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23本章字数:2460字

    以后,童智知道,她叫文淑秀,是本校校长文伯天的女儿。

    也就从那一天开始,童智的精神世界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在他那单纯宁静的少年王国里,又闯进一个天使般的女性,天真、美丽、圣洁,带着奇异的芬芳。而在那之前,在他的心目中,除了母亲和妹妹,对其他的女性,几乎是一点也不在意的。记得上小学时,因为把他和一个女生排在一起,他都急哭了,弄得老师不得不重新作了调整,还笑着说他是个顽固不化的“小封建”。现在呢,只要有一天见不到淑秀,他就觉得有点发慌,心里像丢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有一次,学校举行作文比赛,题目是“在雷锋精神鼓舞下”。童智立刻想起那次拔草,还想到其他几件事,于是,决定以她的事迹为题材,加了个副标题——助人为乐的文淑秀同学。他一下笔,就觉得很顺手,文章写得清新自然,质朴无华,一个活灵活现的女孩子的可爱形象跃然纸上。发榜时,他夺得第一名。一天,她拿了他的作文簿,走到他跟前,冷冷地说:

    “你写人家干吗?也不先给人家打个招呼!”

    他马上紧张起来,显得手足无措,两只脚不住地在地上蹭来蹭去。

    她抿嘴笑笑,却仍然故作嗔怒道:

    “以后不准你再写我,听见了吗?”

    他怯生生地点点头,窘得满脸通红。

    “给你”,她把作文簿丢到桌上,人却没有走开。

    童智偷偷地瞥了一眼,见她虽然故意扳着脸,却不像认真生气的样子,感到坦然一些了。他抬起头,想给她解释一下,她却俏皮地眨眨眼说:

    “你写得不错,要给你出墙报了,庄老师叫你重抄一遍。”说完,笑吟吟地跑开了。

    第二天,文淑秀叫童智跟她一起去语文教研室。庄老师不在,他就坐到桌边,随便地翻看桌上的一本画报。她站在他身边,也俯身去看,她呼吸的气流一阵阵拂过他的面颊,他感到脸上热辣辣的,额头和鼻尖上涔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他的眼已不在画面上,只看到一个穿着白底绿格短袖衫的身影,半裸着雪白圆润的手臂。他忽然一阵晕眩。她微感吃惊地说:

    “怎么,你不舒服?到医务室看看去吧!”

    他摇摇头。

    她掏出手帕递给他,要他擦擦脸上的汗。手帕发出淡淡的香水气息,撼动着他那幼稚纯朴的灵魂。

    庄老师走了进来,笑呵呵地说:

    “嘿,童智,你写得不错么!”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庄老师转过脸问淑秀:

    “你说呢?”

    “是不错!”她嘻笑着说。

    庄老师大笑起来:

    “嘿,文淑秀好不谦虚,写的是你么,怎么会错?嘿嘿嘿,你们俩都不错,不错!”

    她的脸红了,他的脸也红了。他们生平第一次感到,像有一股暖流从心上流过。

    后来,每当童智想起那个时刻,就格外激动,仿佛心里埋藏的一粒种子,沐浴了一场春雨,滋滋地发芽了。

    不知为什么,以后童智看到文淑秀,反觉得更拘谨。有时礼拜天去城里玩,他故意绕道小路,那条小路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他多么想碰到她呀,可远远地看到她来了,却赶忙低下头,即使她招呼他,他也只是慌乱地应一下,连声音都变了调儿。

    多么怯懦的小伙子哟!

    但童智的心已被火烧得唧唧叫了,只要能看到淑秀,而她又不在意,他就会肆无忌惮。

    在教室里,文淑秀坐在中间第四排,童智坐靠窗第二排。窗外,树木阴翳,树影映在窗玻璃上,把窗玻璃染成墨绿色的镜面。有一次,他偶然往外一看,看到那半开的窗子照出了教室里的人影,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她:时而抬头凝神听课,时而低头伏案疾书,时而和身旁女友低声细语。他激动极了,仿佛上帝故意给他安排了这个秘密窥探心中少女的窗口。但他也不敢多看,怕别人会发现这个秘密。而且,毕竟还要好好学习,因此荒废学业是可悲的,那个聪明的女孩子是不会喜欢一个落伍者的。

    毕业考试以后,校园里格外热闹。几个月紧张的复习终于告一段落,学校放了几天假,同学们都想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放假前的那天晚上,有的在校园里散步,有的在宿舍里打扑克,有的在教室里拉二胡。带点儿忧伤的旋律似在倾诉毕业生对母校的怀恋之情。啊,母校,知识的摇篮,爱情的温床,青春的乐园!在您的怀抱里孕育了多少年轻人的智慧与欢乐,爱情和希望!古今中外的伟大人物,有哪一个没有吸吮过您的乳汁呢?对于人生来说,三年是多么短暂,可又是多么宝贵!那金子般的记忆将永远镌刻在年轻人的心中。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师生之情愈是亲热,分离就愈加痛苦。在那些日子里,童智倍感惆怅,一种莫可名状的烦恼无时无刻不在咬噬他的心。经过几个难忍的不眠之夜,他终于把一颗炙热的心坦白地摆到几张信纸上,他要把它呈现给她——那使他热血沸腾的人。

    那天晚上,童智在淑秀的宿舍外踱来踱去,希望找到那千钧一发的时刻!

    时间啊,你快点走,别让小伙子等得太急!月光啊,你收敛些,别让小伙子太难为情!人们啊,你们安静些,别打断小伙子激动的心声。

    时间加快了脚步,月亮躲进了云层,校园渐渐沉寂下来,但是,仍然看不见她的影子。

    白杨轻声细语,柳枝随风摇曳,花丛中,蟋蟀拼命叫喊,都像在戏弄这个痴情的年轻人。小伙子不安了,留恋地看了一眼她朝夕起居的地方,悻悻地向教室走去。突然,他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在通往教室的碎石路上,她哼着小曲儿轻快地走来了!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急忙在身上摸来摸去,好像要找到一件可以自卫的武器。找什么呢?那封信就捏在手里。交给她吧,要勇敢,要快!他在心里不断鼓励自己。只有几步远了,那细碎的脚步声就像踏在他心上,他手忙脚乱,紧走几步,隐藏到路边垂柳的浓荫里。她走过去了,像一阵风,像一个梦。当他从梦中醒来,眼前已空无一人。天上,星星在眨眼,月亮在嘻笑。他攥起拳头,狠狠地向树干上砸去。

    童智真不相信,这一切都已过去了,想起来却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正因为如此,他就更感到烦恼、不安。他甚至希望现在不是个工程师,仍然是那个天真烂漫的中学生。但是,当他确信这已经不再可能时,又不禁产生了深深的悔恨:为什么要在高中时代有个她呢?她那么轻易地就闯进了他的心灵,打破了他那少年王国的平静!她无疑地成为他心中的女神,那样高雅、神圣、光华灿烂,而他自己却显得多么渺小、卑下、微不足道,他仿佛只能仆俯在她的脚下,乞求她的怜悯与恩惠,他是那样一个不起眼的乡下孩子,怎敢妄想从她嘴里会说出“我爱你”?在他看来,她把他的灵魂升华了,可又把它撕裂了,他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煎熬、发出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