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最终目的准备逃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264字

    “既然你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一件事。我们认识这么久,只有这件事我没对你说实话。” 窦子萍决定从这儿说起,至于接下来能说成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我头上的伤不是摔的,是出车祸撞的。”

    “车祸?”

    薛仲乾离开椅背,两条胳膊放在桌子上,身体前倾。窦子萍感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这让她多少有点紧张,不仅因为薛仲乾的脑袋就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更因为她马上要提到的名字将会是“王丽”。

    “那天,回家去吃饭,在路上有一辆车撞了我。车撞得很厉害,我到没什么大事。爸爸赶过来后一定要我去医院,我就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

    “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时是有点懵了,爸爸来了以后就全听他安排——”窦子萍觉得没法说出怕薛仲乾过来后他们的关系会曝光之类。

    “可是之后我们也联系过——”薛仲乾一点都没有埋怨的意思,他只是很不理解。当然他会不理解,不过马上就快理解了。

    “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个撞我的人已经找到了。”窦子萍看着薛仲乾的眼睛,想看出他是不是和王丽一起策划了对自己的袭击,可惜她没有火眼金睛,什么都看不出来。“这个人你也认识。”尽管看不出什么,窦子萍还是盯着薛仲乾的眼睛。“不是我们曾经怀疑过的王怡涵,而是何慕的妻子——王丽。”

    似乎薛仲乾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吃惊。他们又对视了几秒钟,还是薛仲乾先挪开视线,他把头侧向一边,脸色阴沉。这代表什么呢?他到底是不是王丽的同谋?

    过了一会儿,薛仲乾转过头来问:“王丽承认是她撞的你吗?”

    “她承认那天撞了人,但是说不知道撞的是谁。”

    薛仲乾再次陷入沉默。他没有问赵刚问的那个问题:“王丽为什么要撞你?”因为他知道原因。

    “这样看来,那些短信应该就是王丽发的吧?”窦子萍弱弱地说。

    薛仲乾的灵魂好像是到哪里游荡了一圈,听到窦子萍的声音才又转回来。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她承认是她发的吗?”

    “短信的事,到目前为止,除了爸爸,只有你知道。”

    “怎么你没告诉赵刚?”

    窦子萍摇头。

    “王丽撞伤了你,你应该把短信的事告诉赵刚。”

    “赵刚问过我王丽为什么要撞我。”

    “你的回答是——”

    “我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薛仲乾调实了目光的焦距,与此同时,他的眼中包含痛苦。“你自己知道原因吗?”

    “知道。”

    窦子萍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她平静说出的这两个字却让薛仲乾感到相当绝望。“知道?”

    “嗯。被撞那天晚上我一个人住在医院里,半夜的时候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因为没有开灯,看不清是谁,一直到她说话——”

    “是王丽?”

    “嗯。”

    薛仲乾现在知道自己有多蠢,他竟然相信王丽会在那天去自首,还相信王丽说的不会伤害窦子萍。那个疯女人用尽招数卸去他的武装,然后对窦子萍恣意妄为。现在薛仲乾很想做一个杀人犯,用力掐住王丽的脖子。

    “她对你做了什么?”

    薛仲乾的声音很有磁性,但是非常悲凉,让窦子萍有点不忍心说出她已经知道他的秘密,窦子萍预感到那将会是对薛仲乾的巨大打击。

    “她只是告诉我一些事。”窦子萍的声音更弱,好像做错事的是她自己,此刻她也不敢再看薛仲乾的眼睛。

    薛仲乾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尽管窦子萍没说什么,他已经猜得到王丽对窦子萍说的事。难怪,难怪从那以后窦子萍就开始闪躲,这个孩子真够善良,她没有兴师问罪,也没有冷嘲热讽,甚至还强颜欢笑——这么长时间以来只是单方面在躲,在逃,她心里会有多少疑问,会有多少委屈,会有多么难过!真是难为她了。薛仲乾看向窦子萍。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过什么好事,老天才让他今生遇见窦子萍,怪只怪自己辜负了苍天,辜负了这个好姑娘的真心。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表达我对你有多抱歉。你是老天给我的礼物,可是我却在见到你之前把手弄脏了,脏到怎么也洗不干净的程度,所以没有资格牵你的手。”

    “你知道王丽会开车撞我吗?”窦子萍打断薛仲乾的忏悔,她急于知道真相。

    “她向我保证过不会再伤害你。”

    “那,你知道那些短信是她发的?”

    “在你最后一次接到短信那天,她主动承认是她发的,而且保证不会再伤害你,还保证会去自首。我相信了她。结果她都没做到。”

    “自首,那个时候你就知道黄小娟是她杀的?”

    “嗯。”

    “那,你是——”窦子萍想问“你是她的同谋吗?”,但是半途又咽了会去。

    “豆子,对不起,我们的缘分只有这么长。从现在开始忘掉我吧,我没有那么自恋,不是希望你怀念我,只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干脆把我这个人从你的记忆中删除。我是个烂人,不值得你恨,更不值得你爱,属于不值得你认识的那种人。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你说得对,在我面前你总是说实话,你是那么透明,那么干净,不像我,总是说谎,总是隐藏。向你学习,以后我也不再说谎了。”

    窦子萍意识到这是她和薛仲乾最后一次在一起喝咖啡。

    “不管我这人有多少缺点,干过多少坏事,我对你的感情是干净的,我真的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做过的所有事全都是美好的。不管将来哪个小子能娶到你,这枚戒指就算是我的贺礼,你可以告诉他是你爸爸送你的,我想叔叔也会帮我圆这个谎吧。”

    又一伙客人买单离开。那个小女孩还在看着ipad ,也许是在看韩剧吧,大概回到家里父母就不让看了。不知道她看的是哪一出,《来自星星的你》?《听见你的声音》?不管是哪一出,一定是青春言情的。

    等咖啡厅重新安静下来之后,薛仲乾继续平静地说:“知道我为什么请假吗?”

    “是回去看父母吗?”

    “是去看了父母,不过我最终的目的是要逃亡。”

    这个词其实没多刺激,可是在这个时候,从薛仲乾嘴里说出来,还是震撼到了窦子萍。她瞪大一双纯真的眼睛看着对面那个男人,时间仿佛凝固了。

    “我知道如果再不逃就没机会了。王丽在里边早晚会说,就算她不说,赵刚他们也会找到别的证据。”

    “你真的就是那个同谋?”窦子萍到底还是说出了“同谋”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