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7、还是忘了我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3本章字数:2682字

    薛仲乾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与王丽撇清关系,尽管他希望从来就不认识那个人。

    “有一点你放心,我没杀人。就像你说的,我胆子小,别说杀人,看到老鼠都会发抖。”

    “你只是帮她扔了东西——”

    想到那些东西,薛仲乾又有反胃的感觉。他痛恨自己,其实没人逼他,是他主动做的,这连王丽都怪不上。就像一个人命中注定要死,就算再怎么小心也还是会死,这就是《死神来了》要说的道理,而他薛仲乾的灾星就是王丽,他命中注定要死在王丽手里。

    “是。所以我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坐牢,一条是逃亡。”薛仲乾在这里竟然不合时宜地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男子汉,遇见什么事都能迎上去,敢担当,可是真摊上事就不是那个我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逃。所以,昨天看了父母,今天回来就去旅行社办海外游,能顺利出去的话就打算黑在外边了。”

    “偷渡都是有人安排,你自己想黑下来很难。”

    “我有个初中同学在北海道,虽然不算特别好的朋友,先帮我过度一下应该可以。本来想等旅游办好以后,临出发前再和你告别,可是又怕万一在出去前被警察发现了,可能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才临时决定先来见你。”

    “你不担心我把这些告诉赵刚吗?”

    “现在更不担心了。”

    “怎么讲?”

    “来之前,我以为你并不知道我和王丽的事,我想把礼物送给你就走。按照这一段你对我的态度,应该也不会太在意我的举动。可是现在不同了。”

    听到薛仲乾的话,窦子萍多少有点紧张。太多的故事里都有因为知道别人的秘密而被灭口这种情节,现在除了在里边的王丽,知道薛仲乾最多的就是窦子萍,难道自己会被灭口吗?

    “想什么呢?”

    薛仲乾的问话又让窦子萍一激灵。

    “就在刚才,我已经决定不走了。”

    窦子萍真没明白薛仲乾的意思。“你说什么?”

    “放弃逃亡。”

    “为什么?”

    “你是政法记者,好好想想。”

    窦子萍很愿意去想,可是脑子却不愿意动。她只是直愣愣地看着薛仲乾。

    “傻瓜,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同谋了。如果我逃,你举报我,我就逃不成,假如你不举报,就会因为包庇我触犯法律。对吧?”

    真的要灭口吗?就在这里?怎么下手?窦子萍的心智已经彻底乱了。

    “我不会连累你的。”

    薛仲乾的话音落定之后,窦子萍才慢慢弄清楚他的意思。薛仲乾是说他不会逃亡,更不会对她下手,他的选择是去坐牢。

    “不行。”听到这个声音,窦子萍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她就像错把刹车当油门一样,停不下来。“你还是逃吧。”

    薛仲乾对窦子萍的话也超感意外:“丫头,你疯了?”

    窦子萍警惕地扫了一眼咖啡厅,然后把胳膊放在桌子上,身子前倾,尽量拉近与薛仲乾之间的距离,并压低声音。“我是王丽被捕之前最后一个被她袭击的人,警察已经知道王丽有同谋,担心那个同谋会帮助王丽继续加害我,所以派了专人保护我,24小时保护。”

    这次换成薛仲乾看着窦子萍的眼睛,不知道他能看到些什么。

    “现在没有任何人怀疑你,如果出境游手续顺利还是走吧。”

    窦子萍的话让薛仲乾心跳加重。这个丫头是在选择做他的同谋,假如他成功逃亡,一个优秀的政法记者将变成窝藏犯,她的美丽人生会因此受到重大打击。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那是不对的。知道我有多后悔帮王丽做了那件事吗?你不可以重蹈覆辙。王丽是存心要把我拉下水,我不一样,我会用最后一点力气把你推出水面,所以不要想那么疯狂的事。既然知道王丽已经告诉你我和她的关系,我就已经决定哪都不去,接下来我要见的人就是赵刚,而且需要你帮我联系他。记住了,你之所以之前没有告诉他王丽和我的关系,只是为了劝我自首。好吗?帮我做最后一件事吧。”

    窦子萍呆呆地看着薛仲乾。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王丽没有出卖薛仲乾,出卖他的人反倒是自己!

