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24本章字数:1546字

    陈蕾的家在西郊,从校门口乘十八路无轨电车到动物园换车。他们在动物园下车时,陈雷看看表说:

    “都九点四十了,我爸说不定又泡在书房里,他一工作起来就怕人打扰。”

    “那就别打扰了。”童智说,他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谈话,这次勉强跟陈蕾出来,他一直觉得很别扭。

    “哎,你还没进过动物园吧?”陈蕾沉吟了一下说,“不如先到动物园玩玩,等我们出来,爸爸上午的工作也该结束了。”

    不等童智表态,陈蕾就去买了两张门票和动物园导游图。

    陈蕾说,她好久没进动物园了,还是上小学时跟爸妈来过一次。

    他们一边看图一边走。

    一排玻璃缸中游着各种鱼儿,有红头金鳞的,有蓝鳞黄尾的,有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形形色色。有一种鱼样子很古怪,贴着的标签上写的是“鸡蛋鱼。”童智以为这是“水族馆”,陈蕾说是金鱼馆。

    一块空旷的草地上,几只驼鸟迈着强劲的腿来回奔跑;雉鸡馆里的雉鸡拖着长长的尾羽,尾羽的样子有点像戏剧里穆桂英头上插的雉鸡毛;鸣禽馆里飞着色彩斑驳的鹦鹉;猛禽馆里有秃鹫和鸟喙粗壮的犀鸟。

    陈蕾指着秃鹫说:

    “看,它们的嘴都带着钩儿。”

    孔雀馆里的花孔雀和白孔雀都静静地蹲着,一个孩子抖开一块花布,但它们无动于衷。

    “它们怎么不开屏呢?”童智问。

    “不高兴么!”陈蕾睨了童智一眼说。

    游禽湖畔蹲着几只灰鸟,岸边的一片树木开着红色和白色的花儿。

    陈蕾感叹道:

    “这些花儿真好看!”

    小兽馆里有个动物长着剑一样的翎。

    陈蕾说是刺猬,童智说家乡人叫响翎猪。

    熊猫馆富丽堂皇,陈蕾在前边走,先看了小熊猫,又看了大熊猫。

    童智说:“熊猫住的真阔气。”

    陈蕾感慨地说:“这是国宝么!比我们这些人贵重多了。”路过狮虎山,狮子、老虎都在睡觉,几只金钱豹在走动。路边有个老虎景点,许多人在排队。陈蕾说要照相,自顾去开票,叫童智排队。

    快排到跟前了,陈蕾从手提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照照,把扎头发的橡皮筋取下,让扎成两个扫把的头发披散开。

    “来吧,该你了。”童智说。

    “哎,好!”陈蕾对着小镜子拢拢头发,不经意地笑笑,把小镜子放进包里说,“我们过去吧!”

    “我们?”童智迷惑地看着陈蕾。

    “我们合照一张,”陈蕾坦然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你自己照吧!”童智说着退到一边儿。

    “哟,我陪你玩,你就不能陪我照张相?”陈蕾笑得很妩媚。

    “可我、我、不想照。”童智吞吞吐吐。

    “好,你不照,我也不照了!”陈蕾故作嗔怒,要去退票。

    “别,别退!”童智尴尬地说,“我照就是了。”

    “应该这样么!”陈蕾绽开了笑容,“照张相有什么稀奇?你这人真是!”

    离开摄影点,去大象馆的路上,童智看到同宿舍的几个人走在前面,他们指指点点地议论着什么,徐汉章还回头对他神秘地笑笑,童智觉得浑身不自在。陈蕾却一点也不在意,在大象馆还故意和长着鹰嘴鼻的徐汉章开玩笑,说大象见了他会觉得自己鼻子短三分。

    看了河马池和猩猩馆后,他们在百花厅前停下来,陈蕾看看表说:

    “十二点缺五分,我们吃点东西去吧!”

    童智不吭声,他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意识,听凭陈蕾带着他走进附近的天鹅轩餐厅。

    服务员递过菜单,陈蕾仔细看了一会儿,点了两菜一汤,又把菜单推给童智说:

    “你也点两个吧!”

    童智随便指了两个。

    “翠珠虾仁,”陈蕾抿嘴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翠珠吗?”

    童智没留意菜单,觉得很窘。

    “翠珠就是青豌豆,名字好听罢了。”陈蕾笑着解释。

    “那,那就换一个吧?”

    童智不知所措地望着陈蕾。陈蕾飞了童智一眼,娇声道:“人家又没说不好,只要你开心,不是随你意吗?”

    童智怎么也开心不了,他觉得自己像个牵线木偶,任陈蕾摆布。他一点胃口没有,除了翠珠虾仁,因为陈蕾的评论给他留下了印象,其它的是什么菜,他一直没分辨清楚,也吃不出一点儿味道。

    不过,他还是感激陈蕾的良苦用心,后来,他对于文淑秀近乎绝望的思念果真淡化了,他似乎摆脱了一场感情危机,但像当初对文淑秀那样炽烈神圣的感情也同时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