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心伤不起,佳敏男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49本章字数:3384字

    手中的翠花挣扎了下,“急色鬼。”见挣不脱低声骂了句。脸上也显出了幸福的笑容了。只有跟九峰在一起她才能体验做女人的滋味。

    几步走进屋里。九峰把翠花放到炕上,伸手一扯翠花的衣服就象是剥笋一样,一件件衣服就被扯下来。只几下翠花就成了只雪白的小羊羔。双方对视着,他们的呼吸变得急速起来。

    “汪汪。”正当双方要进行一步时,门外传来了狗叫声。

    草,他妈的谁呀,真会挑时候的。九峰跟翠花可不敢迟疑马上穿起衣服来。外面的黑蛋是在报警了。也不知能扛多久的。要是被人闯进来还真的糟了。自己出事也就算了。大不了这村长不做了。但是翠花就难了。

    “九峰在不在?滚,走开,你个死狗。他妈的这是谁家的狗。怎么会在九峰家的。”外还真来人了。只是想进九峰家的门,黑蛋就大叫起来。那人还想进来,黑蛋就咬住了那人的裤角不放行。那人不由大怒,大骂起来。

    “谁呀。”没多久九峰就从屋里出来。好事被破坏了,九峰的心情特别不好。这丫的就不能早点或者迟点来吗。非得正紧张的时候来。要是正击烈时来,九峰想想都怕,那样非羊委不可。

    “哟,我道谁呀。是根宝叔呀。”九峰惊住了。本来还想大骂来人一顿的。只是这个可是陈佳敏的父亲。怎么能骂得出口。

    “九峰哪,你这九峰是哪里来的。你看还在咬着我不放呢。”陈根宝动了动脚。这脚硬是动不了。被黑狗咬得实实的。

    九峰尴尬地笑了笑。“叔你等着。黑蛋你松松嘴吧。这个可是根宝叔。”黑蛋听到九峰的话,低叫了声松开了嘴。

    陈根宝退开几步,他还真怕了这兽生。上来就是一口的。而且这牙口很是锋利的。这裤子应该是被咬出个大洞了。因为腿下是清凉的。要是真的咬到肉了非得掉一大块肉不可。

    “根宝叔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不会找我吃饭的吧。呵呵。”

    “嗯,”陈根宝低头看了看被咬的裤子。还真破了。“你猜得真准。是叫你吃饭的。不过你看这裤子都破了,你说怎么办。我的九峰村长。”抬起头来看着九峰。不知这家伙什么时候弄了这么个恶狗来。难道当了村长收了什么贿赂的。边说脖子还边往里边瞧。

    “呵呵,根宝叔看你说的。不就是条裤子吗。我赔还不行吗。走吧,我们先吃饭去。我这肚子正饿着呢。”九峰边说边拉着陈根宝往外走。好象想起什么事来,回头对着黑蛋说,“黑蛋你先回吧。我去吃饭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九峰这话明着是对黑蛋说的,其实是想对翠花说的。总不能当着陈根宝的面又回屋一趟吧。这样陈根宝不疑心才怪。还是先把陈根宝拉走。翠花可以自己走。

    陈根宝虽然有疑心,这九峰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拉就被人家拽着走。“喂九峰叔自己会走你拉什么拉的。不会在家里收了人家的贿赂吧。是怕叔看到吧。放心叔就算是看到了保证不会说的。”

    九峰哪里信他,要是自己收了贿赂给陈根宝看到了,保证第二天全村人都会知道的。何况家里不是贿赂而是土屋藏娇了。更不能给他看。

    梅婶早就等在院子门口了,见两人过来马上就热情地迎了出来。“九峰就等你了。快里边请。”拉着九峰往里边带。

    “梅婶你们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呀。”九峰刚才跟陈根宝急。没想过为什么人家要请饭,现在看到梅婶才想起好象还不知道为什么人家要请吃饭。

    “哟,你当村长了梅婶就请不动你了吗。”

    “看你说的,哪能呀。”

    “呵呵,那就好。婶这是有喜事。”

    “真的。是什么喜事?”

    “佳敏以前的同学来了。他是来提亲的。”梅婶脸上喜气扬扬。

    “哦,这样呀恭喜恭喜。”九峰嘴巴里说着恭喜。心里却是酸溜溜的。个中滋味只有他才知道。“那佳敏同意了吗?”九峰不甘心地问。

    “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只要人家满意了就成。佳敏毕竟是结过婚的。人家能娶她就算是好的了。”梅婶笑着摇了摇头。在她的观念中佳敏还是个孩子。这事得父母作主就成了。

    “哦。”九峰心里好受点。起码佳敏还没有背叛自己。这只是陈根宝跟梅婶的一相情愿。

    进到屋里果然看到有个陌生的男人也坐在那里。这个男人样子倒不是很好看的那种。但是一身帅气的名牌。手上戴着镶着金子的手表。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至于是什么牌子,九峰倒是看不出来。手上还戴着几枚金戒子。看那形状怕是有好几两重的。

