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这种牵手并不性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3358字

    窦子萍看到酸奶和小点心的时候薛仲乾不在他的工位上。

    因为忙着采访被告、原告和法官,窦子萍没时间吃中午饭,尽管原告提出一起简单吃点便饭,窦子萍还是婉言谢绝,她的原则是除非自己请客,否则不与被采访人一起吃饭,更何况今天办公室里还有一杯可爱的酸牛奶。

    窦子萍打开小点心的包装,把吸管插进酸奶,开吃之前又抻长脖子看了一眼薛仲乾的工位,还是没人。好吧,朕开始享用了。

    不知道薛仲乾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反正发现他时酸奶和小点心已经都被消灭掉了。窦子萍正在写稿子,也没心思说声谢谢,继而打情骂俏什么的,等稿子写完传给薛仲乾,窦子萍想说点别的,可是考虑到薛仲乾面对的不是她一个记者,现在正是他最忙的时候,不能打扰,已经敲出来的几个字又被她删除了。

    由于窦子萍的稿子有可能是独家,薛仲乾与编辑中心不断沟通,准备做重点处理。而今天其他记者的稿子也不错,薛仲乾空前繁忙。窦子萍的工作已经over,平时早就起身离开,今天却磨磨蹭蹭好半天。其实她也不是很明确是不是一定要等薛仲乾,反正就是迈不开步子,还是薛仲乾帮她做了了断。

    “宝贝儿,没事赶紧回家吧。我这儿早着呢。开车小心点,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宝贝儿”,他竟然叫我“宝贝儿”!

    窦子萍的嘴角已经奔耳朵根儿去了。难道真的开始相处了?傻瓜,还用问吗!她怎么也得给薛仲乾回个话呀,可是憋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窦子萍仔细研究了薛仲乾的这段话,其实除了“宝贝儿”,其他内容跟以前也没大多区别,这个“宝贝儿”呢大家平时闹的时候也都胡乱叫过,假如没有昨天晚上作为背景,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所以回话不能太肉麻,但也不能太没感觉,怎么也得让他也咧着嘴想半天才行。可是,但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写,也不知道刚刚那3000字的稿子她是怎么写出来的。

    “感谢酸奶和小点心,特好吃。明天见。”实在想不出来该说什么,就这么招吧!窦子萍破罐破摔地按了发送。结果没两秒钟薛仲乾就回话了:“这么几个字想这么老半天?”

    丢人,丢人,全被他看穿了!这次窦子萍抬手就写:“赶紧干活儿吧,别撩闲了。”

    这才像窦子萍。薛仲乾笑了。“快走吧,明天见!”

    “再见。”

    窦子萍关了电脑,正好隔壁的小伙伴也准备走,他们就一起拎包朝外走。

    “走了,薛哥!”那个货就是爱叫人哥姐妹弟,好像大家都喜欢他一样。

    “哦。”薛仲乾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他的目光明显是扫过那小子,在窦子萍这里多停留几秒钟,就是这几秒种目光的交汇把一切都表达清楚了,窦子萍觉得身上暖暖的,仿佛看到自己脸上盛开的桃花,一朵,一朵——

    “Bye——”窦子萍留下深情一瞥,然后飘然离去。也不晓得薛仲乾是不是已经心神荡漾,再也无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从那一刻开始,窦子萍一直沉浸在恋爱的晕眩中,下楼,打卡,再换乘电梯去地下车库,她的脸上一直荡漾着幸福的笑容,幸好没碰到很多人,不然秘密一定会被泄露。很快到了停车场,窦子萍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自己的固定车位,她听到短信提示音响了。“会是那个人吗?一定是后悔让我走了,是不是请求我再等他一会儿呀?”窦子萍满是幸福地拿出手机。

    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因为她看到短信显示的竟然是那个号码,就是那个已经多次恐吓过她的号码。窦子萍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然后才打开短信。当然还是恐吓,这次是这么说的:“你的好日子到头了。”非常直白,没有任何矫情,简直就是判决书一样。

    窦子萍抬起头,环顾地下车库。这里灯光明亮,车库看护人就在前面不远处——她的车子旁边。如果不是买通了这个人,恐怕没办法拆掉她车子的刹车,那么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又是爸爸不在的时候。昨天还以为是王怡涵找到家里上演绑架要挟,现在短信来了,看来不是用绑架,是要直接下手啊。窦子萍继续迈步来到车子前,围着车子转了一圈,仔细观察车子的各个部位,然后打开车门,发动汽车,把车向前挪了一点,踩下刹车。没问题,打火没有爆炸,刹车也好用。窦子萍又把车停回原处,下车离开。看车人一直在盯着她,一定觉得这个丫头不是一般的奇怪。

    应该回去,把短信的事告诉薛仲乾。爸爸不在,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他了。但是为了不打扰薛仲乾工作,窦子萍决定在大堂等。应该是等了两个多小时,薛仲乾终于出现了。一看到坐在大堂吧的窦子萍,薛仲乾又惊喜又心疼。

    “傻瓜,干嘛坐在这儿?”

