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25本章字数:2385字

    晚饭后,贾站长(贾副站长又升了)约厉刚到营房外走了走。

    自从上次和厉刚谈过话后,到现在几个月了,他们再没有好好聊过。虽说思想工作该由指导员做,但他这个当站长的也不能一点不问,再说,厉刚是他破例从乡下带来的,他不能不比别人多关心一些。

    九月六日,U 2飞机入侵我国领海上空,那天上午,正在宿舍补觉的厉刚,一听到警笛,立即跳下床,穿着短裤抓起海魂衫就奔往油机房,及时帮助值班人员排除了故障,为空军老大哥成功地堵截入侵者提供了准确的情报,团部通令嘉奖了他,雷达四站也因此受到表彰。一想到这儿,贾站长由衷地感到高兴。

    “厉刚,你干得不错呀!”他满意地看了厉刚一眼,像慈爱的父亲打量自己的爱子。这是棵多么好的苗子啊,他庆幸自己当初慧眼独具,果断收下了他。只是厉刚快要服役期满了,他绞尽脑汁想留住他。最近,在他的提议下,站党支部研究通过,决定提拔厉刚。报告已写好了,只等往团里报。

    “根据你的表现,可以干更重要一点的工作,不知你想过没有?”贾站长启发他。

    “我没想过别的,只想干好油机工作。”厉刚讷讷地说,竟听不出贾站长的弦外之音。

    真是个榆木脑袋,贾站长想,这也正是厉刚的可贵之处,坚韧执着,认准了方向就不回头。

    “没叫你脱离油机工作。”贾站长进一步启发他。

    “那干啥?”厉刚不解地看着贾站长问。

    “担任油机排副排长。”贾站长盯着厉刚一字一句地说,目光里流露着信任。

    厉刚茫然地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确,他很喜爱这身军装,舍不得脱下它,但他从未想到过提升。他和贾站长一直别别扭扭的,不知挨过多少“尅”,他总认为贾站长对他是不满的,怎么会提升他呢?贾站长不过是说说而已。

    “只怕我干不了!”他犹犹豫豫地说,贾站长曾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他当然希望得到提升,这是一次难得的人生机遇,是许多入伍青年的梦想,可想归想,真正能实现的有几个呢?

    “怎么干不了?要有信心么!”贾站长热切地鼓励他,“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收下你吗?就看上你有股子不服输的犟劲儿。”

    一席话说得厉刚的心怦然而动,他当然希望梦想成真。

    已经走到小树林的边缘,林子里黑魆魆的,宿营的鸟雀吵成一团,贾站长站在一棵老松树下,沉思地遥望西南天空上的月牙儿,月牙儿旁边有颗明亮的星星,这是秋天傍晚特有的风景。

    “如果要你继续留在部队,你愿不愿牺牲个人的一切利益?”沉默了一会儿,贾站长问。

    “为了祖国,我愿意!”这次厉刚毫不犹豫,回答得既干脆又果断。

    “好,”贾站长收回目光,转过脸来,语气也变得轻松了,“那么,如果要你和文淑秀断绝关系,你愿意吗?”

    “我早已不和她联系了。”厉刚说,他打算彻底忘记她,不愿再想起她,可贾站长为什么又提起她呢?

    “噢——,是吗?”贾站长显然感到意外,甚至有些怀疑,因为根据他掌握的情况,文淑秀这几个月常有信来。

    “她是来过不少信,可我再没有回过信。”厉刚说,他似乎看出了贾站长的疑问。

    “噢,那为什么呢?”贾站长问,觉得真正不理解了。

    “因为我们俩不合适。”厉刚说。

    不合适吗?当初你为她着了魔,不叫你写信,你跑到野外写,躲在被窝里写,为了她,你神魂颠倒,几乎弄成精神病,怎么突然又说不合适了呢?

    贾站长完全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他刚才还觉得这件事很棘手、很难启齿,颇费了一番心机。因为当初同意他们联系的是他,现在要他们断绝关系的也是他,他怎么好说呢?当然,形势是不断变化的,人的思想也必须随之变化,存在决定意识么!但是给热恋着的情侣讲哲学是可笑的,谁买你这个帐?现在既然厉刚自己开窍了,那最好不过,可以省去很多口舌,也许,他已经懂得和一个黑帮女儿联姻是没有前途的,这就对了。

    “好,好,厉刚,”贾站长打心眼里觉得高兴,“我真没想到你思想进步这么大,看来我低估了你的觉悟,老怕你为这件事毁了自己的前程,一个革命战士怎么能爱一个黑帮女儿呢?”

    “谁是黑帮女儿?”厉刚大惑不解。

    “文淑秀呀!怎么,她没告诉你?”贾站长又一次感到意外,看来,文淑秀隐瞒了自己的家庭情况。

    “不,我不相信!”厉刚失声叫道。

    “这是她们学校来的函件,你看看就知道了。”贾站长手里举着一封公函。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要看。”厉刚别过脸去,不屑一顾的样子。

    “厉刚,你冷静些,这都是真的,她爸爸不但是黑帮,还是里通外国的特务分子,你既然和她断绝了关系,何必这样激动呢?”贾站长简直弄不懂厉刚,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

    “我爱她,爱她!你懂吗?”厉刚叫道。他对贾站长的话很生气,不觉涌出了泪水。

    贾站长怎么能懂得,他是因为爱她才拒绝给她回信呢?为了她的幸福,他已经决定独自承受痛苦,如果需要,他愿意作出更大的牺牲。现在,既然她们家出了问题,她必定也很痛苦,那他就不能无动于衷了。他曾发誓,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要挺身而出,帮助她、保护她,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一个革命战士在他心爱的人遇到危险时会退缩吗?如果他在她遭难的时候抛弃了她,只是在她一帆风顺的时候才爱她,那他不是太卑鄙了吗?这不是他的性格。也许他会因此失去军人的荣誉,毁了自己的前程,那他也在所不惜。也许贾站长会说他这样做是丧失了阶级立场,是玷污了革命,那他也顾不得了。

    “厉刚,你刚才还说为了祖国愿意牺牲一切个人利益,怎么转脸就忘了呢?”贾站长果真生气了,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她现在需要我,我不能丢下她!”厉刚的犟劲儿上来了。

    “厉刚,我今天找你来,也不代表组织,只是出于一个革命老同志对你的关心,你不听我的劝告,执意按你的想法去做也可以,不过,那将是什么后果,你考虑过吗?”贾站长语重心长,看得出,他的关心是真诚的,“如果你仍对她藕断丝连,甚至于重温旧情,我今天的一片苦心算是白费了。那样的话,不但不能提干,连退伍后能不能安排工作都成问题。”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厉刚忘乎所以地叫道,显然是不顾一切了。

    贾站长惋惜地摇摇头,知道他们的谈话无法继续下去了。就像当初他不能挡住厉刚入伍一样,现在他同样不能留住厉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