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该来的终于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223字

    老丈人把王丽的信拿回去,小心叠好,放回衣袋。

    “小丽早就知道你在外面有人,她谁都没跟谁说,一方面是还不想放弃你们的婚姻,毕竟是费了那么大劲才在一起的。另一方面也是不甘心,如果你们离婚,她为你付出的那些心血就全都白费了。可她的脾气你知道,不可能轻易放下。那个敲诈你的女人其实是先找的小丽,想敲诈她,结果勾起了小丽这么多年的愤怒,她感到忍无可忍,同时也觉得是个机会,所以将计就计,和那女的一起设了计,想让警察认为宾馆里那个人是你杀的。”

    “她和那女的一起设计害我?”

    “因为你先伤害了她。”

    老丈人锋利的目光,让何慕高起来的声调马上又降下去。

    “就算我在外边有过女人,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我和那女的早就断了,而且那女的都已经死了!她至于要杀人来陷害我吗?”

    “你一直以为小丽根本就不知道你在朝阳的那些事吧?”

    “她知道?”

    王教授瞟了一眼这个本来就打心底不认可的女婿,对于下面要说的话更加的不想说出口。这个经常与死神争夺生命的人,多么希望当年能有足够的力量把这个小子拒于家门之外,可惜一切都无可挽回地发生了,他只能面对,就像每次面对死神一样。

    “知道。”

    “她,怎么知道的?”

    “朝阳那个女人到医院找过小丽,说怀上了你的孩子,让小丽和你离婚。为了保住这个家,保住自己的面子,最后小丽给了她10万块钱,那女的才同意打掉孩子,从此不再找你。”

    何慕觉得脑皮发麻。元华去找过王丽?她怎么敢?!女人,你们到底都是他妈的什么动物?!

    “死在宾馆那个女人,你可能都忘了。但是你应该记得你在抚顺干过什么事吧?一夜风流之后,你竟然把那个女人招揽生意的名片带回家来。小丽看到了,偷偷把名片收起来,没对你说什么,更没对你发火,她是在等报复的机会。这次那个敲诈她的女人去医院找她,想拿朝阳的旧事再敲她一笔,小丽觉得机会来了,她要利用那个女人给自己报仇。所以按照名片上的联系方式,去抚顺找到那个‘小姐’,说要给她介绍一笔大生意,那女的真就跟着来沈阳了,而且乖乖听小丽安排,一直到送命。”

    何慕又一次被炸弹击中,感觉自己已经体无完肤。他用很长时间才把自己散落一地的各种部件拾掇齐全,不过已然底气全无。

    “所以死在宾馆那个女人也是因为你对小丽的背叛才送的命。”老丈人的声音冷冷的,似乎每次让死神退却的不仅仅是他手中的手术刀,还有他身体中的气场。

    “她,何必费这么大劲,离婚不就完了吗?”何慕已经站在崩溃的边缘。

    “我也希望她和你离婚,更希望她根本就没嫁给你。”

    何慕感觉得到王教授也快到极限了,他警告自己,此刻千万要控制住自己,不要激怒老爷子。既然做护士的女儿都能杀死两个人,这个著名外科医生为了女儿说不定也会痛下杀手。

    “小丽,她是怎么做的?”何慕赶紧把话题拉回到案子上,现在看来说案子要比揭开案子的起因更安全些。

    “先下毒。”

    何慕一机灵,下意识看了下手里的茶杯。

    王教授注意到何慕的举动,冷冷地看着他。

    反正已经喝了,就算有毒也来不及,何慕硬撑着继续和老丈人说下去:“那是个宾馆,来来去去总有人,她怎么把那女的弄到那个房间里去?”

    “其实小丽和那个女的就在隔壁,她一共开了两间房。你送钱的时候她把房门打开一些,可以听到开关门的声音。你们了走以后,她就把那女的带到隔壁房间,假装一边喝饮料一边等人,她在那女的饮料里下了毒。后边的事就简单了——”

    老丈人诉说杀人时的淡定让何慕更加不寒而栗,他不敢再问具体细节。“既然警察已经把我抓进去,这个计应给是成功了,把我判了不就完了吗,是哪儿出了差错?”

    此时老丈人已经摆脱了自己的情感控制,看惯生死的他好像在说一件平常之事。“拿走你10万块钱那个女人太贪心。知道你被抓了以后,她怀疑小丽和杀人案有关,又想大大地敲诈小丽一把。如果没有后边这个案子,现在在里边的应该还是你。”

    何慕不敢再看老丈人的眼睛。尽管凶手不是他,他也明白自己不占什么理,特别是现在王丽杀了两个人,生的希望几乎没有,王丽的父母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景,而这不幸的源头似乎就是自己。至少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当初我把女儿嫁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该来的终于来了。何慕原本已经想到回家之后会面临老丈人的如此质问,可是现在的情形比他预想的严重1000倍。何慕告诫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是不要吃眼前亏的好。

    “对不起,爸——”何慕深深低头,喉咙被压住了,声音显得颤抖,仿佛略带哽咽。

    “我告诉过你离开王丽,你们不合适,你为什么不听!她是我和她妈妈的掌上明珠,我们从小就宠着把她养大,从来不逼迫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学习好坏我们都不会责怪她,我们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她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快乐生活。因为我们都是医生,一辈子在医院里看惯了生生死死,人的生命其实非常脆弱,我们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一切都没问题,直到你出现。我不知道小丽为什么会喜欢上你?!”

    老丈人的话像刀片一样从耳边飞过,何慕一言不语,就算千刀万剐他也准备挺着。

    “因为你,小丽将要失去她的生命,我们将要失去惟一的女儿。我今天等在这里,亲口告诉你这一切,就是要让你知道,你虽然没有犯法,你可以逍遥法外,甚至再找一个老婆生儿育女,但是你犯的罪会一直跟着你。我不相信鬼神,但我相信报应。小丽如果真走了,她是不会放过你的,她爱你,更恨你,这两种感情都会让她不离你左右。你的未来比我们还要可怕,不信咱们走着瞧吧。”

    老丈人停下了。

    何慕一直低着头。

    他感觉到老丈人站起身,走向大门,穿了衣服和鞋,打开房门,一直到房门“咣当”一声又关上,何慕才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