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叫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53本章字数:3120字

    这是她的真性情,她本来就是一个野性难驯的乡下丫头,敞开心胸地发泄着,高逸胜咧嘴笑,一路飞驰,觉得此时此刻,两个人之间相处的时光是那样美好。

    晚上她让高逸胜送她回维纳学院,她心情舒畅了,想要和小魔女厮磨一晚,不回那个冷冰冰的豪宅。

    殊不知,汤臣硕那天晚上准备了一场戏,回到家却没有发现观众时,他立刻拨打了伊柔的电话,连续打了三遍,他的怒气被完全激发了。

    身边的女郎走过去搂住他的脖子,风情万种的说:“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

    汤臣硕没有理会,又给顾小倩打电话,从她那里得到顾小魔的手机号,他也不看看时间,就这么打了过去。

    幸而小魔女是个夜猫子,深夜正是她灵感蜂拥的时刻,接起陌生的电话号码,听到手机那端悦耳性感的低沉声音,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柔宝她睡死了,我让她明儿一大早给你回电话吧!是的是的,好滴好滴,就酱紫……嘟嘟嘟……”

    显然汤臣硕先挂电话了,拿着手机,她盯着伊柔睡熟的脸,扬眉道:“哎哟,你男人还挺关心你的嘛,真是的,你们俩闹的是怎样的人生哟……”

    第二天小魔女告诉伊柔,说昨儿很晚的时候,汤臣硕打电话找她,伊柔躺在洒满阳光味道的被子上,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回拨给汤臣硕。

    自从和汤臣硕闹过之后,伊柔就搬回了原来那个小房间,晚上照例九点之前回家,陈大妈把家里打扫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的,却愈发显得冷冷清清。

    伊柔洗完澡便睡下了,大约十二点的时候,汤臣硕回来了,他带来的是另外一个女人,画着精致的猫眼妆,身上带着风尘女子的媚俗,一进门就打量这雅致奢华的房子,赞叹道:“你的房子好漂亮。”

    汤臣硕解下领带,催促那名女子,说:“先去洗澡,把你身上的脂粉味洗掉!”

    风尘女子娇嗔地瞪了汤臣硕一眼,故作俏皮地脱下高跟鞋,到处参观,一边看一边哗然:“你家的厨房好棒,你这有几个房间啊,主卧室在哪儿?……”

    汤臣硕并没有阻止她的行为,任由她打开一个又一个房间,直到——

    “咦?原来还有人在这儿啊?这是保姆房吧,啧啧,挺不错的!”

    风尘女子打开的是原先放杂物的小房间,伊柔睡在里面,被一阵不知轻重的开门声和矫嗲的声音吵醒,伊柔蹙起柳眉,眯起眼睛,十分不爽。

    “主卧室在右边,快去洗澡!”

    汤臣硕催促着,显然是受不了那从酒吧带来的女子身上的俗气香水味。

    这是什么情况?!伊柔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那女人并没有带上房间的门,因此可以清晰的得知外面的动静。

    “知道啦,这么心急,亲爱的,去倒杯酒吧,我看你家阳台的位置不错,待会儿试试在那做怎么样?”

    风尘女子说的很露骨,很风骚,伊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使劲儿地捏了一下,很疼,那么代表她不是在做梦,汤臣硕真的带女人回家了……

    这个世界真是太魔幻了,她哭笑不得,思想纠结,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汤臣硕看了一眼伊柔的小房间,嘴角勾勒出浅弧,走进主卧室,锁上了门。

    他心里特别期待伊柔看到这个艳俗女人歇斯底里的模样,待那个从酒吧里带回来的女人走出浴室,在他面前脱下浴袍展示玲珑身段时,他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站在落地窗前,玩味而又邪肆地对着倒影在玻璃窗上的曼妙身体说道:“叫。”

    那女人面露疑惑,视线从挺拔的身躯转移到桌上的烟灰缸旁,那张白纸黑字万分可爱的支票,将头发拨到背后,她笑了笑,难得能在酒吧遇上这个相貌英俊,出手阔绰的男人,她主动上前邀请共度春宵,没想到这个男人二话不说就把她带来他的家了。

    “叫什么?”

