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7本章字数:1902字

    去了很多店,最后在端履门找到一家做水晶钥匙扣的。我把U盘中潘的照片交给婚纱店的店员。水晶钥匙扣做好后,我便一直带在了身上,挂在了车上。记得她说过,拍婚纱照时,要做些水晶钥匙扣,挂在钱包上的钥匙上。

    再次见了潘的妈妈,和她一起吃了饭。饭后,阿姨起先讳莫如深,后来,就突然说起,有些对不起我的母亲。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一时让我语塞。

    她向我吐露,当时潘恬在透析,十分痛苦,很想给她做移植。她的配型不合适,而叔叔的身体又不好,最后,没办法,就决定买肾。

    没想到买的肾是我母亲的肾。这个也是她后来知道的。所以,知道真相后,她就觉得十分对不起我的母亲。

    潘妈妈还吐露,潘恬这次,不是移植肾的问题。是巨细胞感染。这种感染虽是常见的,对于正常人,而对潘恬却是致命的。由于她服了免疫抵制剂,免疫力低下,巨细胞病毒由潜伏转而活化状态,变为巨细胞病。它可以抑制受体的免疫功能,引发排斥和各种感染。而这些,当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很危急。

    看着她伤感的神情,我劝了她不要自责与难过。

    最后,我请求把潘的一些CD送给我,以及潘养的一些香草。空闲时,放她的CD,听她听过的音乐,照料那些香气特别的香草。

    虽然,不知道碟上的每一首歌,她喜欢的程度。但是,那些音乐从音箱环绕出,灌入我耳鼓,就能让我感受到潘恬分子一样无处不是。

    这样的时间不知持续多久。我相信,很快,就会把她忘记的。一想到如此,我就难过得不行。但那是没办法的,我终会将她忘记,她的照片,她的CD,她用过的物品,最后都将在我的世界里失去意义,让我无动于衷,甚至厌倦。

    因为,重复一件事,下场便是如此。

    真的到那一天,我也安然接受。

    只是,在我,曾迷恋过她,和她在一起过,知道她存在过。

    “这个世界不再有我,又无处不是我。我变成了尘埃、空气,水份来和你息息相通了。”

    这是潘恬为我读过的,很年经就殒命香消的女作家的一句诗。想来,这句诗是预知。她多想知道没有她的这个世界会怎样。然而,却无能为力。

    甜甜发来信息说身上的过敏全好了。问我在做什么。

    “在想事。”我说。

    “想什么事?”她问。

    我想起彬寰大四的时候,每周做火车去北京跟随一位俄罗斯雕塑师学习,其青铜作品被冬宫美术馆收藏。彬寰学习的地方是中国传媒大学或附近,因为他在那附近的咖啡馆认识了一位在那所大学学习的华裔美国女孩儿。女孩儿是美国某所大学在中国传媒大学的交换生。北京奥运会时,她作为志愿者在澳大利亚参与了转播方面的工作。这些可从她空间上的一些照片看到,当时她穿制服的漂亮照片及工作的情形。

    来西安旅游时,我见过她三次。她是和美国朋友来西安旅游的,实际上,几乎没有去过什么景点,只是和王彬寰呆在陕美的石椅聊天儿,去王彬寰奶奶家为其奶奶按摩,坐在南湖的草坪或栈桥上照旧聊天。

    她说,想看看西安的建筑。而彬寰将她带到了南湖和通易坊,他们在一起聊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只是大概知晓这些。想必,只是聊天儿而已。见到女孩时,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三天。看得出,她有着中国学生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形象,但仅是记忆中。因为,现在中国品学兼优的学生恐怕是另外的样子。总之是安静,话不多,并且极有礼貌,看你的时候十分专注,如果没有听懂你说什么,有时并不好意思问,只是盯看着你猜想。因为我和王彬寰英语交流不好,加之我和他用中文对话,大多时候,看到是她那“你们不会在说我坏话”的无辜眼神。

    尽管如此,我和她还是交流了自己喜欢的事物、及对一些事的看法,我极尽自己的知识储备为她讲过去发生在这里的朝代故事,她也努力地穷尽她所知道的汉字思索着表达。

    我们在长安南路上的一家成都印象的吊椅上,舞台上的川剧变脸,我们几乎一眼没看,只当是历史的背景。我们甚至用了不少比划,而她的比划像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那样,十分恭敬认真。

    彬寰假装要看手相,抓住她伸出的手,在上面装模装样的指了几下生命线和感情线,嘴上也空泛地说了几句。她呆呆听着,突然笑着明白王彬寰是在骗她。她的眼白不是很白,看着有些忧郁,所以我说,她像韩国的朴信惠,只是她不知道朴信惠是谁。

    第二次见面,她就认真说出了我的名字。我们在通易坊的左右酒吧,喝着茶。知道她第二天要离开,我送了她一枚塑封的宋朝铜钱。她追问为什么封面是一只猴子,后来我才知道她喜欢猴子。还记得她喜欢卡百利、MJ、vitas的歌。此外,通过王彬寰的空间踩到她的空间,看到她认真用汉字写的文字。讲述求学路途中一路走来的细小感受和触动,读来觉得能感受到她的无边的寂寞。

    然而,现在,我强烈地想起了她,也发现,其实,她那样的寂寞是我现在喜欢的。

    我们交流的不彻底,相处的时间也太短。这大概就是她吸引我的原因,但是我并不想理会这些,只觉得自己突然很喜欢她。

    想及此,我便对甜甜说道:“没想什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