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这也算扯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40本章字数:2219字

    陈冰如同消失了一样,直到天黑,也没再回来。

    吴雪等得心里跟着火似的,波昆却是显得胸有成竹,悠闲的边品着茶水,边摆弄着手机,好像此行是来度假一样。

    “你去问一下土司老爷呗,行或不行,赶紧给个痛快话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多耽误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啊。”她低声催促波昆道。

    “不要着急,正因为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所以就更需要慎重,再说,夏公子现在悉诺旺手上,你着急也没有用,既然杨老爷同意帮忙了,那就只有一个字:等!”说完,见吴雪仍旧是一副坐卧不安的样子,微笑着又补充道:“放心,只要夏公子还活着,那就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可这么长时间,陈冰干什么去了呀?”

    波昆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估计是和杨老爷在谈事吧。”

    “天都黑了,就算是谈事,也不用谈这么久啊,再说,光闷在屋子里能谈出什么来,还不如直接去找那个悉诺旺呢。”吴雪焦急地自言自语道。

    波昆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出神儿,好半天才轻声问道:“吴小姐,我冒昧地问一句,这个夏公子和您是什么关系?”

    吴雪被问得脸微微红了下,咬着嘴唇支吾道:“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他家公司的雇员而已。”

    “远航集团有你这样尽心尽职的雇员,难怪会挣这么多钱。”波昆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低头又摆弄起了手机。

    又过了一会,那个白袍老者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谦恭地朝波昆微笑道:“昆先生,老爷请您到佛堂议事。”

    “真是有劳宽叔了。”

    波昆随即起了身,先是用茶水漱了口,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要跟宽叔走,却被吴雪拦住了去路。

    她先是双手合十,对宽叔行了一个礼,然后强压着心中的焦虑,尽量用平缓地语气问道:“请问老人家,我的同事陈冰先生现在何处啊?”

    宽叔也不恼,只是客气地回道:“这个我确实不清楚,只知道他和老爷在房间里谈了很久,后来,坐老爷的车就出去了。”

    “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清楚。”宽叔道:“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那土司老爷是怎么安排的啊?”尽管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但吴雪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我就更不清楚,我只是在外面伺候着,至于老爷怎么安排,不是下人可以打听的。”

    “可是.......”

    “吴小姐,老爷让我来找昆先生,也正是为了商量救你朋友的事,如果您没什么要紧的事,那我就不奉陪了。”宽叔打断了吴雪的问话,软中带硬地说了一句。

    吴雪的话被生生噎了回去,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恨恨地想道,管个巴掌大点的地方,人口还没有滨阳一个区多呢,谱摆得可不小,俨然就是一副国家政要的架势,要不是求他们办事,真懒得搭理这帮封建余孽!

    转眼又是两个多小时,这回波昆也是一去不返,只剩下吴雪一个人坐在凉亭里,茶水点心、各种水果倒是源源不断地被佣人送了上来,摆满了一桌子。

    八点半,她实在是按捺不住了,也不管佣人的阻拦,起身便朝陈冰和波昆进的房子闯去。由于是土司老爷的客人,佣人们似乎也颇为忌惮,只是在后面一路小跑地跟着,用缅语低声的说些听不懂的话,并不敢强行阻拦她的行动。

    那间房子是一间二层白色小楼,吴雪闯进楼门之后,佣人并没有跟进来,只是站在外面用缅甸话嚷着什么。

    吴雪大致看了一眼,一楼大厅里虽然灯火辉煌,但是并无人影,侧耳一听,倒是楼上传来一阵女人的莺啼之声,她犹豫了一下,顺着楼梯快步走了上去。

    楼上有三个房间,那声音就是从中间的屋子里传出来的。吴雪正迟疑着是否要进去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一开,一个伺女模样的中年妇女端着托盘走了出来。

    吴雪往屋子里一瞧,顿时面红耳赤,愣在了当场。

    房间很宽敞,杨振铭赤身裸体地躺在一把精致的躺椅上,躺椅两侧各跪着一个面貌清秀的少女,也是一丝不挂,鲜藕似的的肌肤仿佛都能掐出水来。其中一个少女正伏在杨振铭的腰间,温顺地舔舐着他的昂立一号。而他则一边享受着绝妙服务,一边把手伸进另一个少女的两腿之间......

    “谁让你上来的?”杨振铭也发现了门外的吴雪,他并不窘迫,而是将少女推倒了一旁,肆无忌惮地站起了身,雄赳赳的好像腰间别了一柄弯刀。

    “我......你.......”吴雪把脸扭到一边,闭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哪里见识过这等香艳的场面,还没等想好该说点什么,突然后脖颈处一阵酸麻,随即身子一软,便失去了知觉。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裙子和上衣都被撩了起来,而杨振铭则站在旁边,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那神态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吴雪一惊,便想翻身坐起,可是稍一活动,却感觉整个身子还是不甚听话,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气。

    “别乱动,马上就有知觉了。”杨振铭道。

    吴雪这才发现宽叔正蹲在床边,全神贯注的在她腰间和腿上按揉着,随着动作,感觉一股气流在两条腿涌动,整个身子也一阵阵的麻痒,再趁势活动了下,已经自如了很多。

    她立刻挣扎着坐了起来,把身上的衣服和裙子整理好,一边揉着脖颈处,一边恼火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就是你们缅甸的待客之道吗?”

    “这已经是客气的了,中国也有句古话,叫做客随主便,说的就是客人要遵重主人的安排,难道在中国,客人就可以在主人家里到处乱走吗?要不是看在你是中国人的份上,早把你扔到林子里,让大象踩死了!”

    见杨振铭口气如此强硬,吴雪也不敢再争辩什么,又羞又气,桃腮泛红,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之极。

    没想到杨振铭却呵呵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凑近了些,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吴小姐貌似天仙、肤若凝脂,身材更是玲珑剔透,杨某倒是大饱眼福,所以,你擅闯白楼之事,我就不追究了,咱们就算扯平了。”

    (特别感谢读者前世是狐对本书的打赏,谢谢您的支持!求收藏,求点评!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