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5、就在楼下咖啡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379字

    窦子萍当然没有拨那个电话。

    她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不管薛仲乾要跟她谈什么,或者对她做什么,她都要弄明白自己在薛仲乾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当然,前提是她不相信薛仲乾真会伤害她。

    按照刚才电话里说的,窦子萍先打车回爸爸公司,警察一定也跟着来了。她准备就在大厦一楼的咖啡厅见薛仲乾。万一薛仲乾疯了,保护她的警察也会马上出现。可是警察们会马上出现吗?又没有他们的电话,他们怎么会知道窦子萍出事了?只在路上跟着有什么用啊,即使在这个楼里或者在报社楼里都可能有危险啊?所谓24小时保护,赵刚是不是在吹牛呢?

    楼下的咖啡厅生意寡淡。窦子萍进来的时候,只有3桌客人。一个女孩躲在角落里看ipad;两位中年男子在谈事情;只有一桌比较活跃,两个老外男青年和两个中国妞儿,他们应该是在闲聊,所以不时传出笑声。窦子萍找了个可以看到吧台的位置,她的想法是让吧台的人能很方便就看到她,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好有个照应,而且这里距离门口也不远,需要逃跑的话她可以先行一步。

    坐定以后,窦子萍先给爸爸打了电话,说自己就在楼下咖啡厅呢,约了一个朋友谈点事,不会很晚就上楼了。然后她拨通薛仲乾的电话。

    还是那首《烟花易冷》,没唱几句薛仲乾就接起电话。窦子萍以前告诉过薛仲乾她爸爸的公司在哪儿,所以就直接说:“知道我爸的公司吧?”

    “知道。”

    “我在一楼咖啡厅等你。”

    “好,不过我可能会稍微晚到一会儿,你先弄点吃的吧,别饿着。”

    多好听的声音,多诱人的语气,多温暖的男人,怎么会和王丽扯上关系呢?怎么可能卷进杀人案呢!

    知道薛仲乾要晚来,窦子萍决定先上楼去看爸爸。果然家里没有客人,只有小董和公司的一个女孩在,他们已经叫了外卖,正在准备给爸爸开饭。

    “我也吃点。”窦子萍洗完手,凑到爸爸身边。

    “不是约了人吗?”

    “他得晚一点到。”

    “什么人啊这么不讲究?”

    “我们领导。”窦子萍想让爸爸知道她一会儿要见的人是谁,那毕竟是一次有危险系数的约会呀。“对了爸,你那把玩具手枪在这边吗?”

    窦志坚停下筷子看着女儿:“干嘛?见你们领导需要带枪吗?”

    “啊。领导都是危险人物,你那把玩具枪正好适合他。”

    “别闹了。”爸爸不认为女儿是在正经说话。

    “一会儿也可能出去呢,要是在这边你就借我玩玩呗。”

    “没在。不是你说的吗,千万别拿出去摆弄,万一被警察看见可就麻烦了。”

    “好吧。”

    一直到8点多,薛仲乾才打电话说他到了。窦子萍穿戴整齐,乘电梯下楼。也怪了,刚才告诉爸爸等下要见领导,爸爸竟然毫无八卦精神,没有问一句有关领导的话,更别说问他们的关系了。难道爸爸未卜先知,已经预料到他们没有未来?

    窦子萍再次走进咖啡厅的时候,薛仲乾已经坐在一个角落里,那是咖啡厅最隐蔽的地方,不仅吧台关照不到,要想离开也很不容易。谁让你自己放弃了有利地形?如果现在让薛仲乾坐回到刚才窦子萍选的位置,他会不会马上就察觉到不对劲?算了吧。既来之则安之。

    “嗨!”窦子萍打着招呼,在薛仲乾对面坐下,她想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自在,遗憾的是接下来的几秒钟还是出现了尴尬局面。“家里出什么事了?”窦子萍受不了尴尬的气氛,只好匆忙开口。

    “没什么大事。”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因为没什么大事吗。”

    就是回去看一眼父母呗。窦子萍心里想。

    “叔叔的伤恢复得好吗?”

    “不错,医生说爸爸恢复算快的。他现在除了喝酒以外已经开始疯狂工作了。”

    “你继母的儿子呢?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你怎么回事?才一天没见就像隔了半辈子似的,能有什么进展?”

    “是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崩溃,你是回家了吗?不会是被外星人抓走洗脑了吧?”

    薛仲乾点的咖啡来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他们俩专心致志地忙活了一阵咖啡,添奶、加糖,然后各自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再放下杯子,四目相对。对视持续了几秒钟,薛仲乾先挪开视线,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就是很多电影里男主送给女主的那种黑色小盒子。薛仲乾把小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用手指头推到窦子萍面前。

    “打开看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窦子萍忽然想到那种邮件炸弹,只要一打开盖子,“嘭”的一声就会爆炸。她眼睛瞪着小盒子却迟迟不动手。薛仲乾等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拿起盒子,打开盒盖,让盒盖背朝着窦子萍又放回桌子上。“转过去看看。”

    既然已经打开了,应该不会是炸弹,难道这个炸弹需要一转才会爆炸?好吧,拼了!窦子萍把盒子转向自己,虽然没有发生爆炸,可是效果也差不多。因为盒子里装的东西正是电影中男主送给女主的那个东西——一枚闪亮的钻戒!

    “你确定这是送给我的?”

    “当然。特意为你选的,所以才来晚了。”

    窦子萍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半天又闭上。

    “别想多了,只是个礼物而已。”薛仲乾很平静,就好像给窦子萍带来的是一支口红或者一瓶香水。

    “可是这个礼物有点太贵了吧?如果不是假货的话。”

    薛仲乾笑了。“你就当它是假货好了。”

    窦子萍又看了一眼钻戒。“应该不会是假货。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

    “因为我对钱有了新的认识。既然是身外之物,不如送给朋友,让朋友高兴。”薛仲乾话说得轻轻松松,不是大彻大悟就是神经失常。

    “可是——”

    “别再问了。我就是想送你这么个礼物。没有别的意思,真的。”薛仲乾又伸手把盒子盖上。“拿着回家吧。我没事了。”

    薛仲乾忽然结束谈话反到让窦子萍没有准备。“不是说要谈谈吗?”

    薛仲乾把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很长时间没和你单独见面,今天特别想见一面。”

    这时咖啡厅里那几个西洋男和中国妞儿起身结账。一直到他们彻底离开,薛仲乾和窦子萍谁都没有再说话。咖啡厅里更加安静,轻轻的音乐声在空中飘荡,仅有的几桌客人都很低调,简直不像在沈阳的咖啡厅里。

    薛仲乾似乎真要结束这次会面。不行,这样可不行,窦子萍不会就这么拿了人家的钻戒转身离开,她决定就在今晚要和薛仲乾谈清楚,可是怎么谈,谈到什么程度还都没想好。窦子萍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接下来的时间对他们两个来说将是非常重要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