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668字

    不知道是撞的,还是吓的,总之有一段时间窦子萍确实晕了。当意识重新回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还活着。这个时候已经有好心人过来帮忙,大家把窦子萍拉出车,拉的过程很小心,因为担心她哪里已经破碎了,不太敢动。离开那辆可怜的车,窦子萍才看到它已经惨不忍睹,前瘪后碎,像是要报废的样子。

    “你没事吧?”周围的人让窦子萍靠在路边栏杆上,关心地看着她。

    窦子萍小心翼翼活动活动胳膊和手,疼,不过好像没大事,两条腿也可以正常站着,应该没断。已经有热心人报警,应该也有人爆料吧,一般都是配套的,报警可以助人,爆料也许会给自己弄点酬劳。窦子萍想了想还是决定给爸爸打电话,如果她现在打给薛仲乾的话,他们的关系就彻底暴露了。

    没多大工夫,警车来了,救护车来了,爸爸也来了,幸好采访车没来。以窦子萍的判断,这种普通交通事故属于各媒体不大感冒的事,否则她自己就变成采访对象了,感觉有点丢人。医生在现场给窦子萍做了简单检查,有些挫伤和皮外伤,应该没大事,可是爸爸坚持让窦子萍去医院做详细检查。没办法,窦子萍由爸爸的办公室主任小董,还有另外两个人陪着先上救护车去医院,窦志坚自己留在肇事现场处理车祸。

    很明显这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那辆车冲向窦子萍的方式十分可疑并充满恶意。现场勘查也证实那辆车根本没有刹车的意思,猛撞几次之后扬长而去。这里虽然不是高速路,但是两边很远很远距离之内都没有住户,事发当时的目击者都是开车经过,瞬息之间,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窦子萍这辆车上,等他们意识到这场车祸有逃逸情节,需要记住那辆肇事车的时候,那辆车已经远去。

    留下来的目击者说,也不排除有人注意到那辆肇事车的牌子和车型,但是没有停车,至少停下来的人多是因为担心窦子萍的安危才留下来救助她。由于事发路段距离有监控的地点比较远,而且在两个监控点之间还有一些岔路,如果这场车祸是蓄意谋划的,寻找那辆肇事车的难度应该不小。

    窦志坚很着急,也很生气,因为心疼女儿,担心女儿的安危,想马上给女儿报仇,所以急着要找到肇事者。他不停地给朋友打电话找人帮忙,希望能像那部火爆的美国电视剧《24小时》一样,动用全部警力,封锁所有路口,即刻抓到那个伤害他女儿的人。可爸爸毕竟只是个小土豪,怎么有可能做到他想做的事?这让窦志坚十分苦恼和烦躁。

    处理完现场,窦志坚急着赶去医院,在途中他忽然想起窦子萍前两天告诉他又收到短信的事。窦志坚这个后悔呀!

    接到窦子萍电话以后窦志坚让他的一个兄弟去问候了一下王怡涵,那种问候大家懂的,就是恐吓与威胁。说到底窦志坚和王怡涵真是两夫妇,思考问题的模式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基本相似。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唬住王怡涵,让她不敢乱动。随着深圳项目推进,窦志坚越来越看到希望,也感到与王怡涵较劲没多大意思,差不多离了算了,没想到王怡涵还在不依不饶。假如这次车祸真是王怡涵干的,窦志坚绝对不会放过她,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追查到底。“等到证据确凿,可别怪我不念旧情,该进监狱你就进监狱呆着吧!伤害我或许还有缓,伤害我女儿绝不原谅!”

    经过仔细检查,窦子萍有轻微脑震荡,颈椎、左胳膊都有些问题,软组织伤很多。在窦志坚的坚持下,窦子萍不得不同意住院观察两天。在做检查过程中,窦子萍抽空给薛仲乾发了一个报平安的短信,她无论如何不想今天晚上就让薛仲乾知道自己出事的消息。办好住院手续已经很晚了,窦志坚又表示要留下来陪女儿,可是窦子萍坚决反对,她说自己生活完全可以自理,好歹才把老爸劝回去。

    一切都安顿好已经是深夜。窦子萍躺在病床上,感觉到全身酸痛,经过这样跌宕起伏的一天,身体中的能量已经被消耗殆尽。必须得睡觉,不是说只有睡觉的时候身体才会造血吗?现在太需要新鲜有营养的血了,睡吧,睡吧。窦子萍闭上眼睛,睡了。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到底是什么声音?好像就在床边。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窦子萍抱紧被子,缩成一团。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那声音正在靠近,已经贴近耳朵了,声音忽然变得很大——

    “啊——!”窦子萍想发出惊悚骇人的尖叫,但是发不出声,就在此刻她睁开眼睛,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全身被白色裹着的人,因为屋子里很暗,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窦子萍感觉到胸膛里的那颗心在剧烈跳动,因为脑子有点晕,她一时还不能断定是在人间还是在阴间,床边这个白色的物体是人还是鬼。窦子萍睁大惊恐的眼睛直直看着那个白色人影,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意识越来越清楚,眼睛也逐渐适应了屋子里的亮度,从走廊和窗外照进来的光基本可以让她看清屋子里的东西,窦子萍慢慢觉得床前这个人有些面熟。

    “你怎么样?”那人说话了,是个活着的女人。

    病房都是不锁门的,医生和护士可以随时进来。窦子萍现在能够断定对面的人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应该是个医务人员,她的心啪嗒一声回到原来的位置。

    那人抬起手,把掌心放在窦子萍额头上。窦子萍没有做任何反抗。在医院住的人,都是把性命交给这些穿白大褂的,假如他们想要谁的命简直易如反掌。

    那个人把手拿开,向后退了一点。“还没认出我是谁吗?”

    冰冷的声音,白色大褂和帽子下瘦削的身体——窦子萍的心跳再次起速。她是何幕的妻子,黄小娟姐姐故事中那个为丈夫前程甘愿被敲诈10万元的女人,最可怕的是,这个人或许就是杀害并且把黄小娟分尸的女魔头!尽管窦子萍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这样想王丽,可是在这样一个黑夜里,当王丽突然出现在她床前的时候,直觉告诉窦子萍她就是那个危险的女人。

    “想起来了吧?”王丽的语气、声调依然如故。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窦子萍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抖,可是连她自己都很奇怪,她没有选择大声呼救,而是故作镇静地与王丽对话。

    “你老爸排场很大,今天晚上大家都知道一个大老板在报社当记者的女儿出了车祸。我猜就是你。”

    “哦。”窦子萍的脑子还在用力转着,想知道王丽为什么特意来看自己,她们之间应该没有这样的交情,特别是那次不欢而散之后,而且王丽选在半夜三更的时候突然出现,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薛仲乾知道你出车祸了吗?”

    窦子萍记起是薛仲乾介绍她们认识的,尽管后来他取消了这个介绍,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窦子萍没法说她不认识王丽。“不知道。”

    “你们关系不错吧?”

    半夜三更、吓人吧啦地就是为了说八卦吗?窦子萍决定什么都不告诉王丽,毕竟王丽是薛仲乾前女友老师的女儿。“不错,他是个挺好的领导,对大家都不错。”

    “你不好奇我们的关系吗?”

    “我们?”

    “我和薛仲乾。”

    “哦,没什么可好奇的。”

    “我是薛仲乾女朋友老师的女儿对吧?”

    王丽应该是笑了一下,因为黑,一次能够看到王丽笑容的机会被错过了。

    “薛仲乾嘱咐过我,如果和你谈起他,就说我们是这样的关系。”

    “难道不是吗?”窦子萍开始有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