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连环打击,白面情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49本章字数:3129字

    “怎么是你?”九峰对着老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自己跟白丽丽等了一整天的领导就是面前的老人。我靠,这世界太疯狂了吧,随便在山下救了个人,就是领导。

    “不得无礼,这个是我们县的前任桃花乡的书记。现任县里的政协副主任。”不知从哪冒出个干部冲着九峰一阵大喝。

    “哦,你好。我是夏水村的村长九峰。”九峰最先反应过来。他对当官的没什么畏惧之心。反正又不求他们。怕他们做什么。

    “什么,九峰!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老人身后的小女孩大笑起来。后面的几人都抿着嘴,看来也是为九峰的名字感到好笑。

    九峰大囧,这名字是爹妈取的。再说了,农村人取名叫什么木头,石头,猫蛋的太多了。叫个九峰的也没什么呀。笑什么笑,笑死你们去。

    “孙书记你好。我是夏水村的支书白丽丽。”白丽丽伸出小手。

    “哦”孙老头伸手握了下白丽丽的手就放开了。“九峰童志,你好。”孙老头向九峰伸出了手。“上次的救命之恩,还没感谢你呢。”

    上次被九峰救了之后,本也以为这事没什么了不起的。后来跟自己的私人医生聊了之后才知道,就算是到了大医院,人家医院也不一定能这么快看出问题来。九峰能这样快看出问题,还能准确地给孙老头治疗。说明九峰的医术是到了极高的水平。

    孙老头来这里一是为了公务,二是为了感谢九峰的救命之恩的。

    “你好。孙主任。”九峰也伸过手来。握了握孙老头的手。

    什么主任。不错现在孙老头是任政协副主任。但也得挑好的名称叫呀。你不会叫声书记吗。旁人对九峰很是不屑。看来这九峰没啥政治智商呀。

    “呵呵,九峰村长不要客气了。我就是年纪大点。也没什么。叫我孙老头吧。这样不会太见外了。”孙老头倒不在意。活到这岁数了。也差不多退下来了。还在乎这些。

    “不敢,还是叫你孙伯吧。”桃花乡叫爷爷辈的老人,大部分加个伯爷。九峰这叫法自然是亲切无比了。

    “好,我老头就认下你这们亲。以后我就是你伯爷了。”老头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来。

    这次大家看九峰的眼神不一样了。众的的眼神里除了羡慕就是妒忌。没想到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呀。这样就能认孙云做亲戚。这孙云虽然做了下政协副主席。是个养老的官。但是他的关系实在是太大了。听说能通到市里去的。要不是年纪大了。准能担任县里的大领导。

    九峰也没想到孙云会认他这门亲的。他只是顺着孙云的话往下讲。没成想孙老头就认下了他这门亲。从别人的眼神中,九峰就知道。这次算是交好运了。

    “孙书记往里边请吧。我们备下了薄酒。”白丽丽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笑着对孙云做了人请的姿势。

    “好。我们一起走吧。今天就要尝尝你们的手艺。”孙老头满口答应。他其实更喜欢家村的饮食。这晨的厨艺可能比不过城里的。但这里的东西可是纯天然的。

    “丽丽你现在习惯吗?”孙云身后的年轻人紧跟在白丽丽身后。白丽丽却是看着前边没有理这个年轻人。

    九峰听到有人叫丽丽回过头来认真打量那个年轻人。

    草,刚才没认真看,现在认真望了眼。这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的,脸上洁白得象是涂上了一层油。头上梳着一头帅气的头发。穿着得体的运动服。手腕上戴了块名表。整个人显得极有精神劲。要是这丫的是来追丽丽的,那就糟了。自己跟这丫的根本就没得比。九峰心里直冒凉气。

    “丽丽这人是谁。”九峰顾不得孙云还在身边问了白丽丽一句。

    白丽丽还是没有回答九峰。从外表看看不出她的情绪来。九峰只得继续走自的路。

    众人一同到了白丽丽住的地方。孙云跟他孙女,还有那个跟白丽丽打招呼的个小年轻,加上九峰白丽丽一桌。其他村干部跟其余人又坐了三桌。

    要是到乡里视察工作。肯定是先检查情况再吃饭的。到了村里却是不一样。村里能有什么好检查的,最我查查计划生育情况。所以,外面来了干部,村里一般都是直接摆开酒席招待的。而工作也是在酒桌上完成的。

    上面的检查,下面汇报,边吃边说,只要你够意思。上面的领导都会答应。只要不是太过份的。

    当干部最生要是就是酒量一定要好。广发之所以会把这村长的位置交给九峰。除了跟九峰父亲那点私交外,最重要的就是这酒量。九峰的酒量可以说是全村数一数二的。要是真喝广发自认是喝不过九峰的。村里就嘎子应该能喝得过九峰。

