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想给他个大嘴巴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734字

    黄小娟企图敲诈王丽,结果在王丽的唆使下转而敲诈何幕,何幕到宾馆进行交易,黄小娟找吴娇丽替她收钱,结果何幕杀了吴娇丽。在短短几秒钟时间内,窦子萍在脑子里做了如上推理。

    “是何慕杀的吗?”窦子萍看着赵大伟。

    赵大伟摇头。“应该是他老婆吧,小娟是这么说的。”

    完全出乎窦子萍意料。她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外。还好,平台上还有几个同事,薛仲乾也还在他的位置上。这么重要的时刻,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在场,她会感到害怕。

    “怎么可能?”窦子萍继续与赵大伟交流。

    “小娟说她当时就觉得怪。先是没想到那女的能和她一块儿设计诈自己家的钱,她还寻思那女的是不是想和她分钱,可到最后那女的也没提钱的事。住的地方也是那女的安排,啥也不用管,就去住,等拿到钱呢,赶紧就走,也不用退房。那老爷们儿拿来10万块钱,前脚出门,小娟后脚就拿东西走了。那女的还特意嘱咐不用锁门。后来不就出事了吗?”

    “何幕送钱的时候,只有黄小娟一个人在宾馆房间吗?”

    “嗯。”

    “她没有同伙?”

    “没有,就她自己。”

    “黄小娟来找我的时候说,在宾馆死那个女的是她亲戚。你能肯定小娟没找人帮忙?”

    “能肯定。她就是自己去的,从头到尾就一个人。10万块钱,找人还不得跟人分?小娟没那么傻。”

    为了不分钱才杀死吴娇丽吗。

    窦子萍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以后赵刚他们会了解清楚的。“死在那个房间的女人有可能是任何人杀的,门不是没锁吗,小娟怎么能肯定是何幕老婆干的?”

    “反正小娟说那老爷们儿好像真是不知道这里边有扣儿,急赤白脸地折腾好几趟,钱都给小娟了,他干啥还要杀人?小娟合计死那个女的八成是知道老婆子背后鼓捣事才送命的。”

    王丽设圈套让黄小娟敲诈何幕,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是想教训出轨的丈夫吗?那吴娇丽又是谁?为什么在这场家教中她到送了命?

    “不合道理,如果何幕的老婆要杀人,她会直接杀小娟,再把钱拿回来,不是吗?”

    “谁知道了。反正死那个女的小娟也不知道是谁,那个房间一直是她自己住,没有别的女的,她走了房间就空了。小娟分析呢,这件事从明面上看是小娟和那老爷们儿的事,可是他老婆一直都躲在暗地里,除了小娟谁也不知道她和外人一起琢磨自己家老爷们儿。她不让小娟锁门,肯定就是还想整点什么事。反正人是死在那个屋里了,你说那老娘们儿有没有事吧?”

    窦子萍不想和赵大伟一起分析火凤凰宾馆的案子了,她要知道后边发生的事。“所以小娟想再与何幕的老婆谈谈条件是吗?”

    “小娟说这回能要着大钱。那女的肯定怕小娟跟警察说她们干的事,不管那个人是那女的杀的还是她老头儿杀的,都是人命案子,让警察抓住就好不了。为了封口,钱少了指定不行。”

    “这么危险的事你还敢让你老婆去做?”

    “我就想着钱了。上次小娟去沈阳,没几天就拿回10万块钱来,我以为这次也错不了。况且听小娟说那个女的瘦巴巴的,不能把她怎么地。你是不知道,小娟可有劲儿了,一般人和她动手,老爷们儿也占不着啥便宜。我寻思这次要是再弄点钱回来把饥荒全都还清了,以后日子不就好过了吗。”

    嫁给这样的男人真够悲剧的。窦子萍强忍着气愤继续问赵大伟:“她和家里失去联系你也不担心吗?为什么不马上去报案?”

    “我以为她们正商量呗,小娟要的一定不是小数儿,再有钱的人家也得张罗张罗不是?”

    “后来知道小娟出事了,你怎么还不说呢?”

