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 窃听风云12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39本章字数:4027字

    (一)

    吴雪在上海的生活一切正常,说是进修,其实,除了每天上午象征性的上课和参观之外,基本上就是疗养状态。

    让她颇感意外的是,参加进修的一共四十多人,唯独她一个被安排在雅江别墅,而其他的人只是住在市内的酒店。她也问过专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可是得到的回答是,不清楚,是总裁办的总裁行政助理林唯安排的。

    她并不认识林唯,也无从打听,最后一想,算了,反正是集团安排的,没准是因为自己的业绩突出,公司特意奖赏呢。

    一晃二十几天过去了,这天上午,她正在总部听讲座,突然接到了一条短息,打开一看,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姐,今晚上海见。

    难道夏一凡真的会来?她的心忍不住跳了起来,手心里全是汗水。

    傍晚刚回到住处,就听到院子的大门有动静,顺着窗户朝外一看,夏一凡正从一辆商务车里跳了下来。还是那副随随便便的休闲打扮,斜背着个挎包,正抬头朝房间的窗户张望着。

    夏一凡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他径直走到吴雪的楼门前,按响了门铃。

    她有点犹豫,但还是开了房门。

    夏一凡没有进屋,而是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她,迷人的眼神让吴雪感到一阵眩晕。

    “姐,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怎么来了?”

    “来宣誓主权。”夏一凡说完,迈步进了房间,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不由分说,拦腰便把吴雪抱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别这样!”吴雪挣扎着低声说道。

    夏一凡没有说话,而是把她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然后俯身深深地吻了下去......

    很多时候,男人一个深情的吻,就可以征服一个女人,更何况是一个刚被伤害得遍体鳞伤的女人。吴雪不是未谙人事的少女,对夏一凡今天要来干什么自然心里清楚得很,其实,这段时间的酝酿和撩拨也早已令她心旌摇动,只是因为她的坚持,才算守住了最后的阵地,可当夏一凡出现在她面前,并深深一吻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完全融化了。换言之,她打算接受这份浪漫的爱了。

    深情的湿吻令吴雪浑身颤抖,良久,她喘着气轻声说道:“一凡,说你爱我吧......”

    “姐,我爱你。”

    这句话让吴雪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来吧,宣誓你的主权吧。”

    两个人谁也没有在意,路易威登的斜挎包,就在他们的身边。

    (二)

    钱宇电话响起的时候,他正斜倚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钱春燕则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饭。他抓起电话看了一眼,刚想在屏幕上滑动一下拒接,钱春燕扎着围裙走了过来。

    “哥,你这电话就不能消停点,你卖给医院了咋的,都下班了,还没完没了的。”她抱怨道。

    钱宇把电话扔到一边,漫不经心地答道:“还真跟工作没啥关系,这两天不知道咋了,这个号码没事就给我拨个电话,接起来一听,乱七八糟的根本不知道在讲什么。”

    “敢骚扰我哥,今天就让你的话费透支。”钱春燕拾起手机,接通了电话,然后,很随意地放在耳边。

    只听了五秒钟,她的脸色就变了,愣愣地站在哪里,一声不吭,神态显得很紧张。

    “咋了?”钱宇看着她,有点不解地问道。

    “这个......这个......”钱春燕支吾了一会,把手机又递到钱宇手中道:“哥,你还是自己听吧,这里面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儿?”

    “一个骚扰电话能有什么不对劲儿。”钱宇接过手机,却没有听,他看着钱春燕继续问道:“反动宣传?”

    钱春燕没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听电话的手势,然后一屁股坐在钱宇身旁,直勾勾地看着他。

    “搞什么名堂。”钱宇嘟囔了一句,把电话放到了耳边。

    刚听了一句,他便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钱春燕,满眼都是吃惊和疑惑的神态。

    片刻的惊讶之后,他马上镇定了下来,打开了通话录音,犹豫了一下,又坐回到沙发里,随即把手机扬声器也打开了。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点空旷,但是非常清晰。

    “一凡,说你爱我。”

    “姐,我爱你”

    “来吧,宣誓你的主权吧!”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随着身体互相撞击发出的啪啪声频率加快,女人婉转莺啼之音由细微变成高亢,最后一浪高过一浪,愈演愈烈。男人的呼吸也清晰可闻,不时还发出一声低沉的轻吟。

    傻子都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问题的关键是,这女一号的声音在钱宇听来异常熟悉。熟悉到令他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的地步。

    “这......这女的怎么好像是吴雪?”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听呢,燕子?”

    “是有点象,但是......又不太像。哥,你先别着急,光凭这个声音根本无法确定是嫂子,没准是些无聊之人搞的恶作剧吧。”

    一句话倒是提醒了钱宇,他看了一眼钱春燕,冷笑了道:“想确定到底是不是吴雪,那还不容易?”说完,他把电话放在一边,伸手抄起了座机,拨通了吴雪的手机。

    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铃声从钱宇的手机里传来出来。随后听男人说道:“姐,不用接。”

    “别闹,万一是家里的呢。”显然女人看了一眼电话,迟疑了片刻道:“是个陌生号码,滨阳的。”吴雪的手机电话薄里自然不会存着钱春燕的座机号码。

    “那就别管它,多影响情绪。”

    男人应该是把电话抢了过去,“关机!就是总书记来电话也不接了。”

    随即,钱宇的听筒中传来一阵蜂鸣声,他再拨了一遍。

    “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中国移动客气地说道。

    钱宇耸耸肩膀,冷笑着挂断了电话。

    二人的激战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各种美妙撩人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直听得钱宇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宝贝,不要停下来......”

