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无限度地满足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1830字

    自从看到平台上只剩下自己和薛仲乾,自从薛仲乾提出一起去吃饭,自从被薛仲乾牵着手走向花园深处,窦子萍就预感到,或者说期待着此刻出现。距离上一次吻已经太长时间,而且在这中间又出现许许多多状况,窦子萍一度认为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吻,她不断说服自己放下放下,而且觉得已经获得成功,她似乎已经放下薛仲乾了,可是为什么今夜会如此享受整个过程,特别是现在这个吻呢?

    第一次接吻完全是由薛仲乾主导,他停下来吻就结束了,可是这次不同,当薛仲乾停下后,窦子萍又吻上去,她紧紧抱着薛仲乾,有点近乎贪婪地吻着这个折磨人的怪物,尽管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潜意识中打的主意却是:就算今后路人相待,也要收藏此刻激情。

    慢慢的窦子萍感觉到薛仲乾的冲动在消减,他强有力的手臂、腿、身体在一点点变得柔软,他应和着窦子萍的吻,任由她胡作非为,像是在无限度地满足她,但是他自己却已经从这场激情游戏中撤出了。

    窦子萍停下来。他们的唇分开了,可身体还纠缠在一起。薛仲乾让窦子萍的头靠在他肩头,温柔地抱着她,像抱着一个大个头儿的婴儿。

    窦子萍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说话,如果说话就可能失去一切,而且会变得滑稽,甚至丢脸。大概薛仲乾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都不说话,也不动,就这么呆了一会儿又一会儿。30分钟应该已经过去,那个出租车司机也许会骂着娘离开。

    “完了,你失去信誉了。”又过了一会儿之后窦子萍把头摆正,站直身子。

    “我只是请他等我30分钟,意思就是30分钟后可以离开,而且付了前面的费用,还多给他一些,应该不算违约吧?”薛仲乾也站直身子。

    “从法律的角度讲不算,可是你怎么回去呢?”

    “没关系,路上能打到车。”

    “不容易打吧?”

    他们说着这些无聊的话,以此把刚才发生的事彻底切割开,就像饭后散步的人一样并肩走出花园。

    “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窦子萍说。

    “不用,一个大男人还用女孩儿送吗?”

    “要不送你到城边上,能打到车的地方。”

    “不用,真不用。我要看着你走进家门,不然放不下心。”

    爸爸今天不在沈阳,如果薛仲乾留下的话——窦子萍想到这里,抬头撇了一眼自己家的窗户,这一看着实吃了一惊,不由得“咦”了一声。

    “怎么了?”薛仲乾也顺着窦子萍的视线望去,可是并不清楚她看到什么。

    “爸爸说他去深圳了,可是家里为什么会亮着灯?”窦子萍把自己家客厅的位置指给薛仲乾。“你看。”

    薛仲乾的脑袋里先转出最坏的情况,就是窦子萍的继母闯进她家,弄不好今晚窦子萍就无家可归了。可是他不想让窦子萍着急,就对她说:“可能是你老爸又临时决定不去了。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在哪儿呢。”

    窦子萍乖乖拿出手机,拨了爸爸的号码。

    “爸,你到深圳了吗?”

    “到了。你怎么样,回家了吧?”

    “哦,回家了。”

    “把门关好,早点睡觉啊。”

    “知道了。”

    爸爸那边的背景声音很乱,窦子萍没有多说,和爸爸道别,放下电话,然后看着薛仲乾:“爸爸在深圳。”

    薛仲乾又看了一眼那个亮着灯的窗户。“会不会是你爸走的时候忘了关灯?”

    “不会吧。我爸每天起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用不着开灯,又怎么会忘了关呢?”

    “你觉得会是什么情况?”

    窦子萍闷了一会儿说:“会是王怡涵吗?”果然是同步思维。“可是爸爸说她不知道这个房子啊。”

    “这有什么难的,要想知道你们住在哪跟踪两回就清楚了。”

    “也许爸爸身边有卧底,竟然把钥匙都搞到了,还知道爸爸今天不在家。”

    “不用怕,有我在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窦子萍转头看了一眼薛仲乾。“简直就是上帝的安排,大周末的他居然会跑到报社去,然后请我吃饭,又送我回家,现在还要陪我面对王怡涵的骚扰。难道他就是上帝指派给我的那个人吗?”

    “走吧。”薛仲乾轻轻揽了一下窦子萍的腰。

    窦子萍和薛仲乾一起走向自己家楼门,迈进电梯。薛仲乾站在电梯门边,窦子萍靠里一点。他们之间隔着一小段距离。不管怎么说,要再次与王怡涵进行斗争,窦子萍心里多少有点紧张,也不知道她这次是要闹哪样?看来是换了打法,事先也不发短信恐吓,是要发动闪电攻击吗?她是不是还召集了什么人啊?该不会是要绑架自己用来威胁爸爸吧?想到这里窦子萍有点抖。此时她看见薛仲乾的手,薛仲乾再次把手伸给她,这次窦子萍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就拽住了。

    下电梯以后薛仲乾轻声对她说:“把钥匙给我,我来开门。”窦子萍乖乖交出钥匙。薛仲乾把她挡在身后,又转回头来说:“我不让你进就别往前走。万一有什么事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地过来帮我。”他指着楼梯,“赶紧从这儿下去,到下一层按电梯,出去找人帮忙。记住了?”

    窦子萍一边点头一边想:“他应该也是想到了绑架,哦my god!”

    薛仲乾走到门前,把钥匙插进锁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