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领导似乎又要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638字

    听完窦子萍的故事,薛仲乾半天没有说话,他比窦子萍更相信这就是何幕、王丽、元华还有黄小娟的故事。王丽曾经说过,这次黄小娟首选的敲诈对象是她,大概就是因为元华曾经从她那里成功地敲诈过10万元钱,黄小娟才敢以同样的理由再次敲诈她。

    “你想到什么了?”窦子萍问。

    看来不会有任何侥幸,所有的事都是要还的,无论是王丽还是薛仲乾自己。“如果是别人讲的,这个故事适合于任何人,如果是黄小娟姐姐讲的,我觉得应该是与何幕相关。”

    窦子萍的眼镜发亮,她有同盟军了!“你也这么认为吗?”

    “虽然说这种事不会只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可是几年之后知情人和当事人之间又发生敲诈案,太容易让人相信他们之前一定是有某种渊源。”

    “此前我一直搞不清楚元华和黄小娟之间是什么样的友谊,为什么她们各自的朋友和同事都不知道有对方这么一个人,如果按照这个故事的解释,她们这一生也只是在这一个点上有交集,其他人当然不会知道她们是朋友了,况且实际上她们也真算不上是朋友。”

    “现在故事里涉及到的人两个死了,一个在监狱里,只有一个在外面。你怎么看王丽?”薛仲乾大胆提出这个问题。

    “我觉得她很危险。吴娇丽应该是何幕杀的,黄小娟说不定就是王丽杀的。”

    窦子萍干净利落说出这些话,薛仲乾的大脑屏幕上瞬间就出现了王丽家卫生间澡盆里的塑料袋,还有王丽手里拎着的那个塑料袋,以及他从后备箱的拉杆箱里拿出来的那些塑料袋。胃又开始翻腾,脸色也变得发白。

    窦子萍一直注视着薛仲乾,希望她的推论能再次得到肯定,没想到领导的脸色瞬间变差,感觉到他又有上次在这里吃饭时的迹象。看来这家餐馆的菜确实有问题,领导似乎又要出事。

    “哎——”窦子萍的一声呼唤让薛仲乾摆脱了那些塑料袋,还好这次他并没有吐。

    “怎么了,不舒服吗?”窦子萍关切的声音。

    “没事。如果黄小娟真是王丽杀的,这个——”

    “太让人震惊了,是吧?”窦子萍把后半句话接过去。

    “是啊。”停了一下,薛仲乾又说,“这么重大的发现,告诉赵刚了吗?”

    “还没有。这些毕竟都是猜测呀,一点事实基础也没有。赵刚可不是听故事的人,他是要动手抓人的。万一我们冤枉了王丽,她不是太可怜了吗?再说赵刚他们是刑警,如果王丽有问题,他们应该会发现,说不定现在已经在侦查了呢,只是不能告诉我们而已。”

    “也可能。”薛仲乾感到自己的人格正在分裂中,一方面他是窦子萍的同事、朋友,他们的思维、判断相同,对于已经关注很久的那个案子有同样的分析,似乎已经看到结果;另一方面,他是王丽的同谋,现在王丽已经被窦子萍怀疑,或者说赵刚他们可能已经在侦查取证,王丽在外面的时间没有多少了,如果她被抓的话,她的同谋一定会被揪出来,不巧的是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

    “也许我们已经犯了错误——”窦子萍回忆着她和薛仲乾与王丽的接触。“我们对她讲过一些案子的事,特别是吴娇丽那边的事。如果王丽真是她丈夫的同谋,我们告诉她的那些事会不会促使她杀害黄小娟呢?”

    薛仲乾不敢再看窦子萍的眼睛,必须得跳出这个话题。“看来我让你不要再接触王丽是对的。”

    “是呢,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先知先觉?”

    “不是先知先觉,不管她是不是涉案,我都觉得那种人你应该离着远点,她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的影响,你应该和健康、快乐、单纯、善良的人在一起。”

    “哦,难道在你眼里我还是那么幼稚吗?”

