕王丽知道以后会不理智。

    “怎么个不理智法?”赵刚问何幕。

    “她这个人从小被宠过分了,心高气傲,以为天下的事都会顺着她的意。现在突然知道我在外边有人,她一定受不了。这是我在这里,要是在家的话,说不上她会怎么作呢。”

    “谁的老婆知道这种事都会发脾气。”

    “可是她脾气更大,搞不好会自残。”

    赵刚看着何慕的眼睛。“什么意思?”

    “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因为她父母不同意,她就割过腕,要不是抢救及时,人早就没了。她是外科护士,知道割哪儿要命。”

    因为何慕的几次描述,赵刚对王丽大概有点概念,之前一直没怎么考虑她正是因为何幕间接证明她没有对丈夫不利的动机。现在看来何幕说得没错,这个女人一旦知道丈夫背叛,嫉妒心和报复心超强。

    “作为妻子,你对何幕怎么想我们不干涉,可是作为公民,你有配合破案的义务,请你告诉我们最近一段家里来过哪些客人,还有就是有没有人与你们夫妻有仇。”赵刚的态度不跋扈但是很坚决,不能被王丽的情绪带到岔路上去。

    王丽沉默一会儿还是决定配合,把何幕案发前到过他们家的客人回忆一遍,至于是不是有人对他们夫妻有仇,王丽的回答与何幕差不多:可能会得罪人,可是不到有仇的程度。

    “亲戚里呢?有没有因为财产闹过矛盾?”

    “财产,他家的亲戚都穷得叮当响,哪有财产?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不存在财产纠纷。”

    调查结束,赵刚和小群离开医生办公室。王丽只是站起身,也没有送行的意思。

    医生办公室窗外就是医院的花园,这个花园虽然不大,但是有花,有树,有藤,看上去满有生机。医院是一个人生命开始和结束的地方,这个花园里的生机告诉大家,无论谁来谁走,世界都会按照他自己的样子存在,一个人的爱恨情仇,包括生离死别,对于自然界来讲都算不得什么,哪怕对这样一个小小的花园,那些发生在这个医院中的生生死死都很难撼动一片树叶,一个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