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骚姐(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46本章字数:2938字

    “泥玛!快还钱!”几个壮汉对着华子大喝。“要不然剁了你的手指!”一个汉子还抽出把锋利的水果刀。

    “强哥!强……哥!”华子浑身打着颤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恐惧祈求地望着卢强。

    卢强是桃花乡出名的恶霸,在乡里设下赌馆。他在这馆子里捞了不少钱,脖子上挂着条很粗的金项链手指上也套满了颜色各异的戒子。

    他慢慢地扔下手中的烟头对着桌子冷冷地说。“听说你姐姐到了十六岁了?……嗯!”

    “强哥的话听明白没?靠!叫你姐姐来抵债!”一个汉子猥琐地笑着,“说不定她还能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呢……”

    麻痹的!华子再蠢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一咬牙冲向卢强。“我跟你们拼了!”

    “啊!”

    华子还没冲过去就给卢强一脚踹中心口,翻倒在地上还呕出了口血。

    “给脸不要脸!”卢强就象踩中一只蚂蚁那样若无其事。“剁了他手指。”

    几条汉子按住华子剁了他两根手指。

    十指连心!直疼得华子要晕过去。

    “待会儿把他姐姐弄来,两根手指能值五百元?我靠!”卢强在华子要晕过去前淡淡地说。

    “砰!”

    大门被一个骚年重重地推开。“卢强你太无耻了!”

    “哼!这不是夏水村的野狗吗?哈哈哈……”一汉子瞧清来人是九峰后嘿嘿地大笑起来。

    九峰没理这丫的,他早习惯被人叫做野狗了。打小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跟父亲相依为命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你们放开华子!”

    “放开?少管闲事!”另一个汉子扬着手里长长的水果刀。

    “你们想怎么样?”九峰一脸镇定。对付这些人你不能害怕,因为你越害怕他们就越嚣张。说真的,他心里正打着小鼓。

    “还钱!”卢强眼里闪烁着某种冰冷的光茫。“说好了,你那两间破屋不值钱!想还钱的话就在这里赌上几局。”

    九峰早听说了卢强不干好事!用赌博这法子赚了不少钱,要是有人还不起钱,就得用人来还。

    九峰咬紧牙关,眼睛直瞪着卢强。“好我赌,我赢了你不能再为难华子!”

    没办法!华子是他的好兄弟。他们家对九峰也算是照顾,现在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快下注!”一个荷官摇着骰子。

    九峰听嘎子叔说过这种就是灌了水银的骰子。

    知道归知道,要想赢人家是千难万难的,这主动权全在人家手上。九峰不由静下心来盯着荷官手中的碗,仔细听着骰子弄出的声音。

    “我押大。”九峰瞪住骰钟,把自己仅有的一百块钱押了进去。这是村里人弄的巨款,听嘎子叔说村里要开啥店用的。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还真是开大!

    下一盘九峰双赢了,只要再赢上一局就能还清华子的债。荷官不由紧张起来,要是就这样给九峰赢了卢强肯定不会放过他!

    “骚姐这个人好厉害!”荷官带着九峰转到赌馆后厅,这里专门对付难缠的赌客。

    “啥,你用灌了水银的骰子也会输!”屋里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真是人如其名。打份得很妖艳。眼睛里冒着吸引男人的眼神。注视了下九峰嘿嘿地笑起来。“哟,看不出还是个高手呀。怎么有没有兴趣再赌几把?”

    “再赌?我不来,除非跟你赌。”

    九峰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肯定不是个好东西。而且也肯定不是个好女人。现在反正也没事做,不如赔这个女人玩玩。男人吗,玩玩有啥的。

    “跟我?我没听错吧。呵呵。”骚姐再次嘿嘿地笑起来,象是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似的。

    “小子别怪我没告诉你。骚姐可是我们桃花乡的大赌神。就是外地来的大赌客都败在她手上了。”荷官得意地瞧着九峰,一脸复仇在望的样子。

    “哦。我找的就是高手!”九峰毫在在意地跟着骚姐走进了小店。

    “赌啥?”骚姐用眼睛夹了下九峰。

    “你选吧。”九峰从口袋子里掏空出一包沙溪(当地的烟)来,掏出一根点上。

    “还是梭哈吧。这牌容易,也不会说我欺负人。”骚姐用眼睛审视了下九峰。“呵呵,先说说你那千把块根本不够,不过姐姐可以可怜你。怎样?你身上的一件衣服就当一千吧。哈哈哈,好久没见过罗奔的靓仔了。”

