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好像还想说点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090字

    看到窦子萍出去,王怡涵调整了一下情绪,更靠近病床一些。

    “对不起,真的——”曾经那个柔情似水,酥骨酥心的女子似乎又回来了。

    可惜肚子上破洞的男人已经具有免疫力。“没事,死不了。”

    “这件事伤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不管你信不信,你和王子是我最亲的两个人,现在你们一个在医院,一个在拘留所,我的心有多苦,谁能知道——”王怡涵眼睛里含着泪,分不清是为窦志坚还是为王子,或者是为她自己。

    “没想到那孩子这么恨我。”

    “他其实没有多恨你,只是一时冲动。你该明白,王子从记事儿起就和我们在一起,你就是他爸爸,他怎么会恨你呢?”

    “我到是一直把他当儿子——”

    “他也是,你知道他就你一个爸爸,跟别人根本就没接触。”

    “儿子能给爸一刀,传出去也够丢人了。”

    “王子很害怕,更是后悔。去看他的时候他很担心你,一个劲问你怎么样了,还问能不能来看你。儿子太小,不知道这事有多大,现在一个人关在局子里,吓得跟小狗似的,真让人揪心——”大滴眼泪流过王怡涵美丽的脸。

    窦志坚看了王怡涵一眼,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王怡涵的话,因为很多时候王怡涵也分辨不出自己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是事实还是她的想象。

    “有件事我必须得问清楚。”窦志坚想到一件重要的事。“看在我已经为这件事挨了一刀的份儿上,你一定要说实话。”

    “什么事?”

    “是不是你开车撞的豆子?”

    王怡涵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开车撞了豆子的车,在东陵路上。”

    “我干嘛要开车撞豆子的车?”

    “我正想问你呢。”窦志坚说话有点用力,刀口疼起来,他深深呼了口气。

    “根本没有这样的事,简直胡说八道!”王怡涵否定得很坚决。

    “我得告诉你,豆子认识交警大队长,现在警察正在查,用不了几天就能查明白。如果不是你干的就算了,如果是你干的,我劝你赶紧去自首。就算我们不做夫妻,我也不希望你和王子全都进去。”

    眼泪再次涌出王怡涵的眼眶,她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楚楚可怜地说:“原来你是怀疑我撞了豆子才去家里和我吵架的。你为什么要怀疑我?我怎么会对豆子做那种事?就因为你胡乱怀疑我,才让王子做了错事,你不觉得你害了自己也害了王子吗?”

    “先别打岔,我真不是吓唬你。如果查出来是你撞的,你再承认就晚了,那不是车祸,是谋杀,懂吗?”

    “窦志坚,没想到你这么不相信我。我们做了10年夫妻,你一点都不了解我!”

    “是,我承认我不了解你。”

    “你太自以为是了,什么都是你认为怎么样就一定是怎么样,你就是这么把我们的感情给毁了,把家给毁了,现在把王子也毁了!你为什么要怀疑我?为什么要去家里和我吵架?你是不是故意想激怒王子?你太狠心了吧?害我还不够,你把王子的一生都给毁了,你知道吗?”

    王怡涵的声音在静静的病房里显得很跳,窦子萍马上就冲到病房门前,推开房门,此时,护士站的护士好像也出来了。

    看到冲进来的窦子萍,王怡涵更加激动。“你爸他问我,是不是我开车撞了你。你看到我撞你了吗?看到了吗?”

    “你喊什么?!”窦志坚想制止王怡涵,用力太猛,疼得差点背过气去。窦子萍赶紧冲到病床前。

    “爸——”

    这时护士及时出现在门口,严厉地对王怡涵说:“喊什么?!”

    王怡涵哑了。

    护士冷冷地看着王怡涵:“这是病房知道不知道?要吵架外面吵去。快关门了,你赶紧走吧。”

    王怡涵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住自己,柔柔地护士说:“对不起,我是有点激动,太不应该了,我马上就走。”然后她又转向病床这边,用与刚才完全不同的语气对窦志坚说:“你可以错怪我,我不怪你。我敢对天发誓,绝对没做过那种事,如果警察查出来是我干的,我宁可坐牢!”

    为了赶紧结束目前的局面,窦子萍放下爸爸的手,走到王怡涵身边。“先回去吧,别想那么多。”

    没想到王怡涵一把抓住窦子萍的胳膊:“豆子,我知道你不一定喜欢我,但是看在我嫁给你爸爸10年,供你在美国上学的份儿上,你也应该相信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坏事。你给王子的钱,我领情,可惜的是,现在怕是王子也用不上了——”大批量的眼泪又喷薄而出。

    听到王怡涵这番话,窦子萍冲进来时的火气也灭了许多。“好吧,我们找机会再谈。”

    王怡涵又转向窦志坚:“志坚,咱俩脾气都太冲了,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吵架。我真后悔,如果那天知道你是为什么来,我怎么也不会跟你吵,因为我确实没做过那个事。我们应该好好谈,如果我们不吵,王子就不会冲动,现在一切都不一样——”

    “既然一切都发生了,咱们就面对吧。”窦子萍只好安慰起王怡涵来。“爸爸这边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他。你自己也保重,王子的事还得你料理。”

    “豆子,你现在还年轻,将来你也会结婚、生子,我希望你有一天能理解我。真的,如果可以替代,我愿意那把刀子扎在我身上。豆子你不知道,当时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如果能反应过来,我一定会挡在你爸身前,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护士在旁边呆了一会儿,感觉又到该说话的时候:“赶紧走吧,要锁门了,有话改天再说。”

    “回去吧。”窦子萍顺势拉着王怡涵的胳膊朝外走。

    王怡涵还有些迟疑,但也随着窦子萍走到门前。在门口她再次转过身对窦志坚说:“你好好养病吧。”

    “知道。你就别担心了。”

    王怡涵最后看着窦子萍:“那我走了。”

    “走吧。”

    好像还想说点什么,可终究没说出来,王怡涵跟着护士,在窦子萍的陪同下走出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