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隔壁的声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41本章字数:3037字

    不过,今天钱宇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件事,甚至比医院的改扩建工程还要重要-----送若云小姐去省城。

    高副厅长对若云小姐的痴迷已经达到了茶饭不想的程度,回到省城没几天便按捺不住了,怎奈官身不由己,实在是没借口再往滨阳跑了。于是只好和钱宇通电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若云。

    钱宇何等的聪明伶俐,放下电话,他略一揣摩便悟出了其中的含义。马上从小程手里要来了若云小姐的联系方式,当天就与她通了电话,谈妥了一切条件之后,然后再一次拨通了高副厅长的手机。

    当他主动提出要带若云小姐去省城的时候,高副厅长的满意之情几乎顺着手机信号飞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当然,副厅长还是婉转地批评了他,他也虚心接受了批评,最后表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而且自己亲自护送,保证不出问题。

    高跃进似乎是有些无奈地答应了,在通话的最后,副厅长非常动情地说道:小钱啊,你真的很懂生活。

    我是很懂你的生活,放下电话,钱宇在心里暗自笑道。

    尽管刚刚在吴雪那里讨了个没趣儿,但是并不太影响他此刻的心情,他把车开的很快,没多大会功夫,便来到了一个住宅小区的门口。

    这是一个上个世纪建设的住宅小区,显得有些破败,在狭窄小区路面上来转了好几个来回,终于找到了地方,核对了一下楼壁上的蓝牌地址,他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若云小姐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若云才接了起来,从说话的慵懒程度上来判断,她应该还没起床。

    “钱老板,你咋来的怎么早啊。”她娇声问道。

    “我的大小姐,这都快中午了,你还嫌早?”

    “人家睡得晚嘛......”若云那柔柔的声音一个劲往钱宇的心缝里钻。

    “哦,我就在你家楼下了,你收拾一下赶紧下来吧。”他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若云吃吃的笑了。

    “我收拾可得一段时间,你还是上来等吧。”她说。

    放下电话,钱宇快步进了楼道,按响了若云家的门铃。

    “门开着那,你自己进来吧。”若云在房间里喊道。

    钱宇推开门,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直沁心脾。不大的房间里稍显凌乱,正午的阳光透过紫色的窗帘照射进来,让房间里有一种暧昧的感觉。

    客厅很小,只放着一个转角沙发,黑色的胸罩和小裤裤很随意地丢在上面,不禁让钱宇有些浮想联翩。

    “钱老板您随意吧。”若云在卫生间里说道。

    “好的。”钱宇一边说,一边摸出一根香烟放在嘴里,想了想又问道:“我抽只烟,你不介意吧。”

    “您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钱宇无奈,只好凑近了卫生间的门,大声问道:“我说,我抽只烟,你不介意吧。”

    “没事的,您自便。”

    钱宇点上烟,看了看沙发,轻轻地将那两件小衣服拎了起来放在一边,这才坐在沙发上。

    一支烟还没抽完,卫生间的门一开,若云走了出来。

    也许是刚刚沐浴的原因,她的脸色微微有些绯红,湿淋淋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还在滴着水珠,一件纯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里面竟然是真空......

    钱宇只觉得血一下子就涌到了头顶,两只眼睛情不自禁地发起直来。

    若云很大方地走过来,笑着对他说:“不好意思,地方有点小,麻烦您让一下。”说着弯腰打开茶几的抽屉,将吹风机取了出来。

    那件原本就很宽松的浴袍几乎滑落,傲人的上围完全呈现在钱宇的眼前,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两粒粉红的樱桃简直让他垂涎欲滴。

    “您别着急,女孩子嘛,总是有点慢。”若云浅浅地笑着,晃动着腰肢进了房间。

    钱宇有点晕,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没过多一会,就听若云在房间里娇声喊道:“过来帮下忙。”

    钱宇赶忙起了身,快步走进房间,眼前的景象更让他气血翻涌,难以自持。

    若云正弯着腰,把身子俯在梳妆台底下,屁股高高的撅着,浑圆之间的玫瑰花瓣呼之欲出......钱宇只感觉裤门处出一阵紧绷,刚想问怎么了,若云已经站起了身,两粒樱桃轻轻地颤动着,更加撩人心魄。

    “破插座,可紧了,我每次都要弄半天。”她指着梳妆台底下说道:“帮我下呗。”

    “没问题。”钱宇说着,正要迈步,突然发现自己那宝贝简直快要撑出来,连忙弯下了腰......

