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喝荒草庵水,不光人有灵性,还能延年益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2本章字数:1302字

    二、“喝荒草庵水,不光人有灵性,还能延年益寿……”

    时下,正值春暖花开鸟语花香时节。如果说年过半百的人在闲情逸致时上山溜达溜达,锻炼一下身体,消遣一下,顺便打点水,似乎还可以让人理解,而年过八旬的老人,颤颤巍巍,连走路都十分吃力,他们这样做就让人匪夷所思了。真的就如人所说的只单单是水好喝那么简单吗?恐怕其中另有隐情,只是都不想捅破这层玻璃纸罢了。

    荒草庵的水,确实好喝,无异味,甘甜,尤其沏茶招待客人更是极佳上品必备之水,让人赞不绝口,连连称是。

    都说一方水养一方人,而荒草庵的水却养活大半个岛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人从中看到商机,就用50斤装的大白塑料桶从崂山大河东取水一车一车运回市内以每桶2——5元的价格在各个小区出售,时间一长,招来大河东村民举报,说大桶水卫生差。电视台根据举报线索,从哪运的,怎么装的,用的什么设备,进行暗中跟踪调查,并取回水样检测,最后公布结果:市疾控部门水质抽样检测报告,14项中有一项大肠杆菌超标,提醒广大市民勿饮用大桶水。

    像这样的事,电视台基本上隔上一段时间就要对外曝光一次,很有意思的是,荒草庵水一点没受影响,人,照来不误。

    我是后来居住过来的。我半路“捡”了个媳妇,同事们都说我抱回个“大富婆”,我怎么一点也没觉得呀!不是我偷着美。

    我以前没喝荒草庵水的时候,喝自来水啥感觉也没有,完全是习惯释然,但当我第一次喝上荒草庵水的时候,感觉就完全不同了,甚至觉得差别尤为明显。想到过去喝得都是用漂白粉漂过的自来水,每每闻到一股扑鼻的浓浓的漂白粉味,从此往后就再也不想饮用了。其实,这也是市民都乐意喝荒草庵水的一个其中主要原因。

    一次上山打水,听一位村民在侃侃而谈,说:“喝荒草庵水,不光人有灵性,还能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我接过他话,道:“前一阵子,不是电视台说大河东的水,14项抽样检测中有一项大肠杆菌超标吗?”

    “谁叫你喝生水来着?就是自来水生喝也不行,何况从山打的没经过任何处理。看来你不是我们当地人,喝荒草庵水长大的人都知道,回家煮沸再饮用保准什么事没有。俺喝了一辈子,这吧也好好的。你不想想,说大肠杆菌超标就没有别的用意?岛城矿泉水驰名中外,与其‘老大哥’同样被垂青还有‘小弟弟’浮山水和咱们的荒草庵水,对它冲击肯定很大,‘老大哥’快抗不住劲了。那是变相为矿泉水作广告。”说完,引起一阵哈哈大笑,他十分得意,露出一脸自豪。

    此话,也不无道理,至少它消除了我心中对“大肠杆菌超标”的顾虑。

    我们知道,这里,表面上说的是一个简单的水质问题,实际背后反映的是当前行业乱象的深层次复杂矛盾问题,折射出的是老百姓对安全问题的惶惑、焦虑与隐忧。

    当然,有时也会听到外来打水的夸当地人是如何如何富有,对此,有的村民不屑一顾,敷衍一笑。有的大倒苦水,叫苦不迭。显然,事实有出入。

    此事真实情况应分两块来说,一块是旧村改造前,一块是旧村改造后。旧村改造前,根本谈不上富有;旧村改造后,领到拆迁补偿款,村民的生活才有了起色。难怪有的村民说“即便我们再有也有不过村领导”,弦外之音,充满抵触情绪。尤其逢年过节,谁村发了多少钱,谁村发了多少东西,不免就会扯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来,让这里成了小道消息的“传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