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大隐于市,老妖禅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49本章字数:3026字

    滑动着身体,悄悄向石头下滑去。能不与他相见,就不见吧。这种事,还是不见的好。九峰心里想。

    嘎子却抓起九峰的背把他拉了起来。“走,我们见见他。”

    九峰只好跟着嘎子走了出来。

    “老妖,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一番景色呀。哈哈哈……”嘎子疯狂地笑了起来。好象没有比今天的事更能让他高兴的。

    “我道是谁呀,原来是你这个老嘎子。这就难怪了。我一直都没发现。直到我做完那事,心中猛然生出警觉来。有人偷看了。没想到竟是你们。”

    嘎子干笑起来。“喂老妖你可不许见外。我们是无意中闯进来的。”

    “不见外,就是真给外人看到了又能怎样。他们不认识我。更不认识那女人。屁事都没有。嗯,我想老嘎子,你们不可能只是为了见见我的吧。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几年也没见你找来。现在找来肯定是有事了。说说吧。”

    “呵呵,这事只有麻烦你了。九峰还是你来说吧。”嘎子知道瞒不住老妖这样的人。

    “哦。你就是老妖禅师?”九峰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此人实在是太怪异了。号称禅师竟然也长满了头发。最主要的是这年纪实在太小了。可以比自己太点吧,不过也应该大不了多少的。

    “你有疑问?”老妖也不见怪。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就没有人第一次见他不觉得奇怪的。

    “嗯。”

    “问吧。”

    “你年纪不是很大就称为禅师了。好,这个且不管,你既然是禅师为什么头上还留着那么长的头发。还有你名字中的老妖,跟禅师实在是不搭边呀。真没听说过你这样的人。”九峰一口气把心中的疑问全问出来。

    老妖先是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提出些高明的看法来。没想到世人都是这样的。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小事纠缠不已。呵呵,我自笑笑天下可笑之人。”看了看迷茫的九峰老妖摇了摇头。

    过了一小会老妖就给九峰解释。“其实这很好理解。古人早就说过了,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师。年纪大小不能说明问题。还有谁规定禅师就不能留长头发的。要知道佛教的教主就是个王子。那个乔达摩·悉达多本本身就有长发的。这是你对我佛的误解。你说的第二个更为可笑。名字只是一个称号而己,不能代表什么。我自号老妖,就是要让自己记住众生平等。人是尊贵的,动物是尊贵的,就是人们所说中的妖也应当受到尊重。佛教里早就有过类似的说法。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无论是谁,只要内心向善,皆可成佛。就算他是妖,是魔也成。”

    哦,给老妖这一说,好象还真的是这么回事。九峰觉得还是有一点点问题,只是张大了嘴巴,问不出来了。因为他要问的突然忘记了。他从来就没有遇见这样的事。可能是被老妖刚才的解释给震住了。

    “九峰你是想问老妖,身为禅师却好女色是吧。”嘎子伸手在九峰的肩膀上拍了拍。这问题嘎子也很想问。上次就想问的,给忘了。

    老妖的眼睛亮了起来。“还是嘎子问得有深度。呵呵,你们以为佛门弟子为什么要修行。还要戒这个那个的。很简单,百来年前的林则徐说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刃无欲则刚。这说是说,一个人要有所成说就必须放下心中的一切。只有心里没有了挂碍。心里空了,才会发现世界上的真理。如果你被世俗的俗念控制了,那么只有痛苦,无法发现生活的真谛了。”

    “那你玩女人不是心有挂碍了吗?”九峰终于抓住了老妖的漏洞。

    老妖给了九峰一个赞许的眼神。“终于有长进了。我跟女人做那事之前就说好了,之后谁也不欠谁的。我心不会为你挂碍的。那么你看我会不会为她而挂碍呀。”

    九峰当然不服,但又找不到反驳的词汇。嘎子呵呵地笑了起来。“老妖还是跟以前一样能言善辩呀。好了,九峰我们不是来跟禅师辩论的。你还是把你遇到的事说说吧,让禅师给你想想办法。”

    “对他说真有用?”九峰有点不置信。不就是一个辩论高手吗。他能了解世事吗。

    老妖把手掌立于凶前,“阿尔佗佛。九峰你着相了。其实所有事皆有因果,皆有方法解决的。只是世人被红尘迷住了看不到真实情况罢了。说说吧。”

