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废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53本章字数:3085字

    “你想都不要想,这绝对不可能!”汤臣硕厉声吼完,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伊柔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他的臂弯,汤臣硕瞪着眼睛,眼神中的温柔被一种坚定的狂狷代替,他握住她的手掌,翻个身压住她的上半身。

    “离婚?陈伊柔,这辈子你别都想了!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否则我弄死你!”

    伊柔冷冷地望着他,也不再试图反抗,她就不信以她现在这副样子,男人还能弄死她,挑起黛眉,她语中带刺,“你不就是看上我这张和你小妈相似的脸么?你这样有什么意思?你汤臣硕的绯闻本来就多,要是曝光了我这张脸,岂不是又多了一条乱伦的新闻,哼呵,还真搞笑……”

    汤臣硕讨厌她用这种自嘲讽刺的语气说话,戴着宝石戒指的手指掐住她的下颌。

    “别说了,我承认一开始看上你,是因为你这张脸……可如果只是这样,我又怎么会和你结婚?我不是那种浪费时间做一些无意义事情的人!”

    “不要再狡辩了,我不是你的棋子,你高兴的时候就给我一点甜头,不高兴的时候就把我丢到国外。我保证离了婚之后,我会走得远远的,不踏进娱乐圈,不会让人知道我和容倾城,还有你汤臣硕的关系,所以,放了我吧。”

    “伊柔,现实一点,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放了你!”

    “好啊,现实一点,你不是喜欢玩喜欢新鲜喜欢刺激么?像我这样只能藏起来只会忤逆你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也对,你有什么好的,除了这张脸长得还行以外……可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不想放手!”

    汤臣硕独裁惯了,习惯用这种蛮横的方式表达感情,他不会直接表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便是这样别扭,于细微处体贴温柔,那张毒嘴巴却不饶人。

    并不宽大的病床上,两个人的呼吸此起彼落,伊柔拿眼瞪他,水眸里满是恨意。

    “我要离婚。”

    她像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回头,汤臣硕听她一直的强调,痛得整颗心脏像是被人剜掉了一块肉。

    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小嘴,他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离婚的话了,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伊柔深知男人的脾性,她闭上眼睛,紧紧地闭上嘴巴,不让男人得逞,撬不开她的嘴,又不能强来,汤臣硕被折磨得够呛。可即便只是一个不得其门而入的亲吻,亦能随时随地地挑起他的邪火,他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碰她。

    汤臣硕边舔吻边抚摸她的头发,半饷才停了下来,说:“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好不好?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自己对你不仅仅是眷恋……你想想,你以前受了那么多委屈,现在和我撇清关系的话,不是很吃亏吗?我不会再限制你想做的事情,你以后想怎么样都可以,就是不能和我闹离婚……”

    “我和你在一起才会吃亏,离了婚我心里舒服,还有钱花,自由自在!”

    “呵,你莫不是以为离了婚真的能拿到我一半的财产?”

    “……”

    “你傻得真可爱,且不说你离不了婚,假使你闹上了天,离了婚我也可以令你得不到半分钱,你要不要试试?”

    “汤臣硕,你怎么这么讨厌!”

    “是的,我很讨厌,我就是这种人,你知道我的手段。”

    汤臣硕望着她迷离的水眸,红彤彤的鼻子,还有刚被他滋润过的艳红小嘴,一股熟悉强烈的燥热从下腹急速地窜起,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忍过那股燥热,伊柔现在的身子禁不起他的折腾,亲亲抱抱已经解不了他的渴。

    伊柔感觉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兽性味道,她惊愕地瞪着他,用眼神控诉他的禽兽不如。汤臣硕头疼地将脑袋埋进她的颈间,怀中的女子是那样甜美可口,而且还是系在他心尖上的娇人儿,让他怎么忍?

    “你、你想干什么?”伊柔结巴地问。

    “伊柔,柔宝,给我好不好,嗯?我忍得好辛苦。”

    伊柔斜眼瞥了一下某人腹下的竖起,惊得周身发颤,他怎么随时随地都能发情,他们明明在吵架,可他……真是个变态啊变态!

    “你休想碰我!汤臣硕你还是个人吗你?!我是个患者来着!”

    “我知道,我会很小心不压到你的左腿……”

    “玛丽隔壁!你给我滚,你马上给我滚!”

    伊柔气得满脸通红,她现在的身体能怎么做,而且,在她极其怨愤一心想要离婚的情况下!

    汤臣硕仅存的几分理智在这兽性大发的紧要关头起了作用,考虑到不压到左腿做那事的难度,他沉下脸,转而求其次,拉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往腹下探,他恬不知耻地说:“要不然……你用手帮我……”

    “汤臣硕!有你这么过分的吗?你放开我的手!”

