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桃花真的开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747字

    打开房门,屋子里的灯光照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女人热情的声音。“豆子,回来了!”

    一个陌生的中年女子穿着家居服、大拖鞋出现在薛仲乾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王怡涵。薛仲乾有点吃惊,可是比薛仲乾还要吃惊的却是屋子里的女人,当他看到薛仲乾以后大惊失色地喊道:“你是谁呀?咋有这儿的钥匙?”

    窦子萍已经感觉到前方情况有变,本能地冲到薛仲乾身边,哦,my god!

    “姑,你怎么来了?”

    “唉呀妈呀,豆子,你可吓死我了!你咋不自己开门呢?”

    “是你吓死我了。我在楼下看到灯亮着,以为是王怡涵找到这儿了,哪敢自己开门?”

    “你爸没跟你说呀?”

    “说什么?”

    “他今天给我打电话,说要去深圳,怕你自己在家害怕,让我过来陪你。我寻思把家里安顿安顿明天过来。后来一看家里也没啥可安顿的,干脆就过来了。这扯不扯呢!”

    “我爸真是的,在楼下刚给他打过电话,也不告诉我一声,还嘱咐我把门关好,早点睡觉呢。”

    “他忙忙叨叨地,还能老想着这些事?”

    “真是虚惊一场。”

    此时这姑侄女俩才想起身边还站着一个大活人。窦子萍赶忙给姑姑介绍:“姑啊,这是我们领导,正好送我回来,看到灯亮着,怕我出事才挺身而出帮我开门的。”

    “哎呀,领导啊,这么年轻——”

    “阿姨好。”

    “不好意思,刚才吓着你没?”

    “没事。”

    “豆子,快让领导进屋来吧!”姑姑热情得有点过分了。

    “不了,阿姨,有你在这儿我就放心了。”薛仲乾转向窦子萍,“快进屋吧,我回去了。”

    此时窦子萍开始觉得姑姑有点多余。“还是我开车送你一段吧,这里根本打不到车。”

    “没关系,我自己能解决。”薛仲乾轻轻推了一下窦子萍的后背。“进去吧。”

    没有十八里相送的情节。电梯门慢慢关上,带走了薛仲乾。窦子萍感觉自己的心也走了一大半。因为姑姑在,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奔到窗户前去目送薛仲乾离开,一边和姑姑胡乱搭讪一边计算着薛仲乾现在走到哪里。

    姑姑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按照原计划明天再来呢?看起来不按计划行事的人确实会给局面造成混乱啊!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房间,窦子萍来到窗前,院子里早已没有了薛仲乾的身影。物是人非,好像他根本就不曾来过,好像刚才花园里发生的事又只是一场春梦而已。就像童话故事一样,30分钟内一切发生了,一切又结束了,马车不见了,不知道水晶鞋还在吗?

    至今为止窦子萍和薛仲乾有3次深夜独处的机会,可是3次都被打扰,谁知道明天太阳升起之后他们会不会又回到从前,会不会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窦子萍轰然倒在床上。没办法,她的桃花真的开了,她喜欢薛仲乾,想和他在一起,这个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事到如今不可能再有暧昧了,要么好,要么散,没有中间的路可走。

    这次薛仲乾比上次更快一点打到出租车。一路上他左思右想决定了两件事:第一、给王丽一个机会,劝她自首;第二,给自己一个机会,把一切告诉窦子萍,然后去找赵刚自首。为此他可能会失去一切,那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了。

    第二天一大早薛仲乾第一个来到办公室,打开办公平台的门,一切与他和窦子萍昨天离开的时候一样。过来之前,薛仲乾特意跑到窦子萍喜欢的西点屋,买了她喜欢的酸牛奶和小点心。薛仲乾把那个卡通纸袋放在窦子萍桌子上,在她的工位那里站了一会儿。他们可以这样在一起的时间应该不多了。

    同事们陆续来上班,有的打完卡返身出去采访。薛仲乾看了下表,马上就到打卡的最后时间了,可是窦子萍还没出现。这个丫头,又出什么状况了?正想着,手机短信来了,是窦子萍。

    “领导,早晨法院那边给我发消息,说上午有两个庭,我直接过去听一下。帮我跟办公室说明一下好吗?”