    “嗯,那我说了。”九峰如实地把白丽丽的事说了说。

    老妖认真地把九峰跟白丽丽,雷小虎的事听完。“原来是件小事。”

    小事。我草,九峰恨不得跳起来。如果这是小事,他也不会为此烦恼了。这事在他看来是无解的。无论是钱还是势都不及雷小虎的百分之一。怎么算,这胜算都不大。人家只要乡里下个调令来。白丽丽就得调走。

    老妖摇了摇头。“世界一切都是平等的。那为什么又有贫有富呢。主要是转化。就是利用手中的资源转化为钱,而钱又可以转化为势。”

    “资源可以转化为钱?”九峰重复了句。

    “对。你看商人为什么会富有就是因为会转化。而老百姓则不善于转化。”

    “那我现在有什么资源。我怎么想不到的。”九峰被老妖说得有点动心了。只是认真想了想还是想不到自己能有什么资源。

    “村里支持你的人是最为宝贵的资源。无论做什么都离不开他们的支持。山上的果树,地里的谷物,这些都是资源。关键是你能不能找到路子转换为钱。”

    九峰挠了挠头。“这个我知道。就是要村里多打粮食。拿到城里卖。”

    “我靠!”老妖跳了起来狠狠敲了下九峰的头。“你一担谷子能卖多少钱。我靠,你是我见过最笨的人了。”

    九峰捂着被打的头。“佛教里不是要戒嗔的吗。怎么打人。”

    “不打你,我心中就有挂碍。你说我打不打。”

    “这。”

    “好了说正事。我说的资源主要是能换大钱的。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是我听来的真实故事。一个做剪刀的师傅到上海逛了街。他发现上海的什么都贵,特别是剪刀。竟然是他们出产的十几倍。他买了把包装精美的剪刀,回家后,他却发现这把剪刀就是他亲手做的。这故事告诉我们,要合理利用好手中的资源。”

    “嗯,好象明白了。就是要搞好包装,宣传。”九峰恍然大悟。

    老妖点了点头。“这是一个方面。资源的利用。不单是你手上的。别人手上的也可以利用。你看人家商人就利用了别人的剪刀。他赚的比任何人都多。”

    九峰终于露出了然于心的神色来。“谢谢老妖禅师点化了。真的很感谢。我终于弄明白了点。”

    “嗯,开窍了。呵呵。好。不要忘了钱还可以转化为势的。”

    “怎么转化。”这次嘎子也起了好奇心。

    “最笨的办法是收买官员。这是下下策。可是说是没什么用途的。只有低下之人才会做。而且见不得光的。最佳办法就是买名。”

    “买名。”九峰跟嘎子同时问了出来。这个他们实在是难以理解。

    “有了钱,日行一善。多做些善事。慢慢的就有了名,这样会有很多人来求你了。那么你说的话会有人不听吗。不听,你就不理他们。他们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这个你们以后会慢慢理解的。好了,我说得也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修行了。”老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九峰当然舍不得让老妖这样离开了。

    “说。”

    “你的智慧是从哪里来的。”九峰很想知道,怎么这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会有这样的大智慧。

    “放下一切挂碍,多看看书。多思考。其实世上的东西都很简单。关键你怎么看。只要找出其中的因,不难推出果来。呵呵。我走了。”不等嘎子跟九峰两人反应过来。拨脚就走。慢慢地消失在小山后面。

    看着老妖的背影,九峰问了身旁的嘎子。“嘎子叔,他这是要去哪里。”

    “回家。”

    “他家在哪?”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你还带我来这里。万一没碰上不是白来了吗。”九峰的震惊得无以复加。

    嘎子尴尬地笑了笑。“我们本来就是来碰运气的。我也只是在五六年前见过他。他是神龙见道不见尾的。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叔这也是没办法了。如果他不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出现好了。”

    靠,九峰彻底无语了。这是被嘎子打击的。本来还以为真的能找到老妖的住处。没想到,根本就是来这里守株待兔的。“嘎子叔,那还不快把老妖追回来。我还有一大堆问题要问他呢。”

    嘎子笑着摇了摇头。“没用的。上次我就想把他逮到村里来的。硬是追不上人家。算了。我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