    “佳敏以后只要跟着我,保证你吃香喝辣的。哈哈哈……”这男人一看陈根宝跟梅婶进来也不起来。还大大咧咧坐着。“来了吧。这个就是你们说的九峰吧。好这边坐。”用九峰挥了挥手,就象是招乎他手下似的。

    草,九峰心里对这男人大骂。这分明就是不把陈根宝跟梅婶放在眼里吗。连一声伯父伯母都不叫声。比在家里还放得开。佳敏如果跟了他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你谁呀。”九峰不坐,反而问了句。

    “我是谁要你丫的管。信不信我马上叫人剁了你。吭,别以为你是村长就了不起。告诉你在这秀水县还没有我混不开的地。”那男人头也不回。还是大大咧咧地坐着。“好,根宝叔说的三万太多了。就两万吧。回头我派人送两万块上来。佳敏明天就跟我回去吧。”

    草被这丫无视了。还把佳敏当成货物了。九峰心里怒极。没等陈根宝和梅婶反应过来就对着那个男人大喝。“你牛。你牛得过城里的黑豹吗。”

    “嗯。”这男人的脸上终于有点吃惊的表情了。“是豹哥吗。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敌对关系。”九峰本想冒认下关系的。但想来假的真不了。黑豹跟这丫的肯定是有关系的,还是实话实说的好。这样也可以镇摄下他。

    “去。”那男人脸上一松。“我还以为你是豹哥的什么亲戚呢。要是真的,我还怕你几分的。原来就一乡巴佬。我去。告诉你,你的小命不值几个钱。就是陈佳敏也就几万块。呵呵,说真的这样的二手货还真值不了这钱。只是我看她还算漂亮的份上。”

    “我乡巴佬怎的。招你惹你了?你的命就很值钱了。”九峰心里的火被这人点了起来。自己的小命不值钱也就算了,还说佳敏就值几个钱的。完全没把人命放在心上。

    “滚。”那男人也怒了。自发达后很少被人丁过了。现在被一个狗屁村长,哦还是个毛头小子丁了。就是在乡里人家乡长还得看他脸色的。

    “啪”的一声九峰一巴黎扇在那男人的脸上。“我现在就修理你。”打完人之后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梅婶大声叫他,他也不理。

    回到家门口,黑蛋还蹲在那里。“黑蛋,还是你好。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吧。”九峰伸手莫黑蛋的头。

    “这么快就回来了。”翠花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

    “你还没走?”九峰记得让翠花先回的。晚上一个人走路可是不安全。

    翠花叹了口气。她就是想在这里多坐坐。在这里还能顺手帮九峰收拾下家里。刚才已经帮他打扫过一遍了。刚弄好,这九峰就回来了。

    “还是翠花姐好呀。”这是九峰的心里话。说真的他刚才是被打击了。深深地打击了。那个男人一看就是有钱的货。自己能拿什么跟人家比。是一个小村长吗。这个在有钱人家眼里狗屁不是。

    翠花也觉察到九峰的不对劲来。“九峰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九峰把刚才的事一说。翠花一张小嘴就惊得合不上。“什么,你打了他。”

    “嗯。”

    “哦,你不会跟佳敏也做过那事了吧。”听九峰说话的语气,翠花不难猜出九峰跟陈佳敏两人之间的关系。

    “嗯。”九峰点了点头。

    “呵呵,难怪了。我就说佳敏找男人你激动什么。原来是这样的。”翠花恍然大悟。看来这个男人真不简单。上次是陈翠香。现在双是陈佳敏。“你不会还有人吧。”

    九峰又点了点头。

    “谁?”

    九峰摇摇头。“翠花姐还是不要问了。我这心里正难受着呢。”九峰心里你是猜不到的还有就是早就逃走了的范晶晶。这个能不说就不说好了。一旦给二桂知道他准得找自己拼命不可。不说为妙。

    “有什么不能问的。嫂嫂把身子都给了你。不就是白丽丽吗。你不会也把她给上了吧。”翠花脸上露出难置信的神色来。这个可太厉害了,人家白丽丽是支书,是从城里来的。怎么会喜欢土不拉机的九峰呢。

    九峰听到翠花的话不由苦笑。她把自己想象成什么人了。难道是女人都会上的吗。我可是纯情得很的。“翠花姐,我喜欢丽丽不错。但我只是爱慕人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就说,丽丽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穷小子的。人家可是城里的姑娘,你不过是山沟沟里的穷小子。”

    “翠花姐你不打击我就会死吗。”九峰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听到翠花的话,这心情更加不行。加之这几天就没一件事是顺心的。心里头更加迷茫了。

    看到九峰的样子,翠花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了。“九峰嫂嫂刚才说得有点过。你不要往心里去。那房子给你收拾好了。嫂嫂先回去了。”九峰的心绪不高想来也不会跟她做那事了,干脆回去得了。

    “我送送你吧。”

    “不用,叫黑蛋送我就成。”翠花回过头来,好象有什么话要跟九峰说。过了好一阵却又说不出来。只好叹了口气转身走出门外。“黑蛋送送我。”

    黑蛋听到翠花叫它,摇着尾巴跟了上去。一人一狗的影子慢慢消失在山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