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5、何幕的女人们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885字

    王丽把一张纸巾按在薛仲乾脑门儿上,然后走进他的视线,一个一个把那些卡子拿掉。

    “如果你不说出去,没人会在意我。警察找我只因为我是何幕的老婆。”王丽并不看薛仲乾。她把摘下来的那些东西放在一边,又拿起两个更大的卡子,在薛仲乾胳膊上抹了一些冰凉的东西后,卡上卡子,然后又从他的视线中消失,这次走得远一些。

    “你要真这么想,只有等着被抓了。”尽管也有点怕,薛仲乾还是要坚持说服王丽。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窦子萍告诉你的?”

    这个时候听到窦子萍的名字,薛仲乾心里抖了一下,马上就想到在报社监控录像里看到王丽和窦子萍在一起,还有那次“投鼠事件”,薛仲乾本能地认为不要把窦子萍牵扯进来。“不是,刑警不会把正在办的案子对记者讲。”

    “那就是你瞎想。”

    没有时间这么扯下去,薛仲乾索性说出黄小娟姐姐故事中的一个情节,如果那个故事真是关于何幕的,王丽就会明白大事不好。

    “你应该早就知道何幕在朝阳有女人的事吧?而且那个女人在几年前就敲诈过你,对吧?”薛仲乾话音落定之后,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是那种死一般的寂静,真想不到白天的医院里也会有这种死一般的寂静。

    为给自己壮胆,薛仲乾不顾死活地继续说下去。“很多事情正在一点一点明朗,不要再有侥幸心理,如果还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就去自首吧。”

    薛仲乾感到两个胳膊有点发麻发热,他不知道王丽在对他做什么,此刻他的生死全在王丽掌控中。薛仲乾第一次认真想到死,或许王丽把手中的按钮再转一些他就没命了。假如就这么死去的话,爸爸妈妈会很伤心,他还没好好报答他们;窦子萍会很震惊,原来自己喜欢的人是个人渣,她会把那杯酸奶扔进垃圾箱。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王丽的声音从远处飘来,打断了薛仲乾的思考。“你打算什么时候对警察说?”

    “如果你也愿意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胳膊上的热和麻消失了。

    “再给我两天时间,我得把父母安顿一下。”

    “好吧,就两天。”

    王丽从远处走过来,再次出现在薛仲乾视线中,仍然不看他。“如果你去自首,窦子萍会等你吗?”

    这个问题薛仲乾想过,答案是“不会”。因为窦子萍对他刚刚开始喜欢,还没那么深的感情,最重要的是他进去的原因,窦子萍一旦知道他为什么会与王丽有如此牵扯,就会厌恶他到极点。

    “已经谈不上这些了。”薛仲乾不想与王丽谈论有关窦子萍的任何事,他要把窦子萍保护在这个不干净的世界之外。

    王丽摘下那两个大卡子,把纸巾递给薛仲乾。“其实没有你什么事。我们小区的监控早就坏了,没人知道你去过。只要你自己不乱想,不乱说,你就会一直这样活下去。”

    薛仲乾一边用纸巾擦那些黏糊糊的东西,一边在琢磨王丽的话。“她的意思是说她不会说出我来吗?”

    “我自己做的事自己会料理,你就不用费心了。”王丽把设备放回原处。“两天之后我会去找那个警察,我有他的名片,告诉他我做了什么。记住,是我一个人做的。”

    薛仲乾把纸巾扔进纸篓,抬头看王丽。

    王丽扫了他一眼。“走吧。”

    薛仲乾绕过设备,朝房门走来。王丽站在距离房门不远的地方,薛仲乾要想出去必须经过她身边。当薛仲乾与王丽之间的距离达到最小值的时候,王丽突然抱住薛仲乾。

    她的身子很瘦,全是骨头。

    “再见!”王丽轻轻说出这两个字,然后放开薛仲乾,转身打开房门。

    走廊的阳光瞬间照进来,薛仲乾迎着阳光走出房间。

    根据何慕提供的交往名单,赵刚他们最近一段时间主要拜访了几位女士,对何幕的情感生活进行一番梳理,似乎也发现一些可以深挖的线索。

    首先赵刚他们找到何慕的初恋女友。这位女士与何慕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而且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后来何慕考上大学,女生没考上,尽管女生一心盼着何慕大学毕业后会娶她为妻,但现实并不如人所愿。何慕在大二的时候就明确告诉初恋女友他们结束了,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那个女孩子曾经很痛苦,在家乡呆不下去就去北京打工,什么活都干过,后来找了个河北人结婚,有一个女儿,现在仍然在北京漂着。

