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叫叔叔还是叫大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919字

    窦子萍伤痕累累地躺在自己房间里。

    爸爸一直在客厅打电话,不是别人打进来就是他打出去,反正是各种联系,打电话已经成了爸爸生活的重要部分。

    姑姑应该是在厨房准备晚餐。可惜她昨天做的一桌子菜,大概只有她一个人吃,从昨天吃到今天。现在这样差不多就是正常的家庭生活吧?

    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窦子萍时不时拿起来摆弄摆弄,让她如此忐忑的当然是那个人的电话,她希望最好那个人忙到没有时间打电话。窦子萍还不习惯于在生活中演戏,比如不高兴装高兴,不喜欢装喜欢,她觉得那不是件好玩的事,可是现在又实在没力气告诉薛仲乾她为什么不愿意与他讲话。

    放下电话,窦子萍把思想集中在这场车祸上。昨天警察询问的时候,窦子萍只是介绍了发生车祸的情况,并没有想到要说恐吓短信的事,不过现在想来,这次车祸也许就是那个短信发出者采取的行动。上一次恐吓短信过后发生了“老鼠事件”,这次同样有语言有行动,说到做到。车祸是可以死人的,她没死算是命大,所以短信的暗示非常准确。是王怡涵干的吗?她真的能下这样的毒手吗?毕竟她们也算做了10年一家人,而且在此期间没有争吵过,窦子萍还在不久前给了王子一笔留学费用,就算王怡涵恨爸爸和自己,真的会到要杀人的程度吗?从事发到现在,窦子萍和爸爸都没提过短信的事,更没提过王怡涵,可是窦子萍相信爸爸一定不会没想过那个短信。假如最终证明肇事人就是王怡涵,爸爸会怎么做?会让王怡涵去坐牢吗?

    正想到这里,手机铃声大作,窦子萍的心紧了一下。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敷衍过去,明天再说。抓起电话,一看到来电显示,窦子萍的心情马上放松下来,不是薛仲乾,而是赵刚。不过让窦子萍大感意外的是,赵刚说他已经在窦子萍家社区里了,话说就要来看她。

    “啊!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你在交警队的表上填的地址。”

    “你知道我出车祸了?”

    “你呀,出这么大事也不告诉我,刚才正好碰到顾队,还是从他那听说的。”

    “啊,顾队也知道了?”

    “叫窦子萍的大记者,除了你还能有谁?你出了车祸,顾队能不知道吗?好了,见面再说吧。”

    也不问下窦子萍是不是方便就要登门拜访,这真是赵刚的风格。窦子萍赶紧爬起来,用最快速度来到客厅,正在打电话的窦志坚看到窦子萍冲出来,赶紧捂住话筒。“怎么了?”

    “有个朋友来看我。”

    窦志坚还没反应过来,窦子萍已经从他身边飘过,到房门旁,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拖鞋。

    “我等会儿再给你打啊。”窦志坚撂了电话。“谁呀?你们领导吗?我是不是得进去装病?”

    好可爱的老爸,还没忘了剧情。“不是,是个警察。”

    “警察?”

    “嗯,刑警。”

    “啊?”

    门铃响了。窦子萍给赵刚开了楼门。

    “那我是进屋还是呆在这里?”窦志坚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窦子萍看了觉得很开心。

    “随便。”一个最让人抓狂的回复。

    窦老板被他的宝贝女儿弄得六神无主,傻傻地站在客厅中央。

    客人到了。

    窦子萍打开房门,一如既往地对赵刚招呼着:“嗨!”全然忘记自己脸上挂着花。看到窦子萍这幅熊样,赵刚感到心里难受,就好像看到明明在自己面前不远处摔倒时一样,既心疼又生气。

    “怎么搞的!”这句话很能代表他此时的心情。“一眼照顾不到就变成这样了。”

    “能不能进来再训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看见赵刚窦子萍感到特亲切,特高兴。

    赵刚向前迈了一步才看到客厅中央的窦志坚,他们俩的目光正好碰到。窦子萍赶紧给他们介绍。“这是我爸,这是刑警队的赵刚。”

    “啊,你好!”赵刚一下子没电了。听说窦子萍出车祸,他没多想就直接过来,他的时间实在太紧张,也只能过来看一眼就走,至于慰问品啊,是不是会碰到窦子萍家里人呀,赵刚都没考虑。现在一下子看到窦子萍爸爸,他不知道是应该叫叔叔还是叫大哥。

    “快请进!”窦志坚到是满热情。从来没听女儿讲过有警察朋友,不过女儿是写案子的,认识警察也很正常,当然能直接到家里来看豆子的应该关系不错。在赵刚换鞋的功夫,窦志坚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警察。

    听到来客人,姑姑也赶紧走出厨房,一看是个小伙子,长相还不错,凭她老人家的人生阅历和内心期待,怎么也会往桃色事件上想,因此她对赵刚的那份热情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过!