    从此他们的话题就跑远了,再也没有回来,他们似乎又找到过去在一起的感觉,话题不断发散,海阔天空聊了十万八千里。

    走出酒店,夜色已经很深。薛仲乾到路边打车,然后给窦子萍拉开后面的车门,这次窦子萍很自然地坐到里边,薛仲乾跟着上车。上次从这里离开的时候,窦子萍是被动朝里边挪,因此挪的幅度不够大,薛仲乾一上来两个人就贴在一起。这次窦子萍悠得猛了点,已经贴到左侧车门,所以他们两人之间还空出一个人的位置。

    路一如既往的远。车开动以后他们没怎么说话,各自看着窗外,各怀鬼胎。

    窦子萍再次想起醉酒后的某些片段,特别是与车相关的,再次怀疑自己与身边这个男人做过不太正经的事。

    薛仲乾则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劝王丽自首。想蒙混过关应该是不可能,他自己可以去自首,可是那样的话王丽就失去了自首的机会,也许会因此丧命。可是他真的不想再见王丽,而且假如赵刚他们已经在监视王丽,他和王丽见面可能会把自己自首的机会也断送掉。怎么办?

    大都市的景色一寸一寸消失,郊区的味道越来越浓。

    薛仲乾转回头,看着窦子萍,只能看到她的大侧面。不过窦子萍感觉到了旁边的目光,也转回头来。尽管夜色浓重,他们还是可以清晰看到彼此的眼睛,窦子萍发现,此刻投向她的目光正透着韩剧男主角的深情,英剧男主角的性感,美剧男主角的欲望。薛仲乾伸出自己的手,掌心向上放在他们之间的座位上。窦子萍看着那只手随车子轻轻摇晃。薛仲乾把手抬起来,悬在半空,那只手继续摇晃。窦子萍又耽搁了一会儿才把自己的手放在薛仲乾手上。薛仲乾握住窦子萍的小手,什么也没说,他们的视线又各自转向窗外,但是手却紧紧握在一起。

    看来那些不是梦,也不是幻想。窦子萍确定。

    说不定此刻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牵手。薛仲乾这样想。

    出租车停在窦子萍家社区大门外。她在下车的时候听到薛仲乾对司机说:“等我30分钟。”窦子萍差点笑出声来,又是30分钟,你还想干嘛?!

    郊区住宅的最大优点就是空气好,比城里好得太多,对于长期雾霾笼罩中的沈阳人这才是最大的奢侈品,特别是到了夜里,在这儿呼吸起来非常舒畅。

    “我回来这边最不适应的就是空气,离开的时候还没这么差,这两年越来越不像话,简直没法呼吸。”

    “矫情,我们一直呼吸这样的空气也没怎么样啊?”

    “我需要慢慢适应吗,等何幕的案子结了,我要去夏威夷洗洗肺子,年假再加上周末,也差不多够用了。你不想去吗?”

    “这算是邀请吗?”

    “啊?不算。”

    “为什么不算。”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去。”

    没错,薛仲乾不会去,不是他不想去,而是恐怕到时候已经去不了了。“你怎么知道?”

    “感觉呗。”

    他们默默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一条通往花园的岔路旁。薛仲乾没有征求窦子萍同意就拉起她的手,走向那条小路。

    “错了,我家在那边。“窦子萍知道自己在装傻。

    “知道。我们就去那边呆一会儿。”

    “别忘了,你只有30分钟。”

    “没忘。”

    窦子萍被薛仲乾拉着来到一处有回廊的所在,周边是树木和鲜花,天上有月亮和星星,楼群像沉默的山,点点灯光应和着远处隐隐的汽车喇叭声,有一种既出世又入世的感觉。

    薛仲乾站下,靠在栏杆上,没等窦子萍有任何准备就用力把她拉到身前,他们的身体瞬间贴合在一起,薛仲乾的两条腿把窦子萍的腿推夹在中间,与此同时她的唇碰到另一个同类,并且被紧紧包裹,整个人融化在薛仲乾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