    “坐牢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进去你会后悔的!”好像正在挣扎的人不是薛仲乾而是窦子萍自己。

    “也许因为我没好好珍惜过去的日子,就该受到那样的惩罚。我认。”

    窦子萍沉默了,她最讨厌劝别人,因为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意,不会因为别人说了什么而改变。

    “现在就给赵刚打电话吧,或者直接叫保护你的人出来。我不想节外生枝,也不想再煎熬自己了。”薛仲乾的声音平静而坚决。

    窦子萍闷了好半天,再次开口时嗓子有点哑。“至少,今天在家里睡个好觉——”话一出口窦子萍感到鼻子和眼睛猛然间都充满液体。

    薛仲乾隔着桌子,伸长胳膊把一只手放在窦子萍的手上,他的大手正好把窦子萍的手罩住。窦子萍让自己的手指与薛仲乾的手指相互缠绕,接着,他们的另一只手也缠绕在一起。两条胳膊中间是那个黑色的小盒子,盒子里边是薛仲乾买给窦子萍的钻戒。

    “不哭——”薛仲乾的声音也哑了。

    此时看ipad的小女孩站起身,瞥了这边一眼,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向吧台,在吧台那结了账,临出门又朝这边瞥了一眼。她似乎更喜欢ipad中的剧情,对于现实生活里这两个人的故事只是投以白眼。

    薛仲乾先放开手,把胳膊退回到身前的桌子上,擦掉眼泪。

    “打电话吧。这之前的每一分钟对我都是一种煎熬。”

    窦子萍慢慢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找到赵刚的号码,然后抬起头,一边擦眼泪,一边看着薛仲乾。

    “打吧。”

    窦子萍按下发送键。

    窦子萍和薛仲乾走出咖啡厅。

    薛仲乾把窦子萍带到大厦电梯前,再次用那种声音和语气对她说:“上楼睡觉去吧。明天会有一个新的太阳。”在薛仲乾看来,窦子萍就是那位相信每个太阳都是新的郝思嘉。他知道窦子萍并没有多爱自己,所以当新的太阳出现,豆子又会高高兴兴开始新的一天,写新的稿子,碰到新的人,有新的故事。

    可是分别就在眼前,薛仲乾真不舍得就这样离开。他抬起手帮窦子萍捋了捋头发,又给了她一个尽可能美好的微笑。

    “走了。”

    带着那个微笑,薛仲乾向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快步走向大门,很快就消失在大门外,没有再回头。

    直到这个时候窦子萍才从僵尸状态苏醒过来,她追出大门,看到一辆车已经停在门前,两个她面熟,却没说过话的刑警站在车前。薛仲乾正在走向他们。

    “等一等!”

    薛仲乾转回头,窦子萍直接冲上去,紧紧抱住他。应该是冲得太猛,薛仲乾的身子摇晃了一下才重新站稳。

    这是他们比较正式的第三次拥抱。第一次介乎友谊与情爱之间,第二次纯粹是两个成年男女的激情,这一次竟然充满别离的悲凉。他们在一起3年,除了朝夕,整天相处,很多节假日都在一起加班度过,他们似乎总在拌嘴,但是拌得很爽,很开心,很亲近,他们一直在保持着距离,就是那个办公平台上半米的距离。假如有足够的时间,也许他们会有更多机会靠近彼此。

    “上楼吧,别让爸爸惦记。”薛仲乾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窦子萍抬起头,坚决地说:“我会去看你。”

    薛仲乾再次把窦子萍的头发整理好。“还是忘了我吧。”

    薛仲乾最后看了一眼满眼泪水的窦子萍,然后上了那辆黑色的车。在车门关上那一刻,窦子萍的眼泪再次汹涌而下,以至于她一点都看不清那辆渐行渐远的黑颜色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