    汤臣硕看了不看她一眼,被伊柔那只小野猫咬伤的食指在落地窗前敲了敲,恢复得不错,却留下了疤痕。

    “床。”也许是言简意赅那女人听不懂,汤臣硕转过身,走到那呆怔的女人面前,在她耳边低声说:“我什么也不跟你干,你只管大声叫就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

    那女人难以置信地笑了出来,就说哪里有那么完美的男人,高富帅又如何,总有些令人吃惊的怪癖。

    当然,看在钱的份上,她是什么都愿意做的。

    “啊嗯,亲爱的,你好坏啊……噢,慢一点,别那么急嘛……啊哈……哈……”

    “使劲叫,大声一点。”

    汤臣硕一边翻杂志一边听那女人极其销魂的吟哦声,等待门外那个小女人小宇宙爆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伊柔并没有泪眼汪汪地跑出来咒骂,也没有歇斯底里地上前砸门,而是,很淡定,很淡定地坐在客厅里,听那女人卖力的呻吟。

    “嗯啊……啊……进来……快进来……”

    伊柔抱着枕头,表情是诡异的宁静,在那之前,她曾走到门口,颤抖着小手想要打开那扇门,将那不知廉耻的小三儿拽到地上打,可是,她倏地没有了勇气,因她害怕看到那俗不可耐的女人躺在她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上,这会让她觉得羞辱,好像自己和那女人在汤臣硕眼里没有什么区别。

    她不想变成歇斯底里的怨妇!所以,一定要忍住!忍住!

    这样坐在客厅冷静下来,她听着那刺耳的吟哦,竟也听出了些异样来……

    老实说,那女人的叫声也太夸张了点儿,以她对汤臣硕的了解,他对性有近乎变态的苛求,有过多年临床经验的陈伊柔知道,他比较喜欢她舒服时发出猫一样依依呀呀的求饶声……

    想到这里,伊柔不由得心寒,男人这种见异思迁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说不定换口味了,喜欢这种外放的风骚的呢。

    “啊……啊哈……亲爱的……快进来……嗯啊……像这样慢一点……慢一点……”

    火大了!伊柔咬牙放下枕头,越来越觉得里面的人做戏的成分多一些,想刺激她?哼呵,没那么容易,她是一个有思想有文化有修养有品位的新生代女性,像这种时候,她绝对不会做出令小三儿得逞,丈夫嫌恶的蠢事儿来的!

    二十分钟后,那个女人叫到嗓子开始哑了,皱着眉头望向翻杂志的汤臣硕,她实在不懂这个男人这么俊美帅气,可怎么有这奇怪的恋声癖呢?她知道的也有一些男人需要女人的叫喊来刺激身体,可是她叫了这么久,他竟然无动于衷,还隐隐地表现出不耐!?

    “亲爱的……”

    “继续,不要停。”

    汤臣硕看了一下门口,心想,这小女人还真沉得住气啊!

    “哚、哚、哚。”终于,门外有了动静,不是吼叫,也不是乱砸,而是很礼貌地敲门。

    汤臣硕挑了挑眉,示意女人去开门,那女人疑惑地捡起浴巾,包裹住身体,然后风情万种地撩了撩长发,过去开门。

    伊柔看着这个艳丽的女人,淡定地扬起了嘴角,将手里的保险套递给她。

    “姑娘,主卧的床头柜有凉白开,你要是渴了可以喝,另外,这个你拿去用。”

    女人满脸的惊愕,伊柔目光狡黠,又说:“这是前几天预防艾滋病机构的工作人员发给我家少爷的,你知道的,男人都不喜欢戴这玩意儿,不尽兴,可是没法子,万一被传染到了,就麻烦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呃。”伊柔捂住嘴巴,一副说错了话的懊悔模样。“没事儿,没事了,你们继续,继续哈……”

    那女人没有关门,而是直接走进房里,质问汤臣硕:“我的天,你难不成是个艾滋病患者?幸好……幸好我没有……”

    “闭嘴!”汤臣硕瞪眼,陈伊柔竟然送上了安全套,他该夸奖她的机智吗?

    那女人把安全套丢在床上,迅速地穿上衣服,她从进门就觉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透露着诡异,莫名其妙地让她叫了二十分钟,难不成是在酝酿要不要上床,然后把那种骇人的艾滋病毒传染给她?

    因为害怕艾滋这种失去免疫力无力挽救的疾病,女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甚至连汤臣硕准备好的支票也没有拿。

    伊柔坐在客厅里目送那女人的离开,忍俊不禁,汤臣硕阴沉着脸从主卧室里走出来,问道:“陈伊柔,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你大爷的!我现在就是拿起刀砍你的小三儿又怎么样!

    伊柔差点就飚粗口了,为了维持美好的形象,她忍住了,云淡风轻地说:“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告诉她你有病而已。”

    “你!”

    “那啥,你好像才坚持了二十分钟左右而已啊,啧啧啧,老公,你是不是不行了啊?改明儿我给你炖点补品吧。”

    伊柔面带微笑地说完这些,走进自己的小房间,上锁,然后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汤臣硕没想到刺激小妻子的结果是被她反将一军,说他有病?哼呵,他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既然这样不能刺激到你,那就加大剂量,就不信你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