    男人很听指挥,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女人似乎已经到达了愉悦的巅峰,声音也略有些沙哑。

    “一凡......宝贝儿......”她低声深情地叫着,然后便是更加迷人的呻吟。

    “姐,咱俩上楼吧,到上面再宣誓一下。”

    “坏蛋......你怎么没完没了的。”女人喘了一阵,好像仍旧意犹未尽地说道:“不要出来,我要你在里面,就这样抱着我上楼......”

    男人抱起了女人,脚步沉重地上了楼梯。之后的声音越来越小,只能隐约地听到一点点,但是可以确定,战斗仍处于酣畅淋漓的阶段。

    钱春燕撇了一眼手机上的通话时间,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这都快半个小时了,这男的真够能干的了。”说完,便自觉失言,偷眼朝钱宇望去,却发现他正狠狠地瞪着自己,吓得连忙起了身,连身说道:“这可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你可别再往我头上赖。”

    钱宇叹了一口,结束了通话,保存好了这段将近半小时的录音,突然有一种把手机顺窗户丢下楼去的冲动。

    沉默了片刻,他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朝厨房喊道:“燕子,什么时候开饭?”

    “马上。”钱春燕跑过来,一边擦着手上的水一边犹豫着问道:“哥,你没事吧,要不,咱俩晚点再吃,你先稳定一下情绪。”

    “没必要,我情绪非常稳定。吃饭吧,我早就饿了。”

    “可是,哥,那个......”她指了指手机,朝钱宇说道:“这事咋办?”

    “什么咋办,她不是闹着要离婚吗,我也该成全她。”

    “可是,你不是说,这个节骨眼上不能离婚吗?”

    “此一时彼一时,我都被戴上绿帽子了,离婚也是顺理成章嘛。”钱宇说完,看了一眼钱春燕,笑着继续道:“离了,咱俩就结婚。”

    (三)

    ?精疲力尽的吴雪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束阳光正从窗帘缝隙中投射进来,静静地欣赏着满屋的凌乱。

    一夜的激情释放,让她浑身都没有了力气,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四肢,将手轻轻地搭在了夏一凡的身上。

    夏一凡还没有醒,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侧过身,认真地端详起那张熟悉的脸来。宽大的额头、高耸的鼻梁、又长又密的睫毛再配上棱角分明的嘴巴,真是一副完美无缺的超帅模样。

    这样的男人居然会迷恋上我......吴雪不禁有些洋洋自得起来。

    她将手放在夏一凡平坦匀称的腹肌上,悄悄地向下滑去。经过一片茂密的森林之后,在令她疯狂的地方停了下来。

    原本蔫头蔫脑的家伙,一经触碰,立刻便精气神十足的昂起头来,她不禁哑然失笑,用力的掐了那东西一下。

    这下倒把夏一凡弄醒了,他睡眼惺忪的看着身旁笑吟的吴雪,含糊地问道:“姐,你笑啥?”

    “我笑你呗!”

    “笑我?我有什么可笑的。”

    吴雪手上又用了些力,掐得夏一凡一咧嘴。

    “人家擎天柱变形之前还得喊一嗓子呢,再瞧瞧你,一声不响的从小不点就变成巨无霸了。”

    夏一凡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撩起被子朝里面看了一眼,突然高喊了一声:“汽车人,变形!”喊过之后,身子一翻,又将吴雪压在身下。

    “不行,不行。”吴雪连忙哀求道:“宝贝啊,我可真受不了,你让我缓一缓,这么下去会出人命的。”

    “不嘛.....就要。”夏一凡像个耍赖的孩子,边说边手脚并用的忙活起来,没几下吴雪就被他弄得水漫金山、泥泞不堪。索性闭上眼睛,由他折腾下去。

    此番征战,更是耗费了大量体力,以至于偃旗息鼓之后,二人又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肚子都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了。

    “我让他们给弄点吃的。”夏一凡穿上衣服,对吴雪道:“你就躺着吧,一会我端过来。”说完,推门下楼去了。

    吴雪又躺了一会,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就关了的手机,连忙爬了起来,胡乱穿上件体恤衫,便跑下楼去,翻了半天,才在沙发的缝隙里将手机找了出来。

    开了机,没用半分钟,一个信息便进来了。

    “小雪,开机回话,急。”发送者是钱宇。

    吴雪心里一惊,莫非家里出了什么事?尽管感觉有些不得劲儿,她还是立刻就拨通了钱宇的电话。

    钱宇应该是在办公室,一拨就通了。

    “你在哪?”

    “这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你别忘记了,我们俩现在还没离婚。”钱宇的口气很强硬。

    这句话问得吴雪有些心里发虚,她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算了,我也没时间跟你打哑谜,那好,我给你播放一段录音吧,听过之后,我们在继续谈。”

    “什么录音?”

    钱宇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播放起来。

    才听了几句,吴雪的冷汗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大脑中一片空白,仿佛傻掉了一般。

    “还用继续听下去吗?这段录音很长,大概有三十几分钟,我很忙,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编辑一下发到你的邮箱里。”钱宇冷冷地说道。

    “钱宇,你想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干,我想和你离婚。顺便和你说一声,协议我已经草拟完了,发在你的邮箱里,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回来签字,咱们都是要脸面的人,我不想闹得满城风雨,好聚好散吧。”

    说完,咣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吴雪坐在那里上,眼睛看着窗外,像一尊泥塑。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这几天前还应该是自己的台词,怎么转眼之间,就换了角色。

    ???“姐,我回来了,好吃的来咯。”夏一凡端着一个银质的托盘,兴高采烈的推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了?”他吃惊地问道。

    ?(周天更新较少,抱歉,求您关注、收藏和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