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怨恨袭上心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2本章字数:2429字

    王丽是个长相平常的女人,用美女的标准衡量,她根本不在考虑之列,一般赞美她这种女人通常会用“长得很中国”,或者“有味道”、“气质不错”这些词。而何慕在男人中绝对可以用英俊来形容,他个头高,五官不错,宽肩膀,除了前些年有点乡土气息外,基本算是才貌双全。何慕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出身贫寒,他一定会找个超级美女做老婆。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不仅老婆是这个水准,就连元华也只能算是小镇里的风流娘们儿,距离何慕心中风华绝代的美女还差十万八千里。何慕忽然想,如果当初他不娶王丽,不要他父母的帮助,就去找一个让他心里刺挠的女人会怎么样?大概他就不会再对元华动心了吧?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灾祸,就算起步的时候难一点,以他的才华总不会混得太差,至少会比现在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好得多。这么一想,何慕对王丽及其她父母的怨恨袭上心头。

    黄律师的车越接近何慕在城里的家,何慕的情绪就越糟糕。车终于停在社区大门口,黄律师的一路护送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们约好第二天见面。

    从那天在停车场被拿下,到现在走进熟悉的大门,似乎什么都和原来一模一样,可是何慕看到它们的心情却大不相同。这处房子是他们买的第二个房子,价格很高,可是王丽和他都很喜欢这里的周边环境,所以买到手以后就搬过来住了。住在这里的几年一切都很顺,直到那天晚上他看到门上贴的广告——

    如果那天他没有理睬那个广告,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呢?也许第二天王丽下夜班回来会看到那张纸条,然后对他大发脾气,他可能会不承认。那样的话王丽一定会去火凤凰宾馆1206房间找那个女人,如果他拦着就说明纸条上写的是真的,如果他不拦,王丽就会见到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会把他和元华在一起的很多细节告诉王丽。王丽会怎么样呢?会马上和他离婚吗?会去公司找他们领导告发他吗?现在想来,不管王丽怎么做,结果都会比现在好很多,至少他不会被卷进杀人案,也不会在拘留所里度过这段日子。这么说来王丽既是他的克星也是他的福星,难道不是吗?

    乘电梯上楼,终于又站在自家门外。门还是那个门,门上干干净净,没有对联更没有广告。何慕掏了下兜,钥匙也还给他了,他还是这个家的主人。不过也许不用钥匙更好些,既然知道他出来,家里应该有人吧。想了想,何慕决定按门铃,给里边的人和自己一个准备的过程和时间。

    门铃响过两遍,传来脚步声。何慕无法辨别是不是王丽的脚步,尽管他们已经夫妻多年,但是他对王丽似乎还没熟悉到这种程度。门开了,出现在何慕面前的不是王丽,而是王丽的父亲,他的老丈人,那位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王教授。

    两个男人的目光相对数秒,都显得有些尴尬。

    “爸——”平时何幕很少叫爸,他知道在这位老丈人心里并没把他当儿子。在这么特别的时候他叫出“爸”来,自己也觉得很别扭。

    王教授把门开大一些,然后自己让在一边,肢体语言是“请进”。

    何慕走进家门,拖鞋已经放好,他换了鞋走进客厅。什么都没变,可是又好像什么都变了,这就是所谓的物是人非吧。

    “坐吧。”王教授终于开口了,好像他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他还给何慕倒了一杯茶,看来是已经准备好了。

    从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里接过那杯热茶的一瞬间,走出拘留所后一直填充在何慕身体里的那股真气突然出现泄露的症状,他感到自己无可挽回地塌陷着,像一座正在被放气的高大宏伟的拱门。

    “先喝点茶吧。”王教授的语气很像对一位刚刚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患者。

    坐下之后,又喝了几口热茶,何慕感觉自己硬实多了。

    “王丽不想见我,是吗?”何幕看着茶杯问。

    老丈人半天都没出声。

    何慕抬起头,看到老爷子的眼眶已经红了。他没想到老丈人的反应会是这样。从一开始就没看好自己的角度,老丈人可以表现出先知先觉的蔑视;从没有阻止女儿嫁错汉的角度,老丈人可以表现出追悔莫及的悔恨;从父亲对半老女儿心疼的角度,老丈人可以表现出家长式的愤怒,可是此刻,对面这个著名外科医生却只剩下苍老和无助,好像刚刚从拘留所里出来的不是何慕而是他老人家自己。

    何慕有点蒙了,因为老丈人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任何的脆弱和感性。看来王丽真是气坏了,刚想到这儿,何慕倒吸一口冷气,会不会是王丽又玩自杀?难道她——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警察不说,黄律师也应该告诉他——何慕愣愣地看着王教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王教授终于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把脸擦干净,抬起头。

    “是我让律师不要告诉你。我觉得这件事由我来告诉你更合适。”

    何慕预感到大事不好。

    “小丽她——”王教授停住了。

    “出事了?”何慕轻轻地问。

    王教授看着何慕的眼睛,此时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与理智。“出事了。警察把她从医院里带走。她已经承认,人是她杀的。”

    何慕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他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

    “她杀了两个人,一个是在宾馆,一个是在沈北的房子里。”

    “什么?王丽杀了人?”

    “你能出来,就是因为她承认人是她杀的。”

    “她是为了救我吗?”何慕能问出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他太过自作多情,看来他潜意识中把自己高估太多,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他一直认为女人们都爱他爱得义无反顾,甚至不惜为他挺身而出,冒死相救。

    “你没听清楚吗,人是她杀的。”王教授没有心情探讨何慕的自恋情节。

    “她,她为什么要杀人?”

    王教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封信。“这是小丽写给我和她妈妈的,她已经预感到要出事了,所以事先写了这个。你要看看吗?”

    何慕伸手接过那封信。信不长:

    爸、妈,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一定是出事了。

    我做了一件你们永远都想不到的事。这件事虽然有点不合常理,有点残忍,但是我并不后悔。我这辈子不长,不过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我给自己选了丈夫,不管你们是不是同意,想嫁就嫁了。当我发现他对我不忠时,我想报复他,不管用什么方法,想报复就报复了。我没有委屈自己,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办,所以也没有遗憾。

    我走了以后你们俩好好照顾对方吧。因为我是以这样的方式走的,大家一定会议论,别管他们,该吃吃,该睡睡。最重要是别想我,我和你们的缘分就这么多。保重吧。

    没有落款,也没有时间。

    何慕把信放在茶几上,他看到自己的手有点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