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24本章字数:2064字

    △有件事要告诉你,可能对你有些刺激,本来想等到暑假再说,但我不能让你这样糊涂下去,不然会害得你更厉害些。

    那就是说,我们的关系只限于目前,不能再向前发展。我不能去害厉刚,为了他的幸福我要永远对他忠实,否则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听说,他们部队领导调查了我家的情况,得知我们早已不和姑母往来,我父亲在历次运动中都表现得很好,同时了解到我的表现也不错,终于决定我们能够保持关系。

    过去我一直为此苦恼,现在问题解决了,精神上也轻松多了。从现在起,我要真心实意地对待他,努力培养我们之间的感情,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直到这个距离完全消失。

    这么一来,就必须减少与你的通信。我想,你一定会痛苦的。这种痛苦,也许会大,也许会小,总要痛苦一阵子。但我相信,慢慢你就会好的。

    一个革命青年应该能经得起这点考验吧!

    正因为如此,我不想寄给你照片。△

    不,这不是她写的,不是她的心里话,她不会这样残酷!

    “她爱我,她爱的是我!”他的心几乎怒吼了。

    他勉强又看了一遍她的信,想从中找到对他有利的字句,可是没有。信中每个字都像刀子扎着他的心,他的心流着血,失望像潮水似地淹没了他。

    刚才的回忆与幻想,就像清晨的露珠,远远望去五光十色,他怀着惊喜与振奋的心情向前奔驰,跑近一看,却一无所有,他恍惚做了一场梦。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不可捉摸。

    教室里传来同学们的低语声,翻动书页的沙沙声。陈蕾的响亮笑声使他感到特刺耳。

    他本来应该写今天的实习小结,但他没有写。他觉得喉咙里哽着一样东西,只想放声大哭一场。

    他走出教室,走到草坪上。

    天上,飘着薄薄的云,如烟如雾,一轮明月在云中穿行。月亮四周,云色透明,愈远愈深,渐渐与低垂的灰蓝色天幕融合。

    他茫然地抬头仰望,觉得天上仿佛少了什么东西,那是什么呢?

    那曾经在他眼前闪烁的星星呢?那曾经靠近他的晶莹的眸子呢?那令他沉醉的神话世界呢?这一切都到哪儿去了?

    他看不到牛郎星,看不到织女星,也看不到她的星星般眨动的眼睛,这一切都离他而去,仿佛在无边的夜空消失了。

    仅仅一小时前,就在这块草坪上,在他的眼里,天空还是那样美丽,连飘动的流云也引起他无边的遐想,他只是为不能早一天见到她而焦虑。

    即使焦虑也是幸福的!

    他一直把她看作天使,看作他心目中最圣洁的偶像。他是以整个青春的代价爱她的,爱到舍不得碰她一下。她也说过她爱他,她的心是向着他的,可是,现在却说为了别人的幸福必须抛弃他!

    他在她的眼里是一文不值了,而那个叫厉刚的家伙该高兴了。

    他为她献出一颗火热的心,一份纯真的情,可他得到了什么?

    难道她过去说的都不算数?是在拿他的感情开玩笑?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又该怎样解释呢?

    她投出信就可以安然入睡了,可她是否知道那是刀子还是匕首?

    把他的整个青春拿来做游戏,她能够心安理得地入睡吗?

    他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对待他?

    回想在这个世界上的二十年,是这样悄悄地走过来了,没留下任何纪念,只有一个她!现在连她也要失去了,那短暂而甜蜜的日子永远地去了。

    从此以后,生活对于他将成为苦役,再也看不见欢笑,听不到歌声,幸福已化为泡影。

    他该怎样生活下去呢?

    现在,连焦虑也没有了,思念与想象的翅膀也随之折断。

    “童智,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的实习小结写好了吗?”背后传来陈蕾的声音。

    童智没有作声。

    “童智,我给你带来两个好消息,”陈蕾说着走到他面前,“第一件,胡师傅说你做的鹿头标牌好极了,你要买,可以到财务科去付款。第二件,你翻译的人工智能论文,我爸爸看过了,他要找你谈谈呢!”

    “鹿头标牌?付款?”童智费力地思索着,好像忘记了他曾做过那件东西。

    “是呀,你不是要买吗?”陈蕾笑道。

    “噢,那东西我不要了。”童智木讷地说。

    “怎么,一个大小伙子还哭鼻子?”陈蕾发现童智流泪了,揶揄他,但马上像明白了什么,转而安慰道,“希望你想开些,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陈蕾本来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却像一道闪电掠过童智阴郁的心田,正如一个人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明、在绝望中获得一线希望,他深深地感动了,那感动一直透入他的灵魂,他不禁失声痛哭。

    “童智,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不论什么事,你应该把它看得淡些,我们都还年轻,谁都免不了会遇些烦恼,不只你一个人。不过,请相信,月亮有缺也有圆,天气有阴也有晴。不知你能听进这几句话吗?”童智的情绪感染了陈蕾,她没想到自己信口说出的话会有那样大的力量,不由多说了几句。

    陈蕾的话的确很入耳,童智渐渐止住哭声。

    当时他太绝望了,对文淑秀态度的突然变化毫无思想准备。

    事后,童智想起陈蕾的话还十分感激。当他平静以后,仔细回味那时候的情景,自己都感到十分吃惊,他的心灵深处一直潜抑着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不想再活下去了。

    后来,童智给文淑秀回了信,信的大意是:希望爱情能给你带去幸福而不是痛苦,如果痛苦不可避免,那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如果幸福是独木桥,那就让路吧,抢先是可耻的。

    他不知怎么会写出那些话,那些话是言不由衷的。他那样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神圣的初恋,而这初恋一生只有一次。他原以为那样写心里会得到平静,以后才知道他要为那些话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的心一直呻吟着,呻吟到几乎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