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那车是奔自己来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760字

    有关黄小娟的死,营口方面调查已经告一段落,赌博团伙杀人分尸的嫌疑基本被否定。思路再次回到黄小娟与何幕的交集上,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是解开整个谜团的关键。大家决定回到最初的点,重新查看何幕公司、他家所在社区的监控记录,把时间点定在何幕被敲诈之前和之后两个阶段,希望通过监控能够发现何幕与黄小娟之间的联系。

    “何幕妻子所在的医院也看一下吧。”赵刚提出。自从接触过王丽以后,这个女人一直让他感到不安,尽管前期调查并没有发现王丽有问题,但是直觉总是提醒他不要忽视这个人。

    刚刚开完案情分析会回到办公室,小群的屁股还没坐稳就看见出现在门口的窦子萍。

    “哈喽啊!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小群热情地打着招呼。

    “所以我就出现了。”窦子萍把手伸进自己的大包儿里,抓出一把小包装的烤鱼片放在小群面前,又抓出两把放在吴大姐的桌子上。“在营口买的,尝尝怎么样,和大连的烤鱼片不一个味。”

    窦子萍来到赵刚桌前,座位是空的。 “赵哥呢?” 她把烤鱼片放在桌子上。

    小群正在撕烤鱼片口袋。“开完会就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案情分析会临近尾声,赵刚接到医院那路同事的电话,说发现情况,请他过去一下,所以会就结束了,赵刚现在应该在医院。可是小群不能告诉窦子萍。

    “哦。”

    “你放心,这烤鱼片我一定给他留着,保证不偷吃。”

    窦子萍笑了。“我觉得你最好吃了它。这种事儿赶得上算,谁让他没有口福呢。况且他老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吃这种小孩儿玩意呢。”

    吴大姐很严肃地对小群说:“你可千万别嘴馋,要吃吃我这份儿。”

    “我知道,我知道!”小群嘴里咬着烤鱼片,很狼狈的样子。

    窦子萍走到小群身边,又从包里找出两代烤鱼片放在小群面前。“真没有了。”

    “够了,够了。”

    “案子进展怎么样啊?”

    小群赶紧咽下烤鱼片,还是有点咽急了,感觉嗓子眼被刮了一下,他伸了伸脖子。“哥们儿够意思,这事你千万别问我。我没有赵哥那两下子,一说准走嘴。咱俩关系也不错,你别害我行不?”

    看到小群的样子窦子萍很开心。“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是可怕,是很可怕!你不知道,我们对你简直就是爱恨交加!”

    “你别胡说!”吴大姐打断小群。“哪有恨呀,啊?小窦是多好个女孩子,你们这帮男生,会不会说话?”

    “我就说我不会说话吗,所以你还得等赵哥,你们俩谈,你们俩才心有灵犀,对不吴姐?”

    其实小群他们的意思窦子萍早就明白:不就是撮合她和赵刚吗,可惜呀,赵刚不是那个让她心动的人。如今窦子萍和薛仲乾已然承认彼此是男女朋友,只是还不想向大家公开。经过了又一次短信恐吓事件后,他们的感情飞速发展。第二天一大早薛仲乾就打电话给窦子萍,安慰她不要害怕,开车不要分神,不会有事。等到他们在办公室见面以后,第一次目光相遇就传达出心照不宣的爱意。

    忐忑不安的暧昧是种折磨,心领神会的暧昧则很幸福,应该让这幸福再长一点,比起一辈子的相依相守,或许这段办公室恋情更值得珍藏。况且一旦他们的感情公开,窦子萍就真要换个部门了,即使报社没有禁止夫妻俩在同一单位工作,可在同一部门总是不行的。薛仲乾是领导,不能随便动,那就只有动窦子萍了。虽说为了爱情做什么都可以,那也得让她把何幕的案子跟下来才行啊。

    昨天一整天窦子萍都很忙,上午下午都出去采访,回来写了一个稿子,另一个还得等等再发。晚上又是薛仲乾开车送她回家,不过这次快到城边的时候,窦子萍没让薛仲乾继续开,他们在车里做了告别。窦子萍看着薛仲乾打到车才继续开车回家。晚上两个人又煲了一通电话粥。也许因为有爸爸和薛仲乾的保护,那个发恐吓短信的人真的怕了,一直到现在都平安无事。

