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难道真是一个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39本章字数:1623字

    家里没有人,显然屋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打扫了,茶几和沙发上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吴雪不禁悲从中来、感慨万千,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下来。

    没多大一会,门外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随后房门一开,钱宇迈步走了进来。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他一眼撇见小舅子吴天正坐在沙发上,腮帮子鼓起多高,一副正在运气的架势,便站在门口愣住了。

    “你怎么把小天还找回来了,咱们是谈事,又不是打架。”他略带不满地说道。

    “少废话,打你都是轻的!”吴天坐在沙发上嘟囔了一句。

    “这没你的事,你少说两句。”吴雪瞪了弟弟一眼,然后对钱宇道:“他打你,是他的不对,我替吴天向你道歉,如果你感觉道歉还不够的话,也可以追究他的责任,该打该罚,我们都挺着。”

    “那还不至于,小舅子打姐夫,到了派出所也讲不清楚。”钱宇说着,随手关上了房门,从公文包里拿出几页纸递了过来道:“我给你打印出来了,你看看吧。”

    吴雪接过协议,大致翻了一下,放在茶几上道:“不用看了,我签字就是。”说着,拿出笔来,便签上了名字。

    吴雪的爽快有点出乎钱宇的意外,他把签好字的协议拿在手里,上下看了一遍说道:“这可是具有法律效率的,你不要以为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吴雪收起了笔,淡淡地说道。

    “这样吧,最近几天我事情比较多,抽不出时间,下礼拜一吧,我俩到区民政局把手续办了。”钱宇边说边站起了身,把手包一夹,朝大门走去。

    “等一下。”吴雪喊道。

    钱宇一只手推开房门,回身愣愣地问道:“怎么,还有事吗?”

    “我想问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和钱春燕搞到一起的?”

    “小雪,咱俩现在离婚了,你好像没权利再过问我的私生活,再说,请你说话注意点,人家钱春燕还是未婚的大姑娘,什么叫我跟她搞到一起,这种话能乱讲吗?小心燕子听到了和你拼命。”

    吴雪冷冷地笑笑,不屑地道:“她要是有和我拼命的胆子,我还真就佩服她了,怕就怕她没这个胆量。钱宇,人犯了错误不算啥,每个人每天都在犯各种各样的错位,而且,有的错误是无法弥补的,比如说我犯的错误,但是,如果有人犯了错误,非但不承认,还要千方百计的掩盖,甚至还要利用别人的错误来混淆视听,那就是品质问题了,这么多年,我自认为了解你,可我现在才发现,我还真就看走了眼,你比我想象的复杂得多。”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我是成年人,我有鉴别是非的能力,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做得不好,我先像你道歉,对不起。”说着,她站起了身,朝钱宇微微鞠了个躬,然后抬起头,直视着钱宇,一字一句的说道:“事到如今,你呢?你难道不觉得也欠我一个道歉吗?”

    “我行得正,走得直,不欠任何人道歉。”钱宇把头一扬道:“小雪,现在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用你的话说,错了就承担责任,不需要给自己找任何理由,你所做的一切,不是我逼你的吧,都是你自愿的,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把我也绕进去,给你干的荒唐事找个借口吗?不要就长了一张说别人的嘴,还是先管好自己的那两条腿吧!”

    “你!”

    “我操!”吴天再也听不下去,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顺手抄起茶几上的一个水杯就要砸向钱宇,却被吴雪及时制止了。他指着钱宇嚷道:“姓钱的,你别装得跟人似的,你干得那些脏事还少吗?”

    “小天,上次你跟我动手,我念在咱们还是亲戚的份上,没有追究,现在可不一样了,你敢动一下试试!”钱宇嘴上说得硬气,可身子却已经闪到门外,拉出了随时要逃走的架势。

    狗咬狗,一嘴毛。吴雪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这令她感到有些无奈和凄凉。

    算了,既然分开了,还掰扯这些有啥用啊。她把吴天强按到沙发上,无力地朝钱宇挥挥手,低声说道:“你走吧,给我一天时间,我要收拾一下,礼拜一去民政局的时候,再把房门钥匙还给你。”

    “好吧,你好自为之吧。”说完,钱宇摔门而去。

    “姐!你......”吴天使劲砸了一下茶几,恨恨地说道:“明明是他设了圈套让你往里钻,你......哎!”

    吴雪没有说话,站在那里默默地想道,难道真是一个圈套?难道夏一凡也是圈套里的一员?难道那份让自己难以拒绝的爱情真是一个设计好的局......

    (谢谢阅读,求点评,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