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吴雪被激怒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40本章字数:2065字

    钱宇走后,姐弟俩在房间里收拾起来,按照协议,房子归钱宇,汽车归吴雪,家中的存款一人一半,至少在表面上看,钱宇做得还算大度潇洒,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在一起过了七年的日子,东西自然少不了,一个多小时下来,大大小小的收拾了好几包,正打算往楼下运的时候,吴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抓起来一看,不禁有点纳闷,竟然是公司老总刘伟的来电。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小吴啊,你现在什么地方?”刘伟口气很是焦急的样子。

    “我在滨阳啊。”

    “什么?你在滨阳?”刘伟似乎非常吃惊:“那怎么前几天一直打电话找不到你,手机总是关机?”

    听他这么说,吴雪却也有点以为然,她不冷不热地说道:“刘总,我已经离职了,不是滨阳远航的职工了,我电话关机与否,难道还需要和你请示吗?”

    “哦,那倒不是,你可能误会了。”刘伟的口气也缓和下来。“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样吧,你在滨阳什么位置,我马上派车过去接你,麻烦你来公司一趟,我有要紧的事和你商量。”

    “对不起,我没时间。”吴雪回答的很干脆,这个时候,她可没心思再去公司。

    “你听我说,你务必要来一趟,真的有非常要紧的事。”

    “能有什么要紧的事,不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交接吗?我弟弟已经和我说过了,我目前要处理一些私人问题,等过些天,我会回去的,一切都会给您处理得利利索索,好吗?”

    “今天这个事,和工作一点关系也没有,真的,小吴,你就给我个面子,来一趟吧。”

    这倒令吴雪有些诧异,刘伟说话很少这么客气的,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刘总,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刘伟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悄声说道:“有些事,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你到公司来一下吧,是关于夏一凡的,他被绑架了。”

    “什么?”吴雪惊呼了一声:“被绑架了,什么时候,在哪?”

    “电话里没法子细说,你赶紧过来吧,董事长也在滨阳了,正好也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好吧,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开车过去。”吴雪说完,拉起吴天就冲下了楼。

    车到了公司楼下,吴天坚持要跟她一起上去,吴雪犹豫了一下,只好同意了。

    公司没什么变化,还跟前些日子一样,只是姐弟俩的到来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吴雪板着脸,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走到刘伟的办公室门口,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大门一开,满头大汗的刘伟迎了出来,他抬头一眼看到吴天,沉吟了一下说道:“董事长要单独和你谈谈,你看......”

    “好吧。”吴雪回头对吴天道:“你在外面等我一下。”

    进了房间,刘伟也退了出去,并且关好了房门。

    夏远峰还是很悠闲的样子,一个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吴雪。

    “我们又见面了。”他道。

    “董事长好。”吴雪站在一米以外,客气地点了点头道:“刘总告诉我,一凡被绑架了,这是真的吗?”

    夏远峰的眼神中掠过一丝烦躁,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是真的。”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谁绑架了,你们报案了吗?”

    “这些问题,也是我今天请你来,想和你谈的。”夏远峰指了指身边的沙发,轻声说道:“别站着了,坐下说话吧。”

    “和我谈?”吴雪坐在沙发上不解地问道。“和我谈什么?”

    “你刚才问我的所有问题,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凡是去云南以后被绑架的,而他去云南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

    “他在云南被绑架了?”

    “是的,目前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

    吴雪的脑袋嗡的一声,猛地想起在直升机上,老虎和迷彩男的对话,一个叫悉诺旺的缅甸毒枭在景洪绑架了一个上海富商的儿子,难道就是夏一凡......

    见吴雪愣愣地不说话,夏远峰试探着问道:“吴小姐,你是不是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吴雪这才回过神儿来,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看着夏远峰笑着问道:“董事长,你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怀疑我跟绑架一凡的人有什么关联?”

    夏远峰把身子往后靠了靠,也不错眼珠儿地看着吴雪,缓缓地说道:“我是一个爽快人,说话不喜欢转弯抹角。一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被人安装了窃听器,事后我们已经查出来了,这种呼叫式窃听装备上预存的手机号码,是你爱人钱宇先生的,我们谈话之后,你去了云南,随后便失联了。一凡又去找你,结果第二天也没了消息,24小时之后,我们就收到了一个滨阳地区的来电,跟我要10亿人民币,否则就杀死我的儿子,吴小姐,这个事,要是换成你,你会怎么想呢?”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还有,如果你爱人钱宇先生发现了你和一凡的私情,想要找些证据的话,那么他选择的跟踪对象应该是你才对吧?可窃听器是放在一凡的背包里的,也就是说有两种可能,第一,钱宇先生在滨阳找机会把窃听器放在了一凡的包里,第二,是你在上海和一凡在一起的时候,把窃听器放进他的包里的。你能告诉我,这两种可能性哪一个更大吗?所以,吴小姐,现在我有点怀疑你的真实身份和与一凡交往的目的,这个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怀疑什么是你的自由和权利,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找我来,就是和我说这些扯淡的废话,那我现在就要告辞了,顺便跟你说一下,你现在不应该在这里跟我问东问西,你应该报案,破案是警察最擅长的工作。”吴雪被激怒了,说完这句话,她站起身,冷冷地又道:“别那么瞧不起人,我是没你们有钱,但是我过得很滋润,还没穷到那个地步!”

    (谢谢阅读,求点评,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