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5、爱她的两个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216字

    送走赵刚,窦子萍和爸爸、姑姑终于吃上这顿家庭大餐。姑姑对这个来看望侄女的小伙子很感兴趣,不过一听窦子萍说赵刚是离婚有孩儿的,马上就变了态度。“那可不行,别说他这条件了,就是再好十倍也不能找个离过婚的。”姑姑说完看了爸爸一眼。

    “这个你不用担心,豆子心里有数。”想必窦志坚听到离婚男人在姐姐心目中的印象也不怎么舒服。当初闹离婚的时候,窦志坚的家里人全都反对,至今他们还保持与豆子妈妈联系,而基本不与王怡涵走动。

    “我绝对不会去给一个小女孩当后妈,太可怕了。”

    此时饭桌上的三个人应该是都想到王怡涵,所以谁也不再说话,屋子里只有咀嚼的声音。

    那天晚上窦子萍没有给薛仲乾打电话,薛仲乾也没再打过来。换好睡衣,趴在自己被窝里,窦子萍马上感到困了,累了。尽管还有很多应该想的事,可是瞌睡虫以无比强大的力量很快就控制住她,一个沉沉的,长长的,香香的大觉把她带走了。

    窦子萍已然熟睡,可是爱她的两个男人却没有丝毫睡意。

    窦志坚一直在考虑车祸的事。豆子在交警大队的影响力又让他这个老爸大吃一惊,原来我姑娘这么厉害!现在看来自己托的那些人远没有女儿厉害,窦志坚感到很有面子。不过,就算交警很重视,可是要按照程序等他们破案恐怕也不是一时半晌能做到的。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警察王怡涵有嫌疑,假如有嫌疑对象的话,是不是更容易破案?可是窦志坚又觉得王怡涵毕竟是他还没离婚的老婆,自己老婆对自己女儿下毒手,却要求助于警察来了断,作为一家之主也太窝囊,太没气节了。警察那边的调查由他们去吧,家里的事窦志坚还是决定自己先理一理。

    薛仲乾的心绪就更乱了。昨天好好地看着窦子萍离开办公室,今天就见不到人了。每次抬起头,或者从外面回来,薛仲乾都会不自觉地朝窦子萍的工位看上一眼。说来也怪,他们已经在一起工作这么久,之前窦子萍在或者不在似乎都很正常,可是今天她的缺勤却让薛仲乾如此心乱,连编稿子的时候也经常走神儿。

    刚收到窦子萍短信知道她爸爸生病,薛仲乾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准备去医院帮忙。不过转念一想,窦子萍爸爸手下有那么多人,一定不会让窦子萍一个人忙活,上次“老鼠事件”她爸爸派来的人薛仲乾也看到过,窦子萍的爸爸和一般爸爸大不同,就算窦子萍不在身边也不会少人照顾,他这么跑过去除了碍事,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之后薛仲乾打给窦子萍的两个电话都没说上什么,明显感觉到窦子萍情绪不高,心不在焉。一定是累的。晚上薛仲乾一直在等窦子萍电话,可是一直没有,他多次拿起手机又放下,后来看到时间已晚才彻底死了心。这丫头觉大,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得让她好好补个觉。

    然后薛仲乾又开始想另外一件事。按照约定,昨天王丽应该去自首,可是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薛仲乾想过给黄律师打电话,可是他没想好怎么说,总不能直接问黄律师王丽是不是去自首了吧?如果王丽真去自首,说不定过两天警察就会找上门来。就算王丽开始不提他,到后来警察一定会追问剩下的残肢是怎么处理的,放在哪里了,而且需要王丽到现场指认。如果王丽说不清,又找不到东西,警察就会怀疑有帮手,一审再审之后,恐怕王丽想不说也不行。

    对于自己的未来薛仲乾没有幼稚到相信能躲过此劫的程度,可是他真的不想就这样离开窦子萍,他们才刚刚开始,哪怕能再多一点时间也好。因此他宁愿相信王丽的话,相信她不会说出自己,就算只是短短几天也好,他想多看看窦子萍,多和她在一起。所以薛仲乾决定放弃自首机会,听天由命,他要用这段有限的时间看护他最珍贵的感情。

    薛仲乾相信一旦窦子萍知道他和王丽的关系,他们就彻底完了,在窦子萍的认知范围内,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他与王丽这种关系,那之后的事反正都无所谓,减刑不减刑都没关系。

    可是现在窦子萍要请两天假,就是说明天还不会来上班,仍然看不到她。整个一晚上薛仲乾翻来覆去,一会儿是梦境,一会儿是思念,始终没睡踏实。

    窦子萍醒来的时候,爸爸已经出家门了。姑姑告诉她要回家一趟,早饭和午饭都弄好了,让她乖乖在家躺着,等姑姑回来做晚饭吃。窦子萍送走姑姑,洗了澡,吃过不早不午的一餐,忽然感到无事可做。

    以前和王怡涵、王子住一起的时候,不管有没有事,窦子萍梳洗完毕就会离开家,要么工作,要么找朋友玩,谁都找不到也会自己看场电影。现在不用从家里出逃了,可以自由自在呆在家里,又没有工作需要做,应该是很开心的,可是怎么会感到这么无聊呢?

    窦子萍倒在客厅沙发里。本来不想去想那个人,可是却偏偏想到他,而且只有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不断给薛仲乾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王丽了。现在明白为什么王丽答应与窦子萍见面,后来又突然取消,而且那次在报社水吧谈话也那么不愉快。不过窦子萍不相信薛仲乾会告诉王丽他喜欢自己,那个人怎么会那么傻?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他不会不知道,在还没彻底脱离关系之前就告诉女人自己另有所爱无疑是自寻死路!

    况且这个王丽可不是一般人,假如她就是那个逍遥法外的女杀手,当她知道薛仲乾另有所爱后,会不会想到对他下手?

    “不对,按照常理王丽应该对我下手吧?可是昨天晚上她有很好的机会,为什么没对我下手?因为我没承认和薛仲乾的关系吗?”

    窦子萍咕噜一下从沙发上爬起来。她忽然决定要面对问题,不能躲避,真的猛士要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况且王丽有可能是危险分子,说不定薛仲乾正在危险中,就算他不该与有夫之妇乱来,也罪不当死!窦子萍抓起手机,迅速找出薛仲乾的名字来,瞬间拨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什么情况?难道王丽已经对他下手了?或者是王丽告诉薛仲乾她们见过面,所以薛仲乾自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