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应该就此完蛋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483字

    王丽的语速不快,声调也很平稳。

    “她说她是做药品生意的,经常来沈阳,那次就住在火凤凰宾馆。她隔壁住的是个年轻女孩儿,好像是做夜店生意的,晚出晚归,有时候还带人回来。出事那天中午,她打算退房离开。电视开着,正收拾东西呢,听到有人敲门。她的房间和隔壁房间门紧挨着,有时候听不出是敲哪一间,她觉着应该不会有人找自己就没理,可是外边又敲了几下,她就走到门口想看看,结果她开门的时候,旁边也开门了,正好看见一个男的走进隔壁房间。

    收拾完东西又看了一会儿电视,约莫时间差不多,她就拿起东西准备下楼,刚要开门就听见旁边的门响,因为看到一个男的进屋,她想还是晚点出去,等他们走远点。

    她开门出来的时候,看见前边有个男的,就是刚才进隔壁房间那个人,那女的并没跟着出来。等走到楼梯拐弯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男的侧面,认出是何幕。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好打招呼,就赶紧去总台结账了。”

    王丽的话停在这儿。场面出现了几秒钟的冷场。赵刚和同事对视一下。

    “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赵刚问。

    “不知道。”王丽回答得很干脆。

    赵刚又看了一眼电脑上王丽和黄小娟几乎是窃窃私语的画面。“接下来呢,你们又说了什么?”

    王丽抬了一下眼皮,并没看电脑的方向。“她突然凑近我,对我说,其实何幕在朝阳的时候就有女人,那边很多人都知道,问我知道吗?这个女人越来越让人讨厌,她说的事全是我不想知道的。我不想再和她浪费时间了。”王丽的话又停住。

    “后来呢?”赵刚的同事问。

    “她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说帮什么忙?她说如果我希望的话,她可以当证人,告诉警察她看见何幕出入那个杀人的房间。”

    “你怎么说?”

    “随便。”

    “然后呢?”如果不继续提问,王丽随时都会踩刹车。

    “她说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不惯男人背叛自己老婆。这次何幕到底闹出事来,她觉得我心里应该特别不好受,所以才过来告诉我这些,让我不必为这样的男人着急上火。”

    “可是你并不领他的情,对吧?”

    “当然,我家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用别人关心。”

    “你是这么对她说的吗?”

    “嗯。”

    “然后呢?”

    “她又啰嗦了一会儿,说是因为生意的原因,也认识我们医院的一些人,本来想和我交个朋友。可能是看我一直都没好脸色吧,然后就走了。”

    王丽曾经认真回忆过那天她与黄小娟的对话,尽管她看不到监控画面,全凭想象做出情景重现。她认为现在的陈述基本上可以与画面相符,特别是赵刚定格的那个画面,她已经做出合理的解释。

    两个警察没有再问更多。当王丽起身离开的时候,她曾有过片刻迟疑。假如今天她没有按照约定对警察自首,薛仲乾会不会傻到自己还要去自首的程度?其实王丽从来都没想过自首,她并不在乎自首以后会得到的好处,只是当薛仲乾说他要自首的时候,王丽才感到压力。

    看来说男人比女人胆小这话没错,所以要做成大事最好不要任何同伴。完全是为了安抚薛仲乾,王丽才表示同意自首,只有稳住薛仲乾才能为自己赢得时间,事到如今该做的都做了,更没必要去自首。至于薛仲乾,她可以放他一马,如果他自己一定要体验坐牢的滋味那就由着他去好了。

    和警察谈过之后王丽直接离开医院,不过到晚上她又回到病房,对值班的小护士说可以回家了,由她接班。小护士很高兴,王丽内心比小护士要亢奋得多,自己主演的大戏已经进入高峰,华彩乐段正在上演。

    就是在这样的心态和节奏中,王丽一个人穿过长长的,昏暗的走廊,走向窦子萍的病房。其间那些在报社黑黢黢的走廊、开水间、卫生间等待窦子萍和薛仲乾的画面反复出现,这个折磨她的女人终于躺在了她的地盘上。王丽从小就有这个习惯,她不喜欢的东西宁可毁掉也不给别人用,现在还是这样。

    可是从窦子萍病房出来以后,王丽忽然感到有点空虚。她问自己:还有什么可做的事吗?好像没有了。对于窦子萍这种女孩,那些话应该够用,说不定她连向薛仲乾求证都省了,直接不再把他放在眼里。而薛仲乾也是被宠坏的男人,他也不会拼命去挽回,放下身段儿求对方原谅,这两个自我感觉不错的家伙应该就此完蛋了。

    想到这里,王丽脸上现出璀璨的笑容,是那种在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堆积如山的鲜花簇拥下谢幕的笑容。

    窦志坚走进病房的时候,窦子萍已经起来,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花园。

    “怎么样?”

    转身看见爸爸,窦子萍很想扑过去,躲进这个男人的怀抱,她又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可是窦子萍忍住了,只是对爸爸笑着说:“没事了。”

    “什么没事,你得好好养着。”

    “你要真让我好好养着就带我回家,在这儿根本睡不着觉。你看看,眼圈都黑了。”

    窦志坚仔细看了看女儿,好像真没休息好。“医院不是人呆的地方,今天再看看,差不多的话咱就回家。”

    离开这家医院是第一件要做的事,第二件事就是请假。要向薛仲乾请假,还不能告诉他真实情况。如果说出了车祸,薛仲乾一定会马上跑过来,至少现在窦子萍还没做好见他的准备。

    “爸,我不想让报社同事知道出车祸的事,太丢人了。我想请两天事假,就说你生病了,我要照顾你,好不好?”

    “好啊,请吧。”

    这就是爸爸,不管女儿提出什么样的无理要求,他总是会说同意同意,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做到这一点。窦子萍忽然变得脆弱起来。

    她首先给薛仲乾发了一个短信,说爸爸昨天晚上发高烧,他们跑到医院打点滴,现在退烧了,不过还要做一系列检查,她离不开,先请两天事假。薛仲乾很快回信,让她好好照顾爸爸,如果需要帮忙别客气。看着薛仲乾的短信,窦子萍不知道应该怎么想。她果然是不了解薛仲乾呀,因为是同事,一开始就天天混在一起,好像彼此已经很熟,其实他们90%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既没聊过小时候,也没交代过恋爱经历,窦子萍甚至不大清楚薛仲乾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怎么可以喜欢上一个这么朦胧的人呢?就算昨天夜里王丽没有过来说那些恶心的话,说不定哪天也会有人跑来说她是薛仲乾的前女友,然后对窦子萍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这位领导不是有很多前女友吗?他们的故事到底有多可怕,多变态,谁又知道呢?

    下午窦子萍终于回到家里,虽然爸爸回来了,姑姑还是决定留下来照顾他们。中午薛仲乾给窦子萍打了一个电话,因为确实是在做检查,窦子萍匆匆挂了电话。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怕接到薛仲乾的电话,她不想敷衍,更不想假装恩爱。晚上薛仲乾一定还会打电话过来,该怎么办?窦子萍隐隐觉得他们已经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