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0、这么晚还会有客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209字

    窦志坚的病情渐渐好转,不过对于来看他的那些人,大部分时候只会抬起眼皮看看,然后就眯着,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只对少数人会寒暄几句。

    可是等到晚上,当那些不相干的人都离开以后,窦志坚就会睁开眼睛,振作精神。让窦子萍佩服的是,爸爸竟然能记得白天来过的每一个人,并且逐个给窦子萍介绍他们的为人和与窦志坚的关系。可能是因为现在窦子萍满心只有一件事,就是陪伴爸爸,所以爸爸给她讲那些人的事,她一点都没有过去的不耐烦,也不觉得无聊,相反的,好像看到了一幅以爸爸为中心的“浮世绘”,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人都在她脑子里活跃起来,窦子萍忽然产生了探究这些人的欲望。不过在窦子萍开始探究之前,窦志坚先探究起唯一一个因为窦子萍而来的访客,那个人当然就是薛仲乾。

    薛仲乾是中午过来的,来之前窦子萍已经向爸爸通报过,窦志坚做了思想准备。这是他喝断片儿训过薛仲乾以后第一次见到他,没想到3次见薛仲乾都不怎么带劲。万一这小子将来真成了老窦家的女婿,这印象还不好改变了呢。

    看到薛仲乾走进病房,窦志坚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这种笑容可是他平常难得有的。窦子萍看着爸爸觉得他既可笑又可怜。看来爸爸真的很想给薛仲乾留下好印象,只可惜这个人的过往太复杂,假如爸爸全盘了解他以后,不仅脸上的笑容会消失,恐怕要断喝一声让他离自己的女儿远远的!

    整个见面过程比较程式化,基本定位还是女儿单位的领导来看望手下住院的家长。病人需要休息,看望的人也不好久留,薛仲乾只停留十几分钟就告辞了。当然窦子萍得送送,他们一起下了楼,在院子里简单说了几句话。谁都明白现在不是他们之间沟通的时候。薛仲乾还是嘱咐窦子萍好好保重,既要照顾好爸爸也要照顾好自己。

    窦子萍回到病房的时候,爸爸似乎已经睡了。一直到晚上,其他人都走了以后,爸爸才又提起薛仲乾来。

    “真不好意思,本来还说要请你们领导吃饭呢,这么长时间都没兑现。”

    “是他说不用请的,已经不存在兑现的问题了。”

    “不行,等我好了以后还是要请请他。你看人家多讲礼数,还知道过来看看。是不是你们同事家长生病他都去看那?”

    “不知道。”

    “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挺好的。”

    窦子萍笑了一下,假如没有那天与王丽幽灵般地相会,她应该会告诉爸爸她和薛仲乾已经开始交往了。可是现在情况发生很大变化,刚见过王丽的时候窦子萍几乎已经把薛仲乾give up (放弃),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她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坚决。

    “你别笑。”

    “这么好的事不笑还哭啊?”窦子萍最善长的插科打诨用上了。

    “你岁数也不小了,如果喜欢谁也该处一处。别急着结婚,多了解了解,不处怎么能知道是不是合适自己?”

    “好的。”

    “能不能认真点?”

    “好,一定很认真地考虑你的建议。不过你现在不是操心这些事的时候,还是乖乖养病哈!”

    窦志坚住的是高级病房,条件还算不错,陪护也有床可以休息。窦子萍去水房洗了脸,又打一盆水回来,一边给爸爸擦脸擦手一边闲聊。

    “爸,你有没有想过让我继承你的生意?”

    窦志坚想了一会儿。“你喜欢做什么我都高兴,如果你喜欢做生意的话我也没意见。只不过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我真是不舍得把你扔进这个圈子里。你也看到了,我平时接触的就是这些人,能做大买卖、有素质的人咱也接触不到。我知道你瞧不起他们,所以也没指望你做这个。”

    “我们就是这块土地上长出来的生物,既然不能到国外去落地生根,就得学会接受这个环境,不是吗?当这几年记者,接触人倒是蛮多,高高低低,各种层面,瞧得起瞧不起都要打交道。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孩子气了。”

    “现在是爸爸人生中最差的时候,不仅没给你打下好基础,反倒成了你的拖累,害得你上不了班。还是别在这儿呆着了,明天就去上班吧。”

    “你想的不对。你不知道,听说你被刀子扎了以后,我觉得自己肚子也疼,全身都是硬邦邦、冰冰凉的感觉。这就是第六感,是你留在我身上的DNA产生的效果。我们两个是一体的,只有两个人都好,才会有幸福。”

    这一段时间经历的事让窦志坚越来越感受到女儿的成熟,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一点悲哀,那就是他知道自己正在变老。“别人家都是大人为孩子操心,咱们家反过来了,老爸不省心,害得你那么小的时候就要为父母操心,现在还得照顾我。”

    “艰苦环境锻炼人吗,我这么好的一块材料,如果不成长为一个伟大的人物,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窦子萍嘻嘻地笑着。

    窦志坚被女儿带的也跟着笑起来,没想到小小的一笑肚子就疼得不轻。

    时间已经不早了,只是病区的大门还没有关。窦子萍和窦志坚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客人来,但确实有人来了,而且不是外人。

    当王怡涵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窦志坚和窦子萍刚刚笑过,脸上的笑容和因为伤口震动带来的痛苦还搅在一起。他们看到王怡涵,就像沙画画家抹平了上一副画面,一切又重新开始。

    “你怎么样了?”王怡涵站在门边小心地问。

    窦子萍离开床边的凳子,站在爸爸身边,朝王怡涵点了个头。

    王怡涵轻轻来到床前,看着窦志坚,窦志坚也看着她,他们的凝望时间不长就各自转开。十年的夫妻,如今这样四目相望,其中包含了多少恩怨。

    窦子萍低下头,不敢看他们任何一个。

    “你还来干什么?”窦志坚的语气平静而冷淡。

    “对不起——”王怡涵的声音是颤抖的。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给我一刀,现在梦想成真了。”

    “我没有。你怎么能这么想——你伤了,我心里很难受,这几天都没睡好觉。如果不是王子伤了你,怕你看见我不舒服,我一定会来照顾你,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呢——”王怡涵哽住了。

    窦志坚把头扭向一边。

    气氛实在太压抑,窦子萍决定离开这个房间。她什么都没说,轻轻走出病房,关好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