    酒过三巡,干部们都互相吆喝着,热闹成一片。大家都好兄弟,好哥们的叫着。但是,这些好哥们,一旦下了酒桌可能都不会认得你了。不要以为你跟他喝两次酒的,他就会领你的情。想叫他领你的情,要不是你把他灌醉,就是被他灌醉。这个叫做酒后见真情。

    不但是桃花乡这样,全华国都这样。上至华国核心部门,下至乡里村里的小老百姓。要是喝酒不尽人家的意思。人家转眼就把你这个好哥们儿给忘了。

    看着热闹的场面。九峰记起,作为主人的他就必须让这气氛走向蒿潮。九峰站起来向众人敬酒。一桌一桌的,好不容易才把四桌人都敬了个遍。这里能喝酒的村里主官就他一个。总不能叫人家白丽丽也陪酒吧。就算白丽丽肯,九峰也不让。其他村干部就是来凑数的。根本不经喝。

    敬完酒,九峰安心坐下来吃菜。以前广发招待外来干部,自己敬了酒,其他各人也就各喝各的了。剩下的时间就以吃菜为主了。

    谁知坐在九峰同桌的那个年轻人,向后面几桌的人使了个眼色。六七个干部就站起身来向九峰敬酒。

    酒场上有规纪,人家向你敬酒,不喝就是看不起人家。不但要喝还得把酒喝完见底。特别是上级部门向你敬酒。就算是真醉了,也得喝。

    九峰虽然没多少见识,但也不笨。这酒还必须喝。你不喝,以后你到了城里乡里要办点什么事,人家肯定不会帮。而且还会找机会为难你。为什么,因为你落了人家的面子。

    六七个人一人一个借口。敬了一轮。这些人坐下没多久,又找了个借口过来围攻。

    九峰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了。只觉得舌头好大,头脑控制不了身体。慢慢地倒在地上。爬了爬,楞上爬不起来。最后干脆睡了过去。

    九峰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杆了。从炕上爬了起来。这是自己家。这是九峰第一个想法。这里好臭。这是九峰的第二个想法。眼前到处是酒后吐出来的东西。应该项是昨晚上自己吐的。昨晚喝得实在是高了。现在还是头痛欲裂的。

    “九峰人醒了没?”院子外有女人的喊声。听声音好象是陈佳敏。

    “在。你等等我马上来。”九峰披上衣服。光着脚走下了炕。因为鞋子上到处都是他吐的东西。黑蛋看到九峰推开门缠在他脚边。想来昨天一天没吃东西。饭坏了。

    九峰从屋里取出些肉干扔给了黑蛋。“饿坏了吧。黑蛋你先吃着。今天保证给你点好吃的。”

    打发了黑蛋,九峰才拉开院子大门。“佳敏真的是你。进院子来吧。不要屋了。那里好脏”搬了张凳子给陈佳敏坐下。

    “听说了。昨天喝多了。给这是酸梅汤,可以解酒的。”阵佳敏递过一个饭盒。

    “嗯,谢谢了。”

    看着九峰在喝酸梅汤。陈佳敏眼中闪过犹豫之色。“九峰,其实我……”

    “佳敏其实什么?”九峰很是好奇地看着陈佳敏。

    陈佳敏低声地哭泣起来。“其实,我爸妈已经答应了昨天你见过的那个男人。后天,我就要出嫁了。”

    什么!九峰把饭盒砸在地上。“你爸眼里就只有钱吗?”以前为了钱把她嫁给了卢俊。这卢俊的事,还没了。又想把她送给那相暴发户。这根宝是疯了!

    陈佳敏只是哭。

    “到底是为什么?”九峰要疯了。

    “不要怪我爸,我小弟要上高中了。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来。听说一个学期就要千来的。一年要好几千。以前,好歹卢俊会给点钱。现在家里根本没有收入。……”说着陈佳敏哭着跑了出去。

    看来陈佳敏是来辞行的呀。

    我靠。不就是钱吗。九峰突然想起。家里还是有上万的。那是上次救陈佳敏时,从混子手里抢来的。正要追出去。却看到有人急冲冲地跑来。

    “九峰你终于醒了。”那个冲过来就拽住九峰。

    “冬子,是你呀。什么事。”

    “九峰哥出大事了。”

    “能出什么大事。难道有人抢亲?”九峰正为陈佳敏的事急呢。还有什么事比这个还大。

    “真给你说对了。有人要抢白丽丽白支书。”

    “谁!他娘的真吃了豹子胆了。”九峰大怒起来。这陈佳敏的事还没搞定又来白丽丽丽的事。草。

    “昨天那个跟孙云来的年轻人,开了辆小车要拉着白丽丽回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