    伊柔气得眼泪都出来了,被男人拽着手碰触到那烫热的部位,她薄薄的脸皮染上媲美晚霞的绯红,她觉得羞辱,闭上眼睛冲口而出。

    “汤臣硕!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揉碎你的小弟弟!”

    “……”

    汤臣硕明显被这话震惊了,他怔怔地望着伊柔,半饷竟然微微扯动嘴角,继而说道:“你原来还有这趣向?”

    伊柔悄悄地睁开一丝眼缝,见男人似笑非笑的脸,忽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想要抽回手,却被他紧紧抓着,贴在那个部位。

    汤臣硕轻叹,说:“我知道你在介意什么,那段时间,我虽然带了不同的女人回家,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知道的,我有洁癖,不碰乱七八糟的女人。”

    “你要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放开!”

    “你要揉碎就揉碎吧,只不过下手之前要想清楚,这可是关乎你下半辈子的性福!”

    汤臣硕带领她的小手包裹住烫热的部位,伊柔窘迫地转过脸去,由着男人抓她的小手胡作非为,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手能这么热,好像有自己的思维那样,每一个细胞和神经都有了知觉。

    “你自己也有手,为什么要用我的,放开!”

    “我从来不用自己的手解决。”

    “……”

    汤臣硕一边控制她的小手,一边欺身过来含住她的耳垂吸吮,好久好久之后,伊柔终于感觉到了粘稠烫热的液体在手掌里熨开来,汤臣硕舒服地叹谓,懒洋洋地躺在一边,一副吃饱喝足的餍足模样。

    伊柔眼里泛着泪光,这个变态,自己倒是舒服了,却把她弄成这副不上不下尴尬难受的样子,察觉到伊柔悲愤的小眼神,汤臣硕俯身啄了她一口,一点不害臊地说:“乖,下次换我满足你。”

    “谁要你满足?”伊柔欲起身去洗掉一手的黏稠。

    “你的脚不方便,躺着,让我来。”

    汤臣硕连续抽出几张面巾纸,擦掉柔软小手上的液体后,他又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条热毛巾出来,认真地将她的掌心和手指擦干净,他眼神专注,一丝不苟,伺候人也挺细心的。

    伊柔等到差不多了,便抽回了自己的手,转了个身背对他而睡。满足过一次,独裁而又霸道的汤臣硕便不再强迫她做任何事情了,躺在她身边发怔似的盯着她的后脑勺,他双手双脚规规矩矩的,不再放在伊柔敏感的地方肆意挑逗。

    伊柔也累了,眨巴眨巴眼睛就睡着了,汤臣硕则睁着晶亮的双眸神采奕奕的,刚才柔宝并没有表现出厌恶,这小女人,还是喜欢他的,愉悦地扬起嘴角,他等到她睡熟了,轻轻地翻转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他的胸膛,下颌贴着她的头发缓缓进入梦乡。

    汤臣硕的睡眠质量很好,睡了几个小时醒来以后,他进洗手间里梳洗了一番,穿上陈大妈从家里拿来的手工西装,把头发打理得整齐发亮,才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伊柔见他精神奕奕,一副商业精英的帅气模样,不自觉地撅起了小嘴,这几天医院的护士小姐总要趁这个时间点进来替她换输液,顺便欣赏汤臣硕容光焕发玉树临风的样子。

    汤臣硕戴上腕表,瞥见伊柔吃醋的小动作,立刻会意了过来,将护士打发了出去,他在伊柔的床前坐下,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顺好,一双迷人而又深邃的凤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好像要将她刻到心里去。

    “这几天公司有个大案子在运行,我抽不开身,你在医院要好好配合医生,别动不动就使小性子。”

    伊柔转过脸去,显然是不习惯汤臣硕这罕见的温柔,他从前是不会和她说这种话的。

    “你赶紧的滚吧。”

    面对伊柔的冷眼冷语,汤臣硕也不生气,低下身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这才离开。

    房间忽然安静了下来,伊柔挪动一下坐起身,拿起乔尚耀送的Ipad玩游戏,刷微博,看视频,聊天,两个小时后,她就开始感觉无聊了。

    她把Ipad放在桌上,掀开薄被单,小心翼翼地将左脚放在地上,然后尝试站起来,扶着桌子走了一步,左小腿酸软无力,根本无法支撑她走路,试着走了几步,全是依靠右脚在用力,伊柔心里有点恐惧,害怕即便恢复了她走路也会一瘸一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