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腿都软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40本章字数:2271字

    一向温文尔雅的波昆突然拔出了枪,这可把吴雪吓得够呛,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人也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浑身颤抖着缩成了一团。

    陈冰没有动,冰冷的枪管和犀利的眼神告诉他,此刻只要稍有动作,波昆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所以,他只是微微地笑了笑,缓缓说道:“高先生,我说过了,我曾经是一名警察,可现在只是一名安保专家而已,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我的诚意吗?”

    波昆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陈冰,手中的枪仍旧顶在他的脑门上。

    “诚意?就凭那几句话,还真就不足以证明你的诚意。”

    “可是,我要是不主动说,你恐怕也无从知晓啊。”

    “那可未必,你太小看我的能力了吧。24小时之内,我就会把你的底调查得清清楚楚。”

    一旁的吴雪此时也渐渐缓过神儿来,她轻轻地走上来,低声对波昆哀求道:“你冷静点好吗?先把那玩意收起来,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再说,我可以向你保证,陈冰确实是董事长的安保顾问,我们俩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请你帮忙营救夏一凡,真的没有其他目的。”

    对于吴雪,波昆还是很给面子的,听她这么说,便后退了一步,挥了下手中的枪,示意她先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回藤椅里,但是,枪口却仍旧对着陈冰。

    “我们一直在好好谈。”他微笑着说道:“只是这位陈先生并不诚实,菩萨也不喜欢说谎的人,难道不是吗?”

    “可是,哪里有这样端着枪好好谈的。”吴雪还有点哆嗦。“求你了,我真的害怕那东西。”

    “你先离开一会好吗,我想和高先生单独说几句话。”陈冰对吴雪说道,然后,转头又用征询的口吻朝波昆道:“可以吗?”

    波昆点点头,随即朝楼下喊道:“阿潘,你带吴小姐先去周围转转,等一会再回来。”

    阿潘在楼下应了一声,快步上了楼,满脸含笑地对吴雪道:“吴小姐,上次那飞机把您吓了够呛吧,走吧,附近正好有一条非常漂亮的河,一会罚老虎给您抓几条鱼上来赔罪。”

    吴雪无奈的起了身,看看陈冰又瞧瞧波昆,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得乖乖地跟着老潘下楼去了。

    到了楼下,老虎牵过了马匹,照例是有人伏在地上,让吴雪踩着后背上了马,老虎和阿潘也各乘一匹,三匹马缓缓而行,直奔村寨外面走去。

    要说原生态,这个叫嘎圩的地方绝对算得上了,茂密的热带丛林,清澈见底的潺潺溪流,放眼望去,蓝天下的山峰云蒸霞绕,一派自然风光。

    走了大概半小时的山路,便听到一阵轰鸣的水声,随即感觉湿气陡增,衣服和皮肤上很快便凝结了一层水珠。再往前走了一会,一个瀑布豁然出现在眼前,虽然并不很宽大,但是水量充沛,流速极快,倒也蔚为壮观。

    瀑布下的深潭泛着水花,有几个当地妇女正在潭边洗着衣服,见三人骑着马过来,纷纷起了身,双手合十着与阿潘和老虎打着招呼。

    “怎么样,吴小姐,这里景色如何?”阿潘问道。

    吴雪此刻哪里有什么心情欣赏景色,她心不在焉地应付了一句,便又低头想着心事。

    陈冰的身份应该是公开的,因为夏远峰在跟自己介绍的时候,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以前是警察,现在是安保专家。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冒失的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波昆呢?莫非是脑袋进水了?

    可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大对劲儿。

    曾经任职公安部刑侦总局,现在又是夏远峰的私人安保顾问,这种身份的人,就算脑袋真的进了水,也绝对不会糊涂。他之所以如此直接地向波昆表明身份,应该不那么简单。

    正胡思乱想着,却见身边的老虎麻利地从背囊中取出一柄鱼叉,然后甩掉了上衣和裤子,只穿了一条短裤,将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在潭边大秀起来。这劲爆的场景引得几个洗衣女怯怯地笑出了声。老虎更是夸张地朝女人们打了一个呼哨,然后手提鱼叉,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便跃入了潭中。

    足足有五分钟,水花一翻,老虎才浮出水面,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挥动的鱼叉对阿潘道:“潘叔,你看这条够斤两吗?”

    “太小了,下去弄条大点的上来。”阿潘说道。

    老虎从鱼叉上卸下鱼,顺手就扔到女人们附近,几个女人便哄笑了起来,纷纷去抢那条鱼,竟然连衣服都不洗了。

    看来,波昆这伙人跟村民的关系还相当融洽,在这个小寨子里几乎可以无所忌惮,莫非这里的政府官员也和他有关系?吴雪默默想道。

    “阿潘,这里归什么地方管啊?”她问阿潘道。

    “归什么地方管?这里当然归波昆老板管了啊。”

    “什么?这里不是中国吗?”

    “当然不是,这里已经是缅甸了。”阿潘笑着说道:“闹了半天,吴小姐还不知道已经出国了啊?”

    正说话间,老虎又一次浮出水面,这次鱼叉上扎着一条一尺来长的黑色大鱼,鱼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嗯!这个够斤两!”阿潘说道,话音未落,远处的寨子中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那声音在寂静的山林间悠然回荡,传出去好远。

    在波昆老板管辖的地面上放枪,这可不是件小事情。几个人顿时紧张起来,吴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心中暗叫不好,真是越来越麻烦,一凡的事情还没有个眉目,如果在把陈冰再出点什么意外,那自己回去如何交待啊......

    阿潘和老虎也很焦虑,匆匆收拾了一下,几个人上马便往回走去,正走到半路,寨子里又传出一声枪响,这下阿潘可真有点慌了神儿,他对老虎说道:“你先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老虎应了一声,催马朝前疾驰而去。

    望着老虎的背影,阿潘一只手抓住缰绳,一只手从腰间抽出枪来,然后问吴雪道:“你那个朋友,身上有枪吗?”

    “怎么可能,我们俩是坐飞机来的!”

    “哦。”阿潘点了点头,两个人继续朝前走去。等进到寨子里,却发现一切正常,老虎远远地跑过来,笑着对吴雪说道:“老板正等着您呢。”

    听老虎这么说,吴雪眼前一黑,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心中暗道。坏了,莫非陈冰......她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

    到了竹楼下,踩着波昆手下的后背下了马,正要上楼的时候,却一眼瞥见楼梯后面的土地上有一滩鲜血,心里更是凉到了底,不知不觉间,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了。

    (求点评,求收藏,如果您肯打赏,在下更是感激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