    已经有几天没来刑警队,今天过来之前窦子萍想了一下,如果见到赵刚就把黄小娟姐姐讲的那个故事说给他听听,不管对破案有没有帮助,既然知道了与案子相关的情节怎么也该告诉他一声吧,反正也是非正式的,赵刚也不至于多笑话她。可惜赵刚不在,那就算了吧,这种没有证据的东西对小群他们更没法讲,结果窦子萍和大伙儿瞎聊一会儿,拿到两个小案子的线索就出来了。

    刚刚坐进车里,手机响了,是爸爸。

    爸爸告诉窦子萍他回来了,还说今天晚上姑姑准备了一桌子菜,让他们爷俩早点回家吃饭。终于有人叫窦子萍回家吃饭了!尽管“你妈叫你回家吃饭”这句话已经火了很久,可是窦子萍回国以后还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她只是有时候在家里吃早餐,午餐和晚餐基本都在外面解决,春节、十一长假什么的也几乎全部出去旅行,目的是尽量避免那种合家团圆的时刻。按照窦子萍的想法就是应该把爸爸完全让给王怡涵,省得她不高兴。

    “短信的事不用害怕,交给爸爸好了。爸爸还给你带了礼物,你就开车小心点,早点回来吧。”

    放下电话,窦子萍心里这个美呀,现在有爸爸,还有薛仲乾,世界一下子变得温暖而踏实。要不要告诉爸爸薛仲乾的事呢?还是不告诉他吧,等他问了再说。

    窦子萍心花怒放地回到报社,在网上对薛仲乾说:“爸爸回来了,喊我早点回家吃饭呢。”

    “呵呵,我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呀?”

    “不怕爸爸再训你一顿吗?”

    “那还是等等吧。”

    “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在家里吃过大餐了,尽管不是妈妈做的饭,能和姑姑、爸爸一起好好吃一顿也是大喜事呀。”

    “嗯,是大喜事。那就早点走吧。”

    按照约定,今天王丽应该去自首。从早晨开始薛仲乾不时会想到这件事,王丽是不是已经与赵刚联系了?或者已经见到赵刚,把一切都说出来了?知道窦子萍要去刑警队,薛仲乾还真想了一下,赵刚会不会第一个把王丽自首的事告诉窦子萍?可是窦子萍回来说没见到赵刚,所以有关王丽是否已经自首还没有确切消息。不过事到如今薛仲乾倒是真没有再担心窦子萍会有什么危险,即使那个榴莲壳的事与王丽无关,薛仲乾也认为那次只是个巧合,王丽才是恐吓短信和系列恐吓事件的始作俑者,现在她的危险解除,窦子萍安全了,因此他可以放心让窦子萍早点回家。“我再帮你早退一次。”

    “不用,到点儿再走,不能让你犯错误。”

    “你以前可从来不怕让我犯错误。”

    “以前不懂事吗,现在不同了。”

    两个人就这么断断续续地打情骂俏,一晃下班时间也到了。窦子萍赶紧收拾东西撤退,一来不想让菜凉了,二来不想再耽误薛仲乾看稿子。

    一路上听着阿妹的歌,有时候也跟着放开嗓子唱几句,别提有多爽了。窦子萍越来越喜欢郊区这个小窝儿,这才是家的感觉呀!

    眼看着离开市区,跑上那条宽阔的东郊大马路,离自己家,离这顿久违的家常饭越来越近了。窦子萍正在得意地跟着阿妹摇头晃脑,她发现后面过来一辆车,开得很快。快就快它的,反正窦子萍是顺着行车道跑,车子正正道道,也不压线,它爱超就超。不过窦子萍的这些小想法刚蹦出来就发现情况不对。

    那辆车怎么感觉是奔着自己来的?窦子萍脑子里刚有这想法,那个车已经从后面顶上来,紧顶着窦子萍车的左后角,窦子萍赶紧打轮,那辆车既没减速也不躲闪,似乎又加大油门顶了一下窦子萍的车。这下可毁了,窦子萍的车撞到右侧护栏,她脑子已经蒙了,这时候感觉车身又被撞了一下,然后大脑就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