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9、是从医院被带走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135字

    为了省去窦子萍逐个对领导解释的麻烦,薛仲乾让她等在楼梯间,他自己拿着窦子萍的休假申请去找领导们签字。因为是正常的职工福利,领导们看也不看全都签了。窦子萍接过签好的休假申请送去社办,回到电梯间的时候,薛仲乾还在那里,已经帮她按了电梯。在等电梯和下楼的过程中,他们都没再说话,一直走到大堂薛仲乾才说:“我可以去医院看你吗?”

    窦子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当然,去之前给我打电话。记得什么都不用买啊。”

    “嗯。”

    他们走出大门。窦志坚的司机马上把车开出车位,停在大门前。窦子萍又看了一眼薛仲乾,不过很快就把目光挪开,不敢多看他的眼睛。

    “走了。”

    “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别人?”

    “放心吧,一定注意。”

    “那个——”

    窦子萍被按了暂停键。

    “没事,小心点。”

    “哦。拜——”

    窦子萍走下台阶,司机为她打开车门,坐进车里之后窦子萍朝薛仲乾摆了摆手。车子开走了。

    薛仲乾拿出烟来,站在大门外一边抽烟一边回想过去两天发生的事。

    他看着窦子萍高高兴兴离开办公室回家去和爸爸、姑姑一起吃晚餐。稍晚收到窦子萍的短信说正在和爸爸、姑姑聊天,大家都喝点酒,顾不上他了。尽管没多说什么,感觉还是很亲切。

    等到第二天再收到窦子萍的短信,直接就说爸爸病了,要请两天假。几乎没有情感色彩,完全是部下向领导请假的口气。尽管薛仲乾回了短信,窦子萍那边也没有回音。

    中午薛仲乾打过去电话,窦子萍也是草草挂掉,说是正在检查。更大的问题是下午他们通的那个电话。薛仲乾问了窦子萍在哪儿,他清楚地记得窦子萍说在家里。如果是窦子萍的爸爸肚子上中了刀伤,怎么可能第二天就回家?家里还有客人,窦子萍也没有像现在状态这么差,说话语气还算蛮有精神。当时以为窦子萍的爸爸只是感冒发烧,退了烧就没大事,所以薛仲乾才没太在意,就让窦子萍好好陪陪爸爸,第二天也没再主动打电话给她。

    可是现在看来就不大对劲了。既然目前窦志坚还在监护室里,前天晚上就不可能回家。也许是打电话的时候正好赶上窦子萍回家取东西,或者怎样。不过有一点,薛仲乾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窦子萍脸上的伤是自己摔的。这么大的人,就算再着急,也不可能在清醒状态下把自己摔成那样。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她不肯告诉我。会是什么事呢?

    车子离开报社一段距离后,窦子萍才想起,怎么也没问问那天薛仲乾的电话为什么不在服务区?不过看他这么帅的样子应该没发生不好的事,也许是那会儿正好在电梯里赶上信号不好,其实信号不好的时候很多,应该是当时太紧张了,庸人自扰,而且凭刚才薛仲乾对自己的感觉,也不像听王丽说了什么。看来他仍然停留在两天前,可是自己却已经在两天时间里经历太多,这两天发生的事要用很多时间才能彻底梳理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爸爸,爸爸还在观察室里,但愿不会有事。好在她和薛仲乾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等爸爸好起来再慢慢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

    赵刚他们拿着王丽易容后的照片再次来到抚顺红磨坊西餐厅,把掺有王丽这种装扮的照片和其他几张照片一起给店里的服务员看,一个小男生从桌子上拿起了王丽的照片,左右端详之后说:“这个有点像。她戴的美瞳是那样式的,我觉得挺怪,就多看两眼。”

    与此同时,另一路人马找到在沈北绿化带看见两个年轻人埋东西的老哥,同样是把几张照片摆在他面前,老哥看了很半天,最后也是迟迟疑疑地指着王丽的照片说,这个有点像。

    王丽是从医院被带走的。她很镇静,有种大义凛然的气势。王教授的女儿也被公安机关带走了!这个消息在医院里爆炸式地传播开来,让还在漩涡中的老两口再次遭到毁灭性打击。

    赵刚和小群再次出现在王丽面前,王丽已经坐在被讯问的位置上,赵刚和小群也没有了曾经的客气。王丽冷冷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把目光挪向一边,除了基本信息回答以外,其余问话一律保持沉默。接下来的几天里王丽什么都不说,给她看什么就闭上眼睛,从第二天开始不吃饭,甚至连水都不喝。她制造了一个足够把自己包围在里面的穹顶,好像真听不到,看不到、也接触不到穹顶外的世界。时间就在王丽坚强的沉默中一点点流逝。

    自从出事以来,到医院看窦志坚的人很多,有朋友,也有债主。朋友们怕他走了,以后没人一起喝酒打麻将;债主怕他死了,以后没有主儿可以讨债。

    因为是窦志坚的直系亲属,窦子萍一一见过这些人。在此之前,对于爸爸的社交圈和业务圈,窦子萍是排斥的。可能是从小受妈妈影响,她对爸爸在家庭以外的事不关心,也不感兴趣。从美国回来以后,因为已经是大姑娘,而且出国时间比较长,这边也没多少朋友,爸爸想带她涉足一下沈阳的交际圈子,让她多接触点地面上的人物。可是窦子萍对爸爸认识的那些人根本不感冒儿,说白了是没看上眼。那都是些什么人呀,从里到外穿着外国名牌,表啊,包啊,眼镜啊,皮带啊,都是国外奢侈品,只有脑子还是中国地摊货。参加过两次土PART之后窦子萍就明确告诉爸爸,她不想再去了,不管是吃饭、打球,还是什么,反正就是不想再见那些人。爸爸当然不会强求窦子萍,不去就不去吧。

    到医院来看窦志坚的人只有几个窦子萍算是见过,大部分根本不认识。他们离开以后小董大概都会给她介绍一下。几天下来,窦子萍的大脑硬盘徒然增加了众多各色人等,她的手提包里也被塞了不少慰问金。小董告诉她不用拒绝,给就收着,这些人有事儿的时候窦总也是出钱出力,现在他们不过是来还人情罢了。这让窦子萍充分了解到什么叫做人际关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