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概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5本章字数:1565字

    《西安的流苏相思树》内容概要

    女友离开半年后,禁不住对她的思念之情,我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故事。

    我想起了一年前的冬天,世界白茫,雪落纤柔,我和好友王彬寰在省美附近的杂木林中燃烧了一堆篝火,与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条雪撬犬。潘恬曾坦言,她很喜欢这只叫哈莉的犬,然而,那天,她并没有接受邀请,加入我们的雪中篝火。

    在漫天的雪花中,人是容易想到一些久远的往事,不过,直到我和王彬寰失去潘恬后,至少使我明白,雪中,适合悼念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及悔悟些什么。

    彬寰是我在补习班认识的朋友,后来因为机缘巧合,还是一些原因,我们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大学毕业后,他在远离西安的朔州谋得一份文化局的工作,我则进入一家公司成为一名桥梁工程师。不过,他常常把设计集中到一起做完后,偷偷跑回,或干脆称病不回去。看得出,他是极其不喜欢朔州及那里的工作。

    回到西安的日子,我们就去和不同的女孩见面。一次,在我们约见在摄影俱乐部认识的模特甜甜时,她带着自己的同学一起来了。使我惊讶的是,那个同学就是我少年时代青梅竹马的潘恬,后来因其母亲工作的调动,我们一直失去了联系。

    重新见到她后,我有些激动,一直没有女友的我,其实心里一直对她念念不往,并直觉只要在小寨一带的街上行走,迟早能遇到她。而那天,我们就是在小寨方圆一公里的省美相见了。

    四人一起去唱了歌,快要结束时,她唱了几首民歌和老歌,却让我想起自己的母亲,她竟然会唱我母亲爱唱的歌。

    我们四人不知是出于各自的心事,还是巧合,在随之而来的夏日里见面不已。这过程中,我发现甜甜与潘恬不约而同地喜欢着王彬寰。我很喜欢潘恬,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一次,四人一起去了洗浴中心,无意中,我发现潘恬腹部有一条手术的疤痕。隔了几天,潘恬告诉我,十四岁时,自己肾功能衰竭,然后做了肾移植。震惊的同时,我想起自己的母亲病逝前的情况,在一次手术事故中,需要切除肿瘤的右肾,却阴差阳错被医生切除了健康的左肾。

    潘恬和甜甜因为喜欢王彬寰闹了别扭,在我看来,她们关系那么好,形同姐妹。不过,在我向潘恬表白了后,潘恬还是和王彬寰走在了一起。虽然时间并没有太长。转眼,王彬寰因为结识了一位空姐,而很快与她相恋,并出乎我的意料,一改以往在感情上拜伦式的“男人因为玩累了才结婚”的论调,和她结婚了。

    作为朋友,我忍住怒气,以收拾残局的架式,把潘恬小心从伤心中拉回来,虽然,潘恬仍像很多年前——她刚上初中,我们在学校校庆分开时,她和我变得不亲密。不过,在我们总是一起吃各种美食,去很多地方,甚至由我常陪她去医院后,她也一点点依顺了我。春天来时,我们还一起养了一只缅因猫。她喜欢猫狗,只是因为身体缘故不能养,不过后来,这只猫却跑丢了。

    因为一些缘故,我查了母亲当年在医院的住院档案,查到了当年了一些事情。虽然因为时间太久而资料缺失,但是,潘恬说出的手术时间与母亲的手术时间相同,一直对潘恬身上的母亲气息而迷惑,竟认为潘恬身上的肾是母亲健康的左肾,她获得了母亲器官的同时,也得到了母亲的某些气质和性格。因此,和潘恬也起了一些别扭,这些别扭在潘恬不久因为巨细胞感染而离开这个世界时,我们大概都没有好好抚平。

    潘恬虽然和我在一起,心里仍没有忘记彬寰,在她最后的日子,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了几次,在经过了许多纠结后,我大概懂得了,并想尽办法迁就她。现在想来,不知道是否做错什么,但能让她快乐,应该是没有错的。

    潘恬的追悼会之后,我和潘恬的母亲又见了面,从那里得到了其母亲凭自己多年的索求,而得知的真相,即潘恬身上的肾器官是买自地下器官分子从医生那里得到。更具体的情况,则不得而知。尽管,这可以意味着那场手术是一场阴谋还是一场医疗事故。虽然,我更愿意相信法院的“医疗事故”的处理结果。

    甜甜离开西安,去别处工作并和自己的男友在一个城市之前,我们睡了。那晚,她似乎专为由我宣泄心中无尽的烦扰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