    尽管她有恨何慕的理由,可是见到她之后,直觉告诉赵刚,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对于这个女人来讲,何慕已经成为上辈子的事,她现在完全就是一个进城的农民工,她的世界就在出租屋和干活的地方之间,对于何慕已经没有了爱,包括恨。而且在一些重要的时间点上她都有不在场证明。

    第二位是何慕在大学时的女朋友。何慕抛弃初恋女友就是为了追求这个女同学,他们处了两年多,到毕业之前关系已经不行了,大学毕业以后更是各奔东西,从此不再有任何联系,更没有什么纠结,目前那个女同学和丈夫、孩子在厦门生活,何慕只是她的一个曾经,同样谈不上爱和恨。不过这位女同学给赵刚他们介绍了何幕和他现在妻子王丽的一些情况,对于他们了解这对夫妻还是有帮助的。

    其实在何慕与大学同学相处的时候王丽已经介入到何慕的生活中。王丽与何慕当时的女朋友是中学同学,王丽的学习成绩不怎么好,老爸觉得考大学不把握,就让她读了护士学校。何慕他们读大学的时候,王丽经常去找中学同学玩,一来二去与何慕也熟了,常充当何慕和女朋友的电灯泡,3个人一起吃饭、看电影。按照大学女友的说法,他们三个的关系应该是何幕追他的女朋友、王丽又追何幕,所以当大学女友与何幕彻底分手后,王丽就成了何幕的正选女朋友。何慕的大学女友并不避讳那段貌似三角恋的关系,甚至给出了结论似的评语:他们两个才是一路人,相互有需求,欲望都很强,可能这样的婚姻才更稳定吧。

    接下来是何慕的第一段婚外情。这位女士是何慕公司的同事,比何慕大两岁,也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因为丈夫经常出差就与何慕搞到一起。见到赵刚他们的时候这位女士很诧异,她当然知道何慕目前的情况,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何慕会把她说出来。

    赵刚他们对她与何慕那段事并不感兴趣,只想知道她与案子是不是有关系。首先她有可能拿到何慕家地下室钥匙,其次她了解何慕的情况,知道他当时正在竞争集团高层,如果想敲诈他正是好时机。然后她也知道何慕什么时候被捕,有足够时间偷偷把钱放进超市储物柜里,再把储物柜钥匙放进何慕家地下室。

    大家一致认为从逻辑上讲这位女士有嫌疑,假如她与何幕有了那种关系后想让何幕离婚没有达到目的,后来知道了何幕在朝阳与元华的事,心中的怨恨一点点集聚,等到何幕要竞争公司高层的时候,她认为报复的机会到了,于是借用元华的故事诈骗何幕,以此把何幕引到火凤凰宾馆1206房间,然后杀死吴娇丽,嫁祸于何幕,再在超市的储物柜里放进10万元钱,把钥匙放进何幕家地下室。

    如果是这样的话,火凤凰宾馆应该有人看到过她,附近银行的监控或许也会有她的记录,在抚顺红磨坊请吴娇丽吃西餐的人也有可能是她。但是,何幕手里的敲诈信笔迹是黄小娟的,刑警们再次去火凤凰宾馆和红磨坊餐厅求证也没有任何答案。这应该是一条线索,但直觉告诉赵刚他们也许不是一条正路。

    据何慕讲,从朝阳回来以后他就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情人,不过逢场作戏还是有过,据他自己说有过那么几次,大多是喝酒唱歌洗澡之后发生的,对方基本都是风月场上的人物,根本不知道真名叫什么,之后也没有往来,而且都是在沈阳以外,出差时候发生的事。

    真看不出来,何慕这小子一脸道貌岸然,却也有着如此多的风花雪月。情欲这玩意似乎真是哪个人都逃不掉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案子,何慕正人君子的面具也许永远可以好好戴着,一直伴随他飞黄腾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