    薛仲乾想了一会儿,回复给她:“去吧,路上小心点。回来有酸奶喝。”想到窦子萍看见酸奶和点心的样子,薛仲乾脸上浮现出笑容,这条短信也是在笑容中发送出去的。

    其实法院并没有给窦子萍发消息。早晨睁开眼睛窦子萍就傻眼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既然上次薛仲乾以缺席化解尴尬,这次自己也如法炮制好了,可是如果也说病了是不是山寨得过于明显?不说病了还能说什么呢?纠结良久终于决定还是先逃过上午再说,就说直接采访去了,试探下薛仲乾的态度,如果他还装没事儿,窦子萍考虑必须和他正式谈一次,当面告诉他暧昧结束了。万一他不再假装失忆,呵呵,那就顺其自然了。

    梳洗打扮,下了楼,坐进车里,窦子萍就给薛仲乾发了那个短信。然后有点忐忑地等着回音。当窦子萍看到薛仲乾的短信时,车子里发出有点古怪的庆祝声“yes!”

    她开始后悔不能直接去报社。要不就不去法院了?不好不好,女人一定要矜持,为一杯酸奶就放弃工作,连滚带爬地奔回去怎么可以?“等着我啊!”窦子萍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得意洋洋地发动了汽车。

    没想到今天法院还真有个好案子开庭,其他媒体的记者都不知道,窦子萍应该是抓到了一个“独家”!好事成双啊,人要是走运谁也挡不住!开庭之后,窦子萍又与薛仲乾进行过一些沟通,不过全是工作方面的。而后窦子萍又留住当事人进行采访。当然是先采访被告方,当被告的一般心情都比较差,就算是律师也不如原告律师配合。窦子萍约了原告方在法院旁的小茶馆等她,全部采访都结束已经是下午3点多。

    当窦子萍以近乎于亢奋的心情在法院努力工作时,薛仲乾把手里工作处理完,直接打车去了王丽的医院。他认为王丽的电话有可能已经被监听,尽管医院也不安全,但那里是公共场合,王丽接触的人多,就算警察看到他们说话也不会马上抓他。

    自从薛仲乾开车把王丽给他的拉杆箱带走之后,他和王丽就没再联系过。王丽也遵守协定,那次去报社见窦子萍也没惊动薛仲乾,当然了如果她就是去骚扰窦子萍的话也不好让薛仲乾知道。现在薛仲乾不打招呼直接出现在医院里,王丽也是一愣,不过她看上去很镇定,就像事先约好一样,面无表情地对薛仲乾说:“走吧,我带你去检查。”

    薛仲乾跟着王丽来到一个放着设备的房间。

    “上去吧。”王丽很职业地说。

    薛仲乾很听话地躺下。王丽拿了几个带线的卡子卡在薛仲乾的手腕脚脖等处。

    “找我什么事?”王丽坐在薛仲乾头顶的方向,她可以看清薛仲乾全部,薛仲乾却看不到她。

    “警察找过你吗?”

    “找过。”

    “也许他们已经在监视你了。”

    “是吗?”

    “抓紧自首吧。”

    王丽没有说话,而是把一些冰凉的东西抹在薛仲乾额头上。

    “时间真的不多了。”

    “你确定?”

    “确定。”

    “是不是你想去自首?”

    看来王丽真是很聪明。薛仲乾“嗯”了一声。

    “你去好了,干嘛来劝我。”

    “明摆着,我说了以后你就没机会了。”

    王丽把两只手贴在薛仲乾的脸颊旁,她的手很凉。“你又何苦管我——”王丽的声音有点苍凉。她的手顺着薛仲乾的脖子向下,停在他的肩头。

    “不管你做了什么,自首总会减轻罪责。”

    王丽的手突然松开了。“就是来说这个的吗?”

    “嗯。”

    接下来薛仲乾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不知道王丽在做什么,不过这种声音持续的时间一长就有点让人心里不安。薛仲乾现在这样躺着,完全失去观察和抵抗能力,假如王丽现在对他下手,他几乎就交代了。

    薛仲乾的心跳开始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