    “铁定你罗奔。”九峰吐出个圈圈用淡定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人。

    第一局骚姐赢了。

    九峰的是散牌,骚姐的是一个A俘。

    其实九峰知道骚姐是换了牌。她本来也是个散牌,硬是换成俘虏。不过自己身上可没藏牌,不然换成是炸弹也不是啥难事。

    “可不可以由我来洗牌?”九峰放下手中的烟盯着骚姐说。

    “嗯。没问题。呵呵,我说小兄弟你是不是怀疑姐姐做的牌有问题呀。”说着把牌递了过去,身子也慢慢靠了过去。“要不要帮姐姐也检查检查。”

    九峰摇了摇头。“这牌是没问题,只是我想换换手气。”这种女人的便宜不能随便占,里面肯定有道道的。

    左右弄了弄,这手法还真没练过。虽然知道技巧,但是动作幼稚得很。“嗯,牌怎么不对。你看是不是少了几张?”

    骚姐接过牌弄了弄,眼睛瞪得很大。没错是少了牌。可是刚才给九峰的时候没少的。也没瞅见九峰藏牌呀。“好吧,这付不要了,我们换一付好了。”

    骚姐拍了拍手,叫人再送来一付扑克。

    第二局还是九峰输了。

    不是九峰不会换牌。是骚姐换得太快了。同样的顺子,骚姐的大了一张。

    “小兄弟,还赌不赌。再赌你就要脱衣服了。呵呵。”

    九峰点点头。自己就三件衣服,包括里边穿的。好歹也能挡上一阵子吧。就不信还拿不下这个骚姐。

    第三局还是骚姐赢了。

    第四局,骚姐桌上的牌瞅着就吓人。第一张是黑桃K,第二张是黑桃Q,第三张是黑桃J,第四张黑桃10。

    玛的如果底牌是A? 的话,她就是赢了。就算是张黑桃9还是她赢。

    九峰的是三张8一张牌红桃4。这还是他换了牌的结果。

    “怎么,认输吧。哈哈。”骚姐哈哈大笑起来。

    九峰微笑地摇摇头。“万一你的底牌不是A也不是9,又或者不是黑桃呢。”这样的话,骚姐的牌只能是散牌。就算自己的底牌是不是4也稳赢她了。

    “呵呵,你们男人呀,一是好斗。二是好赌。好吧,你看看姐姐的可是黑桃A。”洁白的小手一翻牌显了出来。

    九峰立即把裤子褪下来。现在就剩一条大裤衩了。

    “再来。”

    “呵呵,小兄弟相遇就是缘,不如我们来盘大的怎样?”骚姐眼里闪着一丝透人的眼光。

    “说。”

    “这次除了你的裤衩再加上你帮姐姐我打两个月的工怎样?嗯,当然你赢了我马上给你补足五十万块怎样?两个月你赚得了五十万吗?”

    “来吧。”九峰眼睛里却闪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来。

    这次的牌跟上次的一样。骚姐的还是那付牌。只是九峰的牌更臭了,只有一对2。再有一张黑桃5跟一张红桃6。

    “不是姐姐没劝过你。我说小兄弟你又输了。乖乖给姐姐打两个月工吧。”骚姐一脸笑意。看得出来这次她又赢定了。

    “是吗。你还是看看底牌吧。”九峰脸上看不出情绪波动。

    “看就看,呀……”骚姐这回也傻眼了。她的底牌明明换成了黑桃A的。怎么变成了红桃8。“你!”骚姐貌似明白了什么,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九峰。

    没错,是九峰换走了了她的黑桃A。九峰直到现在才把换牌练好。头几次都差得远。这次如果九峰还是换自的牌其实也是个输的。再怎么厉害也没有老手厉害呀。所以九峰根本就没换自己的牌,而是把对方的底牌换了。

    “再来。”骚姐明显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刚才只是注意对方有没有换他手上的牌了。没想到竟敢换走自己的牌。

    “五十万呀。我说你还有钱跟我赌吗?”

    九峰相信骚姐是有钱,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凑出这么多钱来吧。自己也可以拿了五十万开溜。这钱不算多。对于自己这样的一个穷屌丝来说却是足够了。省着点花可以用上好一阵子的。

    “不能走。”骚姐的脸上一寒。

    “那你赌啥?呵呵。”九峰一脸怪笑,眼光在骚姐身上打了个转。

    “我赌我自己还不行吗?怎么不敢受。靠,你不会是家里有悍妻吧。真可怜。”说着披开了点凶前的衣服。

    九峰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是不错的。玩玩就玩玩,大不了再把这钱还给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