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那一刻终于到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228字

    窦子萍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做,正在犹豫间,薛仲乾已经朝她走来,几乎是下意识地,窦子萍迎着薛仲乾走过去。

    “没事。”窦子萍把薛仲乾拦在离他座位不远的地方。

    “他们是干什么的?”

    窦子萍想了一下。“警察。里边那个人是黄小娟的丈夫。”

    “黄小娟的丈夫?”

    “对。别问我太多。等一下赵刚就到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薛仲乾心中是有很多问题想问窦子萍。本来准备等下班后去医院找她,薛仲乾决定要在今天和窦子萍谈一下王丽被抓的事,假如今天他们谁都不找谁,也不提王丽被抓的事,那就太奇怪了。尽管薛仲乾还没有勇气把他和王丽的关系原原本本告诉窦子萍,他心里也明白,窦子萍很快就会知道全部,而且很有可能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比如说赵刚。薛仲乾想象着窦子萍知道后的样子,他忽然很紧张地发现,或许窦子萍知道以后就是现在的样子!既不责备也不原谅,甚至不说破就远远离开他。

    不可能,现在窦子萍不可能知道,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和王丽的关系,至少现在赵刚也不知道,一旦赵刚知道了自己就不可能还有自由,可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太奇怪了!所以薛仲乾决定今天一定要和窦子萍谈谈,切入点就是王丽被抓的事,他们因为何幕被抓多次谈到过王丽,现在王丽也被抓了,他们谈论一下道理绝对说得通。不过薛仲乾隐隐地感到害怕,怕他们谈着谈着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而现在情况变得更加复杂,黄小娟的丈夫竟然找到单位来见窦子萍,关于这个案子窦子萍到底知道多少又介入多少呢?

    赵刚很快就到了,他到的时候,窦子萍正和薛仲乾一起站在薛仲乾的工位旁,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相互陪伴着等待。

    看到赵刚,窦子萍马上走过去,而薛仲乾却没有动。他也见过赵刚,当然没有窦子萍熟,他没动一是因为眼前发生的这件事他不好参与,二是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赵刚,他知道以后与他打交道最多的人应该就是赵刚了。

    小群已经直奔会议室。赵刚根本没在意薛仲乾和其他人,低声对窦子萍说:“别怕,没事了。”

    “哦,他们到得很快。”

    “你还好吗?”

    “我没事。”

    “那就好。”

    “等一下用不用我也一起过去?”

    “不用。我明天单独找你。”

    “好。”

    “该下班了吧?”

    窦子萍明白赵刚是在缓解她的紧张,可能刚才打电话的声音暴露了自己的胆小。“是,该下班了。”

    他们说话间,小群和那两个便衣已经和赵大伟一起走出会议室,离开办公平台。走廊里好像还有人,也跟着一起走了。

    等他们都走干净,赵刚又转向窦子萍:“用不用送你回家?”

    “不用,我去医院。”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嗯。”

    “那我走了。”

    “好。”

    此时赵刚显得一点都不果断,说走身子却不动,也不知道外面那些人是不是在等他。

    “赶紧走吧,我没事。”窦子萍只好催他。

    “好。”临走前赵刚对窦子萍点了下头。他的点头和离开前的眼神都很有力度,让窦子萍感到踏实。

    窦子萍的目光一直追随赵刚的背影直到消失。这一切被不远处的薛仲乾全部看在眼里。薛仲乾知道很多人喜欢窦子萍,没错,一个好女孩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他会坚定站在窦子萍身边,管你们是谁,她是我的!

    警察们一离开,一直鬼头鬼脑的同事们开始朝窦子萍这边围拢过来。

    “各位亲们,我什么都不能说,协助办案,大家理解哈!”窦子萍赶紧消失在自己的工位里,大家也就不好再问什么,各自散了。

    那天晚上薛仲乾放弃了找窦子萍谈话的想法,因为在窦子萍离开办公室前,薛仲乾问了一句:“王丽被抓,你知道了吧?”窦子萍的回答是:“领导,我现在一点都不能谈关于这个案子的事,你懂的。”

    对于这个“你懂的”,薛仲乾的理解是怕泄露案情,不方便说,窦子萍也希望他这么理解,总之不要跟她谈王丽就对了。而且窦子萍匆匆离开的样子也让薛仲乾原本就不足的勇气再次衰减。听天由命吧!

    何慕日思夜想的那一刻终于到来。

    走出拘留所大门,看到高楼、绿树,闻到雾霾的气味,被汽车喇叭声催促,世界原来是这么美好!

    来接他的只有律师黄汉,何幕的家人一个都没出现。黄汉首先把何慕带到洗浴中心,让他好好泡了个澡,做了一次全身按摩,然后请他吃了一顿烧烤。吃这个当然是何慕提出来的,他很享受那份烟熏火燎,也不在乎刚刚洗干净的头发沾满烤肉味。一盆肥牛肉,一把熟筋、鸡翅、羊肉串,还有两个羊蛋,再加一碗大冷面,何慕几乎是一语不发地吃完,然后抬起头看着黄律师。

    “到底是谁干的?”何慕终于想起问这件事了。

    “一言难尽。反正以后有得是时间说这个。你不想先好好放松一下吗?”

    “也是,管他是谁呢,和我没关系就行。单位那边,警察给出证明手续了吗?”

    “这些你就交给我吧。一切都没问题。”

    “好。”

    黄律师叫服务员买单。刚才洗澡就是黄律师买的单,这次何慕对黄律师说:“我来。”钱包已经还给他了,里边还有些钱。

    “算了,这次我请。”

    何慕觉得自己变得迟钝,他已经不适应叫人买单这种事,眼睁睁看着黄律师付了款。

    “好了,走吧。”黄律师揣起钱包,已经起身。何慕还呆呆地坐着。

    “咱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

    听到“回家”两个字,何慕的心紧了一下。也就是说他马上就要见到王丽,或许还有她父母,他们应该正在家里等着审他吧?此时何慕忽然觉得吃饱喝足了还不如回拘留所去,至少那里的人只是就案子审他,而王丽和她父母要审的可不只是案子,一定还有很多很多别的东西掺在里边,而那些东西是他特别不想面对的。

    虽然何慕并不希望王丽来接她,但是他很清楚,王丽来和不来释放的信息完全不同。如果她能来,说明她还爱他,即使是恨也是由爱生恨,可是她没来,即不考虑给他面子,也不希望和他沟通,说明她的恨又更深一层,现在何慕还不能肯定这更深一层的恨是不是源自于更深一重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