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现在何幕有答案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607字

    王丽坐在电脑前,在用搜索引擎进行搜索,她输入的内容是:监控录像保存时间。答案很多,有说3个月的,有说1个月的,基本的衡量标准是要看硬盘有多大,用什么格式录像,有多少个点,以此来计算。总之如果设备好,存储时间就可以长些。

    王丽想:沈北的小区年头比较长,监控已经坏了不少,想必硬盘也不会有多大,估计不可能保存多久,如果再坚持一段说不定就没法查到了。麻烦在医院的监控。王丽知道医院的走廊里有很多监控探头,而且这里的监控一定比小区保存时间长,1个月,3个月都有可能。那天黄小娟来找她时一定被医院的很多个监控探头拍到过,特别是她们俩在走廊说话的时候,远处就有个监控头,一定会拍到。假如警察查看那些监控录像的话,就会看到她和黄小娟在一起。

    没办法,一切都是突然发生的,当时没办法想得那么周严,而且此后发生的事也都不在计划中,可以说漏洞百出,只要被警察盯上就没跑了。总归是黄小娟这个贪心的女人坏事,如果她按照约定不再露面的话,这些麻烦都不会有。

    王丽站起身,父母家的窗外正是社区中心景区,小桥流水,绿树掩映,花草葱茏。小孩子在长辈的看护下在儿童乐园玩耍,一切都这么安详。可惜这样的时刻正在一点一点走远。王丽想,说不定哪一天那两个讨厌的警察就会带着手铐来找到她,不由分说把她带走,然后她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象了。

    到底是谁剥夺了她的幸福人生?答案很清楚,是何幕。何幕不仅没有珍惜上天赐给他的好姻缘,还残忍地断送了给他带来幸运的妻子以及妻子家人的美满生活。

    王丽回头看了一眼正从客厅经过的母亲。母亲的背已经比从前弯了许多,因为生病在家也没有染头发,花白的后脑勺更显出衰老,而这次生病起因就是何幕被抓,老人家觉得女婿的事太丢脸,不愿见人才一直闷在家里。原本风风光光的内科主任,现在看上去和街道老太太也没什么区别。何幕,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在王丽咬着后槽牙怨恨何幕的时候,何幕也正在想着她。对赵刚他们讲过自己的感情经历后,何幕的思绪自然会继续盘旋在这个话题上,而最终落到那个与他相处时间最长,关系最密切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当然就是他的老婆王丽。

    经过这么一番对情感经历的集中整理,何幕总结出一条规律来:千万别说你最烦什么,你要是整天地说你最烦什么,你准就会碰上什么。王丽就是个例子,如果她不是这么强调何幕对她要忠诚,绝对不许碰别的女人,也许何幕反倒不会出这么多事,俗话说得好,物极必反吗!哪个男人一生能只跟一个女人?多多少少总会出点问题,如果心理压力没那么大,反倒不会特别投入,扯两天也就算了。就因为王丽的要求总像个大阴影一样笼罩着何幕,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冲击那个底限。

    另外还有一件事,如今想来也让何幕耿耿于怀,就是孩子的事。

    何慕和王丽结婚已经有几年,因为何慕一直要进步求发展,不能没有应酬,所以一直都做不到戒酒、戒烟。在要孩子这件事上王丽的态度也很明确,你何慕自己愿意糟蹋身体可以,但是不能影响到孩子,如果何慕不能彻底戒掉烟酒,你们老何家无后可不是我王丽的责任。因此每次他们发生房事的时候,王丽都会大张旗鼓地做好避孕。往往何慕那边刚开始来劲,王丽就喊停,她要避孕,等她准备好了,何慕基本上也快不行了,以后的事也就是走走过场。这也是让那点有意思变得没意思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他们还是有过一个孩子的。那时何幕还在朝阳,不过很快就要回沈阳了,正忙着在总公司这边寻找合适的位置。当听到王丽怀孕这个消息的时候,何慕还真在心里质疑了一下:真的吗?怀上了?

    为掩盖在朝阳另有行宫的事实,何慕每次在回沈阳的路上总是提醒自己要装扮成饥饿的样子,不管王丽什么态度,拒绝也好,推托也好,总之他必须主动要求,只要不是王丽情况特殊,他一定要做那件事,而且努力做到最佳。说来也怪,自从有了和元华的翻云覆雨,再感受王丽的冷若冰霜也别有一番味道,到这会儿何慕能充分理解皇上为什么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了。可是王丽应该一直都在做避孕呀,以她的科学常识和医学手段,避孕这件事该不会有如此纰漏,难道自己的子弹头真有那么厉害,导弹拦截和烈性毒药全都杀不死?

    “你怎么这样表情?不想要啊?”当时王丽就是这么问何慕的,语气中透着身为老婆的理直气壮。

    何慕一下子就想到了元华怀的那个孩子,他忽然意识到那也是他的孩子呀,也是他们老何家的种,和这个孩子没有什么不同,但他却没有丝毫留恋,一点都不心疼就让元华给做掉了,真有点杀人不眨眼的意思。

    “没有,我就是有点担心,这段儿时间酒喝得太猛了,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我以为你不担心孩子质量呢。”

    “哪能?咱们的孩子必须是最好的才行。”

    “那你早干什么去了?”

    “你不是不知道,我这段儿太关键了,再说咱不是一直都挺小心的吗?”

    “你什么意思?要是不想要这孩子,直说好了。”王丽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开。都说女人怀孕以后情绪容易不稳定,何慕觉得应该过去哄哄她,可就是张不开这个嘴。人家元华也是怀孕,怎么就那么懂事呢?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何慕回到沈阳以后如愿升了职,涨了工资,再加上妻子有喜,一个男人值得炫耀的几件事一起来了。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未来似乎光明得一塌糊涂。就在这一片莺歌燕舞的时刻,王丽流产了。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何慕正在上班呢,突然接到王丽妈妈的电话,告诉他王丽流产了,等何慕赶到医院,手术都做完了。王丽躺在医院病床上,很平淡地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到妇科一看,医生说孩子保不住就做掉了。何慕能说什么,尽管那也是他的孩子,可是好像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什么发言权。

    当天何慕把王丽送回她父母家,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似乎对他还不大满意,好像这孩子是他弄没的!这让何慕又一次想到元华的那个孩子。假如他点头同意留下那个孩子,元华会多高兴,多感激他,这辈子好好伺候他不用说,可能下辈子当牛做马还想跟着他呢!

    没出一年,他们老何家的两个孩子全都这么走了,而且到目前为止,王丽仍然没有生孩子的意思,当然理由还是那条:何幕没有完全戒掉烟酒。这算什么老婆?是不是存心想让老何家断后啊?!

    躺在拘留所的炕上,看着脏兮兮的天花板,何幕问自己:这算不算是老天爷对他的一种惩罚?

    此刻再想到赵刚问他的问题:有没有哪个女人恨你,希望你倒霉?

    现在何幕有答案了:如果一定要说有哪个女人恨我,那就是王丽。她从我这儿得到的最多,对我的不满也最多。当她知道我和别的女人有事儿以后,这辈子都会恨我,等我出去后我们肯定不能再做夫妻了,她一定把我当仇人,不一定怎么折腾呢。

    这是何幕心里的话,他没有对赵刚他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