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2、十年前也想干掉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214字

    王怡涵、窦子萍和护士都出去了,病房里安静下来。

    窦志坚仰头看着天花板,乳白色的天棚底色上有一些黑色小点,好像在奶油蛋糕上撒了一层黑芝麻。窦志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是以什么话题开头,他和王怡涵很快就会进入吵架状态,而且吵到后来连开始想说什么都不记得了。

    自从女儿被撞,窦志坚就固执地认为那一定就是王怡涵干的。尽管豆子认识交警支队的人,可是交警办案的速度还满足不了窦志坚的要求,他心里的火越烧越大,那天中午也是没什么事,就直接冲回自己原来的家,本想当面质问王怡涵,结果两人一见面就顶起嘴来,而且越吵越凶,还没来得及说撞车这件事,王子就已经冲出他的房间,用一把水果刀结束了那场争吵。

    也许真不是王怡涵干的?冷静下来的窦志坚这样想。王怡涵应该知道假如她伤害窦子萍后果会怎样,她敢去要窦子萍的钱,因为她知道那点钱还不足以激怒窦志坚,可是她不敢伤害窦子萍,应该不敢。凭着他们十年夫妻间的相互了解,王怡涵这么聪明的人不会疯狂到那种地步。看来这一刀算是自找的。事到如今窦志坚觉得在整个事件中最不应该的就是把王子牵扯进来,这个孩子已经够可怜,现在可怎么办?

    窦子萍回来了,静静坐在爸爸病床边。

    “我第一次见到王子他还是个小不点儿。我真是很想把他当亲生儿子养大。这么多年我应该没有亏待过他,小的时候也常带他去游泳,去公园、游乐场。后来他慢慢长大了,和我越来越疏远,我以为是正常的青春期、叛逆期,他不愿意和我说话就不说,只要我对他没有什么不好就行了。没想到他会出手伤我,一点都不犹豫,也不害怕。我这么大人都没法想象怎么就能把刀插进一个熟人的肚子里,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就能这么大胆子?”

    “他是想为他妈妈出气。”停了一下,窦子萍继续说,“十年前我也有这个念头,想把王怡涵干掉,为妈妈出气。”

    窦志坚睁大眼睛看着窦子萍。“真的吗?”

    “真的。我也想用刀,我觉得那种冷冷的东西很酷,很爽,再加上鲜红的血,应该很过瘾——”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其实每个人都有犯罪冲动,这是被科学证明的。只是有的人实施了,而大多数人没有。所以有些杀人犯和良民没有本质区别,如果在出手那一刻他们收手了,就是普通人,和你我一样,但是他们做了,也就不再有回头路。”

    “真是后怕!我差点彻底毁了你。”

    “没事。我那时候已经有法制观念了,知道杀人得偿命。最重要的是我怕我真死了你和妈妈会难过,下辈子都不会有幸福了。你看我很自恋吧?”

    “多亏你有点自恋,不然就惨了。”

    窦子萍笑了,一脸的灿烂阳光。这么好的女儿也曾经想过杀人,窦志坚真是万分后怕。

    “撞车的事就交给警察好了,你又何苦自己去查?”

    “他们查得太慢。”

    “慢就慢吧,办案子没那么容易。况且,就算是王怡涵干的,她能在你面前承认吗?”

    “当时我觉得一定是王怡涵,这个念头一直在我心里,所以那天中午才去找她。人有的时候认准一件事就陷进去了,很难拔出来,现在想想也许真不一定是那么回事。王怡涵爱使一些小阴招,让她痛痛快快伤人应该还没那个胆儿。”

    “你是太急于为我报仇了。结果伤了自己不说,还把王子牵扯进来。”

    “我自己活该,都这么老了做事还毛毛糙糙。王子可怎么办呢?”

    “王子现在很麻烦,他已经触犯了刑法,警方也介入了,想没事是不可能了。”

    “其实王怡涵不是来看我的,是来求我的,包括你,她是来求我们放过王子。”谁说窦志坚不了解王怡涵?

    “就算我们不追究,也只能是减轻处罚,不可能跟没事一样。”

    女儿是跑政法的记者,她说的话一定没错。如果王子真被教养,这一生都会是个沉重的包袱,况且他才14岁,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那些被教养的孩子在一起怕是学不出什么好来。

    “王怡涵真是小聪明大傻瓜。一定是她总在王子面前说我的不是,让王子恨我。这下可好,王子真替她出气了,结果呢,把孩子给害了!”

    窦子萍已经看出爸爸的心思,他根本不想追究王子,甚至还想帮他。

    “你就别着急了,等我找人咨询咨询吧。还是那句话,不管怎么样我也算是他姐姐。”

    窦志坚伸出大手,窦子萍把小手放到爸爸的掌心里。窦志坚握住女儿的手。“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这点像你妈妈。”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是。不管大人们有多少错,都不能让孩子承担结果。我做得太差了。对不起,闺女——”

    一周以后窦子萍上班了,她脸上的小伤已经看不出来,额头上的伤用刘海挡着点也不至于太惹人注目,上班之前她和爸爸商量,干脆就说是和爸爸一起在车上被撞了,这样解释起来比较简单。

    窦子萍在办公平台一出现,果然遭到同事们的严重慰问,都说她是流年不利,不过否极泰来吗,从此以后就该一切转好,等着财源滚滚,桃花盛开吧!关心也好,祝福也好,请吃香香也好,窦子萍一律深表感谢,全盘接下。

    同事们张罗的活动薛仲乾全都参加,表现很正常。因为窦子萍下班之后还要去医院,在平台上时间不多,所以开过例会之后薛仲乾又把窦子萍单独留在玻璃房子里。

    他们先谈了几个报道选题。虽说是带薪休假,工资不受影响,可是不写稿子就没有稿费,而报社的底薪低得可怜,带薪也没几个钱,所以每个休过假的人上班以后还是要想办法把差的稿子补上,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稳定收入。本来窦子萍不想再补了,可是薛仲乾一片好心,早已为她琢磨了几个选题,这会儿要是拒绝有点不知好歹的意思。

    说完选题,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自从去过一次医院之后,薛仲乾就没有再见到窦子萍。他们偶尔会发个短信,可是却不再有恋人的感觉,曾经拉近的距离这一次又拉远了,没有人说为什么,仿佛很自然地又回到过去,回到他们只是同事和上下级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