    “我怕他们让我还钱。小娟拿回来那10万块钱我立马就还债了,真没有钱往回退!”

    窦子萍简直无语,难道钱比妻子的性命还重要,比为妻子报仇抓到凶手还重要吗?!当一个人的世界中只有钱的时候,也许就是这么冷漠,这么愚蠢,这么禽兽不如。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窦子萍严重鄙视对面这个男人,可她明确知道自己是有社会责任的人,不能以自己的好恶影响工作情绪,她必须把这件事处理好,因为它事关几个人的生死。

    “你认识警察,能不能帮我说说话,我真是没钱还那10万块,当初要是再分有办法,我也不能同意小娟再去弄钱,现在她把命都搭上了,要是这10万块钱还保不住,我儿子就没法活了——”

    亏他还是个父亲,亏他还有脸提他的儿子。窦子萍按捺住因为种种原因而狂跳的心,咽了口唾沫。“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向警察说明情况。”

    “那钱的事——”

    “你要明白,那10万块钱不是合法收入,就算小娟搭上性命也还是非法所得。”窦子萍实在忍不下去。“你也知道,案子就要破了,警察已经找到那个女人,说不定现在她把什么都说了,所以不管你说不说都会真相大白。我现在能帮你的就是说明情况,表明你协助办案的态度。其实警察已经问过你好多次,你什么都不说,已经影响破案了,如果你现在还不主动一点,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你知道吗?”

    “我知道,要不能来找你吗。我是怕警察一生气不仅要把10万块钱拿走,再把我抓了,那就更赔了。”

    “明白就好。你等我一下吧,我安排下,我们就去见警察。”窦子萍站起身。在她出玻璃门之前,赵大伟又说了一句:

    “钱的事你怎么也得帮我说说话呀,哪怕少留一点呢——”

    窦子萍很想给赵大伟一个响彻云霄的大嘴巴子。

    站在玻璃门外,窦子萍长长出了一口气,她朝薛仲乾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位还在认真工作。

    “你个大傻瓜,认识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此刻窦子萍已经顾不上薛仲乾,她不敢走得太远,怕赵大伟再像黄小娟一样跑掉。窦子萍拿出手机,抓紧时间给赵刚拨过去,祈祷他一定要接电话,结果赵刚马上就接了。

    “黄小娟的丈夫赵大伟在我办公室,他告诉我一些事,有关黄小娟和王丽的,并且同意我陪他一起见警察,你能不能马上过来?”窦子萍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抖。

    “他在办公室什么位置?”

    “会议室里。”

    “你呢?”

    “我出来了,在会议室门前。”

    “别进去了。我会安排附近的人先到,我随后就到。记住我以前说的话吗,保护自己的安全。”

    “记得。”

    他们没有说再见就双双撂了电话。

    窦子萍感觉到热血再次涌向头顶,仿佛置身“24小时”的指挥中心,尽管赵大伟不是黄小娟,更不是王丽,但他也是这个案子的一部分。黄小娟曾经从这里离开,几天后变成碎尸,赵大伟不会再有那样的遭遇,不会了。

    事实越来越清楚,案子就要破了。此时窦子萍再次看向薛仲乾。当他们把彼此作为爱人的时候,窦子萍已经准备好,等这个案子破了以后她就离开这个部门,乖乖地做薛仲乾的女朋友。现在案子真是要破了,可是案子中的核心罪犯却与薛仲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猛然间窦子萍明白了当初薛仲乾要给她换线儿的理由,他一定是怕自己知道他和王丽的关系——可惜,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爱上一个人究竟要经受多少考验?

    “谁是窦子萍?”两个穿便衣的男人在大厦保安引领下出现在办公室门前。

    “我是!”窦子萍站在原地没动。

    两个便衣低声对保安交待些什么,然后走到窦子萍身边。此时包括薛仲乾在内,还留在办公平台的人都朝窦子萍这里看着。

    “人在里边?”一个人问话,另一个人已经盯住玻璃房子里的赵大伟。

    窦子萍点头。

    两个便衣推门走进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