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笑容很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39本章字数:2587字

    三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在西双版纳景洪国际机场徐徐降落了。吴雪走出机场,立刻感受了倒了热带雨林气候的魅力。尽管是在雨季,可天空还是很晴朗,潮湿的空气并没有上海那种闷热难耐的感觉,似乎还有一丝丝热带水果的清香。

    机场距离景洪市区仅有5公里,吴雪坐上出租车,没多大一会功夫就到了市中心。满眼的热带美景和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下了车,就近找了一家宾馆,便先住下了。

    这么多年了,难得有这么闲暇的时光,就让自己放松放松,顺便也将纷乱的思绪重新梳理一下吧。可是,用不用和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呢?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

    还是别打了,钱宇的性格她是知道的,他可不是那种稀里糊涂的男人,做事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的,给自己挂完电话,一定会跑去爸爸妈妈那里,将所有的事都和盘托出,占据一个主动的地位。这个时候打电话,和两个老人说什么呢?她不想为自己找任何理由,既然红杏出墙是铁打的事实,那就一切听凭他的安排吧。

    洗过澡,在宾馆楼下随便找了个小饭店吃了点东西,又买了一张西双版纳地图,坐在宾馆大堂的藤椅上悠闲地看了起来。

    见过了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吴雪更喜欢乡村那种宁静与悠然,还是去更远的地方吧,也许会让自己彻底的平静下来,她想。

    景洪市的交通非常发达,除了航空和公路铁路之外,还有一条黄金水道---澜沧江-湄公河。翻了一遍地图,再跟宾馆的服务人员一打听,吴雪最后选择明早去橄榄坝码头坐船继续南行,直到边境勐宽去看看。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大清早,吴雪就出了宾馆,也没有坐车,边打听边溜达着朝码头方向走去。等到了地方一看,由于时间还早,码头上还没有什么人,几条客轮静静地停泊在岸边,朝阳将高大的船体染上了一抹红色。

    她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将皮箱放好,自己站在一边,迎着清爽湿润的微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百无聊赖地发起呆来。

    还是看看新闻吧,犹豫了一下,吴雪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开了机。

    夏一凡的信息像潮水般的涌了进来,一个接一个的足足进了一分钟,最后竟然让她感觉电话都有些沉甸甸了。还是不要看了,也许冷静几天他就不会闹了,吴雪想。

    直接连上网络,随便浏览了几个网页,也没什么有意思的新闻,于是便又登录了微信和QQ,没想到手机立刻便滴滴滴地叫了起来。再定睛一瞧,居然是周小宁在QQ里给她留言了。

    原来公司在夏一凡来上海之后的当天下午就宣布和她解约了,看来一切是早就安排好的,自己傻乎乎跟着夏一凡跑去见他爸爸,战战兢兢地还给人家送了一盒东北人参,真是自取其辱。

    不过小宁这丫头还真是有心的孩子,自己还想把她介绍给弟弟做女朋友,看来没有看走眼。

    还是给她回个电话吧,顺便问问公司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她想道,可是手里的电话却在暗淡下来,在挣扎了几下之后,彻底的黑屏了---没电了。

    四下望望,见不远处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挂着公用电话的牌子,便拖着箱子走了进去。给周小宁挂完电话,又与店员闲聊了几句,便出了大门,信步在码头附近溜达了起来。

    “救命!快救命啊!”就在她前面十多米远的地方,一个女人惊慌失措地喊道,几乎紧张得岔了声。

    吴雪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个小孩在水中一起一浮的挣扎着,岸边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妇正急得直跺脚。她四下一看,周围几乎没什么人,依稀好像从码头对面的茶楼里冲出来几个男人,正朝这边赶过来,再看那孩子,却距离岸边越漂越远,似乎已经没有力气了。

    她不及多想,放下皮箱,一边朝水边跑一边摔掉了脚上的鞋子,到了岸边,纵身便跃入水中。

    游泳可是吴雪的强项,不仅在中学时候就获得过全市冠军,而且上大学的时候,还是学校游泳馆的业余救护员。虽然多年不练了,但是捞个小孩子,仍是轻车熟路一般。等茶楼里冲出来的一帮人跑到出事地点,她已经托着小孩的下巴,游到了岸边。

    几个男人纷纷跳下水,帮着她将孩子弄到了岸上,孩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吴雪顾不上擦自己身上的水,便分开众人,伏下身去,开始了紧急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

    等救护车呼啸而至的时候,小孩子已经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吴雪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吓的蒙头转向的女人和几个男子连声招呼都没打,匆忙地跳上了救护车就跑了,倒是把吴雪一个人扔在了码头边上。刚才小超市和吴雪聊过天的几个店员连忙找来一件干净的衣服,张罗着让她先去店里换上。

    刚站起身,却见救护车又开了回来,随即跳下几个男人,快步朝这边走来,等走得近了,才看清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文质彬彬,身材略显得单薄。

    他到了吴雪面前,双手合十,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到:“谢谢您救了我的儿子,刚刚确实太慌乱了,非常失礼,抱歉抱歉。”

    吴雪去过泰国旅游,知道这种双手合十在东南亚以及我国西南边陲笃信佛教地区是最常见的礼节,于是也合十还了一礼,轻声道:“没什么,没什么,你们赶紧去忙吧,不用管我。”

    一听吴雪不是本地口音,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随即道:“那怎么可以,还没请教恩人的尊姓大名呢,日后,我好在菩萨面前为您祈福啊。”

    听他这么说,吴雪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笑着回答道:“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中年男人似乎也没心思追问,拿出手机说道:“这样吧,您给我留个电话号码,日后我再联络恩人。”

    这倒是不过分,吴雪想,留就留吧,反正我的电话你也打不进来。想到这里,一摸衣兜却心凉了半截,揣在牛仔裤口袋里的ipong4早就成了真正的“水货”。

    见吴雪掏出水淋淋的手机发愣,中年男人显得格外不好意思,刚要说点什么,却听小超市的店员喊道:“大姐,你的皮箱怎么没了?”

    吴雪这才发现,刚才只顾着下水救孩子,放在码头上的皮箱已经不见了,她无奈地四下看看,心中暗道:“菩萨啊,你不是保佑好人嘛,干嘛这么折腾我呢!”

    “女士,请不要着急,我马上派人把皮箱给您找回来。”一旁的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地说道。随后,朝身后的一个男子耳语了几句,又客气地朝吴雪说道:“这样吧,您的衣服也湿了,手机暂时又不能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请到我家中暂时换一套我夫人的衣服,等皮箱找回来再说,可以吗?”

    吴雪还真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她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要不......还是先报案吧。码头上有监控,很容易抓到小偷的。”

    “不用的,箱子很快就会给您找回来的,不需要报案。您就跟着她去吧。”中年男人说着,指了指一个佣人模样的年轻女人。

    “这不太妥当吧。”吴雪还在犹豫。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您还救了犬子的性命呢,请吧。”中年人笑着说道,那笑容竟有些迷人。

    《谢谢您的阅读,求点评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