    窦子萍站起身。“你终于出现了。”此刻她问自己:假如世界上没有薛仲乾她可怎么办?

    “你没走,为什么不告诉我?”

    “本来是要走的,可是——”窦子萍把手机递给薛仲乾。

    在接过手机那一刻,薛仲乾已经预感到可能发生的事情。等到他看见那条短信,心完全沉下去。一定是王丽干的,她没有对自己下手,却一直在威胁窦子萍,这就是女人的疯狂嫉妒吗?还说什么会去自首,说什么都是她一个人干的,如果她真伤害到窦子萍,无论怎么样薛仲乾都不会原谅她。

    “刚才已经检查过车了,应该没问题。”窦子萍看到薛仲乾凝重的神情反而觉得应该宽慰他。

    “做得对,应该告诉我,可是不应该这样傻等,饿不饿?”

    窦子萍摇头。“幸好吃了酸奶和小点心。”

    “别怕,我送你回家。”短时间内薛仲乾想了几个办法,比如让窦子萍住在萌萌家,或者干脆找个旅店,或者去他家——全都不好,虽然窦子萍爸爸不在家,可是有姑姑陪着,王丽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回家安全。只要先把窦子萍安顿好,薛仲乾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们转过大堂,走进通往地下车库的昏暗走廊。薛仲乾直接牵过窦子萍的手,这种牵手并不性感,但是很有安全感。来到车前,薛仲乾说:“我开吧。”他们就像一对老夫妻一样默契地各自落位,扣好安全带。薛仲乾又把车子试了试,感觉没什么异常才开出停车场。

    一路上他们两个都保持着警惕,窦子萍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时打量前后左右的车,这一路根本没有心情想别的,说别的,他们俩都想着快点平安到达目的地。还好,一切正常,薛仲乾稳稳当当把车停在窦子萍家的车位里,这时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办?”窦子萍侧头看着薛仲乾。

    “这么早,有的是车。到是你让我不放心。”

    那你就留下来看着我呗。窦子萍是这么想的,可是不能这么说。“没事,姑姑在家呢,刚才已经通过两次电话了。”

    “今天晚上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要再出家门了,万一有特别的事一定先给我打电话。”

    “哦,不会有特别的事,我哪都不去。”

    薛仲乾觉得很对不起窦子萍,是他把厄运带给了这个姑娘,现在自己怎么样都不重要,关键是不能让这个姑娘受到伤害。

    “我要告诉爸爸,他一定有办法对付王怡涵。”

    在对嫌疑人的判断上他们出现了不同步,这个没办法,薛仲乾还不能把有关王丽的事告诉窦子萍,而且到目前为止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看着窦子萍的眼睛,把一切都告诉她,也许只能请赵刚代为转达了。

    “不过这件事也没有确定就是王怡涵做的,除了她以外,其他人也不能掉以轻心,也许是一个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不会吧?我哪里有招惹谁到这种程度?”

    薛仲乾抓过窦子萍的手,他过去曾经问过窦子萍是不是招惹了谁的男朋友,现在看来这个方向是对的,完全是自己把厄运带给了窦子萍。“对不起——”

    看到薛仲乾很内疚的样子,窦子萍开始责怪自己有点大惊小怪。“没事了,可能是我小题大做,以前不是也有收到短信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吗?就算出事那几次也算不上什么大了不起,‘死老鼠’、‘恐怖娃娃’、‘榴莲壳’,全都是小儿科的把戏,不至于搞得像要命一样。”

    薛仲乾抬头看着窦子萍,她那副大无畏的样子又可爱又招人疼。

    “真的没事,我一定多加小心。而且爸爸知道以后也会想办法的,你就放心吧。”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薛仲乾几次想问王丽“老鼠”的事,都忍住了。他真的不想把窦子萍拉到他和王丽中间,只想快一点了断,反正两天也不长,如果那些恐吓真是王丽做的,两天之后就自然消除了。可是偏偏就在今天,窦子萍又收到恐吓短信,如果确实是王丽做的,她到底想干什么?假如想拆散他和窦子萍,只要真相大白,他就进去了,他和窦子萍也就散了,何苦还要用最后的时间来对付窦子萍呢?

    “走吧,送你上楼。”薛仲乾放开窦子萍的手,其他问题他只要自己思考就够了。

    还是因为短信的搅扰吧,窦子萍也没有了早些时候的激情涌动,安静地站在薛仲乾身边,一直到电梯停下来。两个人走下电梯。薛仲乾用两只手拉住窦子萍的两只手,看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然后微微一笑。“开门吧。”

    窦子萍点了两下头。薛仲乾松开她的手,窦子萍就去开门了。看着窦子萍的背影,薛仲乾在心里叹息到:也许这就是我最后一次送你了,傻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