    铁血刑警在窦子萍的家人面前血压马上升高了。因为低头换鞋,再抬起头的时候,赵刚的脸红了。“叔叔,阿姨——”这位仁兄从形体动作上已经切换到日韩模式,行起鞠躬礼来。

    “这是我姑姑。”窦子萍纠正。

    “啊,姑姑——”再次鞠躬。

    原来大侠什么的在一定条件下都会变成傻小子。还得窦子萍为赵刚解围。“顾队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呀?”

    “办案的警察知道你是记者,能不向领导汇报吗?”说正经事赵刚马上就恢复镇静了。“顾队说车撞得很厉害,你也去医院了,真把我吓一跳。”

    “车是撞得很厉害,幸好人没事。这就叫吉人自有天相。”

    “还没事呢,看这脸造的。”窦志坚适时插话。

    这个时候姑姑送上茶水,还有水果盘。

    “谢谢姑姑!”赵刚又切换到傻小子模式。

    “坐吧。”窦志坚脸上洋溢着笑容。

    再次鞠躬后,赵刚终于坐在沙发上。

    “你也不早点打个电话,万一我不在家呢,不是白来了吗?”

    “我先问了医院,说你出院了。”

    “医院你都问了?!不愧是刑警,服你了。”

    窦子萍的话音落定之后,屋子里出现短暂静场,4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难道有女儿的家里突然来了男性朋友就是这个样子吗?就在这时,窦子萍的手机铃声在她房间响起。姑姑赶紧转身而去。

    “我去给你拿。”

    窦子萍预感到这个电话是薛仲乾打来的。果然,当姑姑把电话交到窦子萍手里的时候,上面显示的名字正是薛仲乾。当着爸爸和赵刚的面,窦子萍接起电话。

    “嗨!——在家里呢——还好。”窦子萍看了爸爸一眼。窦志坚赶紧咳嗽两声。“——对,家里有客人——好的,等方便的时候我再和你联系。”窦子萍挂断电话,对爸爸笑了一下。

    窦志坚马上转过来招呼客人。“当刑警也不容易。”场面上的客套话。

    “没什么,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

    “是啊,就说这次车祸吧,我一直跟交警那边联系,看来要想抓到肇事人也不容易。”

    “这事你放心,小窦在交警很有名,刚才不是说了吗,交警大队长都知道了。”

    “你们说的顾队就是大队长啊?”

    “副大队长。”窦子萍纠正。

    “你这孩子,连大队长都认识,怎么也不告诉老爸一声,害得我到处乱找人。”

    “不是告诉你不用找人吗?”

    “小窦就是这么低调,除了工作,什么事都不爱麻烦人。其实她在我们这个圈儿里很有名,大家都认识她,就是她不一定认识大家。”

    “出车祸也不是什么好事,怪丢人的。”

    “丢什么人?这次你还真别谦虚,一定得抓住那个撞你的家伙,越快越好。”窦志坚说。

    “放心吧叔叔,顾队他们一定会认真办的。”

    赵刚又坐了一小会儿,茶也没喝,水果更没动就要起身告辞。姑姑再次从厨房冲出来,说是已经在准备晚饭,让赵刚留下一起吃饭。

    赵刚当然还是走了,一来他知道自己还没资格在窦子萍家吃饭,二来确实有事要做,三来他昨天已经发誓要去看明明,因此在一阵告别之后离开窦子萍家。

    走在园区,赵刚很想告诉窦子萍昨天他也去过那家医院,他知道窦子萍一定对他在医院的发现感兴趣,可惜他不能说。对于窦子萍,他的价值似乎就是可以告诉她案子的事,其他事他好像都插不上手,就算昨天知道窦子萍在医院,他又能做什么?还不是得回队里开案情分析会?等会开完,也太晚了,连陪她的时间都没有。于是赵刚想到过去的日子,想到明明和她妈妈,在她们需要他在身边的时候,他也总是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