    若云吃吃的笑了笑,等钱宇弄好了电源,这才说道:“谢谢你。”

    “不客气.......”钱宇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儿,还是有些直不起腰。

    若云捂着嘴偷偷笑了笑,然后指着卧室的床说:“您就坐着儿吧,家里地儿小,让您见笑了。”

    钱宇应了一声,尴尬地坐在床上,却感觉屁股下面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伸手拽出来一看,居然是一个成人玩具,型号大得让他自叹弗如、自惭形秽。

    若云也有点不好意思,赶忙接过去收了起来,笑着说道:“瞧这儿乱的,让您见笑了。”见钱宇还有点愣愣的样子,又解释道:“没办法,谁让你们男人都喜欢玩花样呢!”说完,妩媚地笑了笑。

    怪不得高副厅长如此上瘾,这个尤物果然与众不同,钱宇心中暗暗想到,再联想到那大号的玩具,更是有些心旌摇动,这么大的东西,她受得了吗......想着想着,裤子里又膨胀起来,实在有些难以忍受,于是,他弯着腰站起身道:“我还是在外面等吧。”

    若云笑得更加迷人。

    “那也好,你把沙发上的衣服给我扔进来吧。”她娇声说道。

    钱宇拿起沙发上的胸罩和小裤,犹豫了一下,偷偷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这才送了进去。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一点了,因为和高副厅长约好的是晚上六点,所以时间还算宽裕。

    到了省城,钱宇直接把车开到了市郊一处刚刚开业的宾馆,这里位置比较偏,顾客也不是很多。

    在前台开了两间紧挨着套房,安顿好若云之后,钱宇回到自己房间拨通了高跃进的电话。

    “厅长,我已经到了。”他把地址详细地说了一遍。

    没想到高副厅长对这个酒店还蛮熟悉,他笑着说道:“行啊,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看来你对省城的情况有点掌握嘛,那里条件很好的,不错,不错。”

    钱宇讨好地笑着答道:“那是,您不是总教育嘛,要懂得生活,我最近还真是越来越开窍了。”

    “孺子可教也。”高副厅长爽朗地大笑着说道:“你和若云小姐说一声,我马上就到。”

    四十分钟之后,高副厅长便到了,在交通拥堵的晚高峰时段,这个速度基本上比马上还要马上。

    只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高副厅长便心急火燎地进了若云的房间,随即关上了房门。

    钱宇则有些无聊,在房间里看了一会电视,又拿起电话询问了一下医院的情况,不禁有些疲倦,毕竟他很少独自开这么远的路途,还真就有些累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酒店厚实的窗帘将房间里遮挡得严严实实,漆黑一片,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他翻了个身,按亮了壁灯的开关。

    幽暗的灯光顿时笼罩了房间,刚要起身坐起,一个细微的声音却从隔壁房间传了过来。

    那声音很细很绵,软软地让他的心都痒痒的,时而高亢、时而婉转、时而急促,时而舒缓......

    他闭上眼睛,想象着隔壁房间发出声音之人的样子,不禁有点恍惚起来,已经消停了很久的身子又开始躁动不安,竟然有一种破门而入的冲动......

    这种声音几乎持续了一晚,特别是夜深人静之时,更加清晰可闻,将钱宇撩拨的坐立不安、难以入眠,天快亮的时候,声音终于停止了,他的充血状态也告一段落,这才渐渐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高副厅长的电话挂进来,他才睁开眼睛。

    “厅长,您有事吗?”他赶紧打起精神问道。

    高跃进嘿嘿的笑着,关切的问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吵到你了,让你也没睡踏实吧。”

    “没有,没有。”

    “行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都装在我心里呢。”高跃进说道:“我先回去了,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会,善后的事你处理一下,今天就回滨阳吧。”

    “哦,好的。”

    “你很懂得生活,而且越来越懂了。”高副厅长满意地说道。

    放下电话,钱宇起了身,拉开厚重的窗帘,灿烂的阳光一下子涌了进来,把房间染成亮色,他推开窗户,呼吸了几口新鲜口气,心里默默地想道,真不知道若云和高副厅长昨天晚上都玩了些什么花样!

    (谢谢您的阅读,敬请收藏和点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