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25本章字数:2048字

    自从在青年楼听了辅导员的话以后,文淑秀便没有宁静的睡眠了。

    常常是震耳欲聋的广播把她从梦中惊醒。

    以前,她特别爱听广播,那雄壮的“东方红”序曲,使她联想到报晓的鸡啼、黎明的钟声、红彤彤的朝霞,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乐章。不知从哪一天起,音乐变成噪音,搅得她心烦意乱,以至于不得不常常用手指塞住耳朵。

    她仍然坚持做早请示,但现在连早请示也不能给她安宁了。

    往常,当她面对主席像默念他老人家的伟大教导时,一种庄严神圣的感情油然而生,心中的忧愁烦恼立刻被排除了,她会重新感到信心和力量,感到自己变得强大而不可战胜,又可以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了。

    但是,现在她的心中像打了一个无法解开的结。

    她坚信父亲是无辜的、遭人陷害的,父亲一直是她的偶像,抹黑父亲是她虔诚的心难以接受的。

    当她含泪站在主席像前时,她的心也在流泪,那泪水是晶莹的、纯洁的,仿佛是她虔诚的心声,她相信主席会听到她的心声,事情不会像人们传说的那样糟糕。

    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周围发生的一切以及报刊广播里的宣传动摇了她的信念,她不由得对这次伟大的运动及其发动者产生了怀疑。

    一产生这个念头她便吃了一惊,仿佛一下子看到了面临的深渊,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毛主席也是她从小崇拜的偶像,她怎么敢怀疑毛主席呢?那样的话,她怎么还能站在这儿呢?那不等于否定了她自己吗?她感到自己犯了罪,背叛了把她教导成人的伟大领袖,背叛了父亲和她自己,她的灵魂正堕入无边的黑暗,绝望的情绪淹没了她,泪水又蒙蔽了她的双眼。

    假如当时有别人在场,她一定会痛哭失声,毫无保留地坦白自己内心的深重罪孽,甘愿接受一切应得的惩罚。但没人能听到她内心的呼唤,于是她就格外地感到孤独和沉重了。

    过了一会儿,她对自己的心境又觉得诧异,觉得不可理解,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一种想摆脱这种困境的强烈愿望产生了,但美好的、理想的未来在哪里呢?她一点儿也看不见,而一想到父亲、一想到现实,她就不寒而栗,厄运正如毒蛇般缠绕着她,即使千万遍地默念语录也没用。

    时间一秒秒移动着,她依旧每天做早请示,似乎有所期待,但是,没有任何好消息,频频传来的“特大喜讯”只能令人生厌。她的心境越来越坏,日复一日,只是周而复始地体验着痛苦,生活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她的灵魂就这样呼喊着、挣扎着,在痛苦的漩涡中越陷越深。

    甜润的笑容不见了,青春的红晕消失了,连泪水也流干了,她变得憔悴、痴呆,不敢相信任何人,世界在她的眼里变了样子。原来习以为常的人与人之间的礼貌成了假面具,笑变得虚伪,感受到的只有赤裸裸的冷酷。她忌讳和任何人说话,厌恶人多的场合,佚名湖畔成为她常去消遣的地方,在那儿,她体验了屈原“被发行吟澤畔”的情怀。

    “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澤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歟?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温蠖乎!’……”

    这是在高中时背熟的一段课文,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地,竟这样自然地从心底流了出来,而随着“宁赴常流”一句的吟出,她不由自主地对着夕阳对着湖水跪了下来,那蓄积已久的泪水也止不住汩汩流出来了。

    夕阳投射到她身上,在她的眸子里跳动着,苍白的脸也显得红润了。她的双唇微微颤动,就像基督徒在作祈祷。她反复地默诵这一段,给她以刻骨铭心的感受,她深深体会到忠诚被曲解理想被践踏的痛苦。她觉得自己的心和屈原的心相通了。

    她不是屈原,她和屈原的生活时代也迥然不同,屈原至少做过楚国重臣,她只是个未出茅庐的大学生,但有一种最宝贵的东西是相同的,那便是她和屈原一样也拥有一颗赤诚的心,一份执着的情,而这些正遭到亵渎。现在,连辅导员都不信任她了,还能够相信谁呢?父亲既然成了黑帮分子,她无疑就是狗崽子了,接下来就会隔离她审查她,然后披头散发地被红卫兵们押着游街示众……

    就在这时,环湖的路灯蓦地亮了,从背后传来喧哗的人声,有人似乎在高声呼喊她,她想一定是来追捕她的,她必须赶快藏起来,但附近没有一棵大树,只有灯光照不到的湖心亭显得暗些,她顾不得什么了,也来不及多想一下,就跨过路边低矮的冬青树篱,扑向映着昏黄灯光的湖面……

    文淑秀恍惚又回到家乡县城的那所小学,从学校后门出去,便是帆影点点的淮阳湖。湖水在微风吹拂下荡漾,细浪轻轻拍打校园的围墙。几只白色的水鸟掠过校园上空。她和爸爸坐着一只小船,荡漾在湖面上。湖水好清啊,清得能看见湖底大大小小的卵石,卵石中间游动着成群的鱼儿。不一会儿,波浪大了起来,满湖里响起沙沙声。波浪越来越大,小船颠簸得很厉害,突然,一个巨浪把小船抛上天空,不见了小船,不见了父亲,她恍惚落在牛背上,又走上童年那座颤悠悠的木桥,桥下的水亮闪闪的,她的头晕乎乎的,她觉得天地颠倒了,吓得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