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300年的古树遭“屠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2本章字数:1355字

    四、300年的古树遭“屠杀”

    2011年2月16日,人们睡了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路口那棵有着300年树龄的古槐不翼而飞,只孤零零剩下一个树墩。

    这可了得!一传十,十传百,一圈一圈的人聚集围着树墩不走,里三层外三层,议论纷纷,齐声讨伐。

    六十多岁的徐大爷是第一个发现的。

    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老伴王大妈来找他,一见没了古树,呜呜呜大哭起来,是扫马路的环卫工人发现了他们俩,一边安慰一边陪到天亮,直到小区的人一个一个都来到这里……她跪累了,就坐地上;坐累了,就再跪着。她扑打着树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嘴里老是反复重复着那句话:“我的天吆!谁造的孽!把老古树给俺砍了,它和俺生活了一辈子,俺从小和它一起耍,捉迷藏,和老爷爷老奶奶夏天一起坐在这里聊天纳凉。它害你什么事了,你把它砍了?你这不是伤天害理么!你怎么下得去手吆?你这个败家子,你就是不得病也不得好死,出去被车轧死,唔唔唔……”

    后来据说,王大妈在家哭了三天三夜……

    每棵古树都承载了村民无限的记忆。没了老古树,确实让人从情感上无法接受,特别是在这里生活长大的村民。要知道,他们和老古树有着很深的感情!

    徐大爷说:“这棵古树经历三大‘劫难’:新中国成立后,土改那年,吃不上喝不上,一个逃荒者走到这里要砍它换口饭吃,被村民拦下来了;文化大革命,砸烂封资修,革命有理,造反无罪,有人要砍它,又被村民拦下来了;这次城区改造,大开发,有人就瞅上它,结果……嗐,早晚一天呀!”

    身世坎坷,虽为古树,却有着与人同样的不幸命运和曲折经历,因而多了几分沉重色彩。

    有看出门道的,说这是后半夜干的,是趁村民熟睡后才下的黑手,而且树墩的墩面齐刷刷的,肯定是电锯切割的,有这种专用设备的,只有附近工地干活的那帮人才有,是早预谋好的。

    2005年,城市规划,大力发展绿色旅游经济,实施旧村改造,惠民政策,造福大众,村民响应政府号召,集体迁出。旧村改造方案公示过程中,村民没提额外要求,只希望施工单位修改图纸方案把古树保留下来,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小要求,对方还说再“研究研究”,没给明确答复。

    老实巴交的村民不放心,就白天轮流值班看守,千小心万小心,结果疏忽了夜里,不料还是遭到他们暗算。卑鄙!无耻!

    中央三令五申要保护农民合法利益和权益,你们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简直无法无天!

    现在,我们不能把这只看作是仅仅地产开发的简单事情,应上升到另一个高度,从大局来讲,与民争利是小,破坏社会和谐安定是大,到了应该先“开发开发”那些地产商自己脑子的时候了,要好好反思,难道不是吗?

    “屠杀”古树,说明在这些人脑海里根本没有“保护”和“守法”的概念。我知道这事太晚了!也知道开发商的强大力量,但我愿意给村民代言。他们朴实、忠厚、善良,是典型的中国九百六十平方公里大地上8亿农民的代表,为他们代言,我特自豪!特踏实!特心安!

    前前后后经过几个多月的努力,在当地媒体的谴责下,在区政府的关怀下,在村民的强烈呼吁和要求下,负责该城区规划改造的有关部门才改变了起初图纸设计方案,老古树墩最后才这样得以保留下来。如今它又长出一圈新枝,枝繁叶茂,绿绿葱葱,不惧海风侵扰,不畏暴雨狂打,不怕天灾人祸,显示出非常强的生命力,就和这里繁衍生息的村民一样。

    说起来,连三百年的古树都敢杀,想想也是,这就让我们不能不为北京故宫里那些上千年的名木古树保护捏把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