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晚上不许淘气喲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41本章字数:2999字

    听刘伟叫他,林唯连忙应了一声,闪在一旁挂电话去了。

    刘伟则朝夏远樵看了一眼,非常客气地说道:“九哥,董事长现在情况还算稳定,你先别着急,等他老人家稍好一些,您再来看他好吗?”

    别看刘伟只是一个分公司经理,但是,滨阳远航始终是集团公司的创利大户,所以在集团内部地位颇高,就连很多副总裁也要给面子,现在又是夏远峰钦点可以进入病房之人,更彰显了与众不同的身份。

    夏远樵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刘伟的分量。

    “嗯,好的,阿伟啊,你就多尽心了,谢谢你啊。”

    “放心吧,九哥。”

    刘伟转身进了病房,刚关上房门,吴雪从走廊尽头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保镖们并不阻拦,而是连忙替她开了房门,在进屋子的一瞬间,夏远樵听到吴雪焦急地问道:“告诉一凡了吗?”

    林唯联系上完陈冰,见夏远樵还站在房门外,便走过来躬身说道:“夏总,请到外面休息一下吧。”说罢,暗中递了个眼色。

    夏远樵会意,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病房,在走廊的拐角处停下了脚步。

    “我刚刚联系过陈冰。”林唯小声说道:“估计他很快就能回来,”

    夏远樵脑子飞快的转着,他必须迅速做出判断,而且绝对不能失误。揭露进口矿石黑幕和夏远峰病故的消息最好同时发布,因为如果夏远峰活着,就算不能及时化解这场危机,但凭借着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和庞大的利益网,也一定能撑上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利用关系和金钱,迫使网站和媒体就范,删除那些多他不利的消息,也可以顺藤摸瓜,很快找到消息发布的来源,然后再.......

    这种釜底抽薪的路子,夏远樵轻车熟路,闭着眼睛都能想明白。

    而如果他死了,那一切就另当别论了,先不说那些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会一股脑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就是集团内部也会产生分歧。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一旦展开,再由萧明东暗中操盘,双管齐下,股价一定会暴跌,千亿的金钱帝国瞬间就会崩塌,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乳臭未干的夏一凡,就是夏远峰又活过来,也回天乏力了。

    可是时机呢.......什么时候才是最佳的时机呢?

    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手机却嗡嗡的响了起来,他朝林唯做了一个手势,让他暂时回避一下,然后顺着楼梯又往下走了一层,这才接起了电话。

    “九叔,你在病房吗?”来电的是萧明东。

    “什么事,你说吧,我这正忙着呢。”夏远樵故意说道。

    电话里传来萧明东冷冷的笑声。“九叔,这又是何必呢?你明明被拒之门外,此刻又能忙什么?”

    一句话说得夏远樵出了一身冷汗,他警惕地往楼上又瞅了瞅,见确实无人,这才有点无奈地说道:“阿东,你小子最近是长能耐了,啥你都知道啊。”

    “这么大的生意,不长点能耐行吗?”萧明东打了个哈哈,又继续说道:“你别在那傻等着了,他现在已经没事了,抢救过来了,一时半时还死不了,你马上去省城,把我说的那件事盯紧了吧,只要楚楚成了夏一凡的媳妇,他想不死都不成。”

    “你恐怕太小看他了吧,我手上攥着这么确凿的证据也未必能扳倒他,就凭楚楚一个丫头蛋子,再给一凡当了媳妇,能起多大作用。”

    “这你就不明白了,你那个是外因,我这个是内因,咱们给他来个内外夹攻,保证让他急火攻心。”萧明洞阴测测地说道。

    “好吧。”夏远樵低声说道:“我就信你一次。”

    放下电话,他不禁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个萧明东真是有些诡异,在滨阳这么个小地方,就这么几天,连医院里都能安排上他的眼线,而且消息居然比自己还灵通,这样的合作伙伴实在是比竞争对手还可怕,因为一旦他偷偷出招,那自己恐怕连个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绝对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他默默地想。

    放下电话,又跟林唯交代了几句,他便离开了医院。

    由于来的比较仓促,他连个司机都没有带,出了医院大门便叫了一辆出租车,讲好了去省城的价钱立刻就出发了。出租车在市内跑得飞快,但是上了高速公路,车况老旧的问题就显现出来,晃晃悠悠的顶多跑到120公里的时速,急的夏远樵一个劲地催促。

    在快到省城下道口的时候,他按照萧明东给的电话号码,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才被接了起来。

    “谁啊,这么晚了还挂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懒懒的,好像没睡醒的样子。

    “是明东给我的电话号码,他让我来找你。”夏远樵说道。

    电话那一段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传来了一阵柔柔的声音,听得人心里都直痒痒。

    “既然是东哥介绍来的,那一定是贵客咯。”女人娇笑着说道:“我叫若云,怎么称呼您呢?”

    “嗯,你就喊我老夏吧。”

    “好的,夏哥,你下了高速再给我挂电话吧,到时候我再告诉你怎么走。”

    出了收费站,夏远樵再次拨通了这个号码,女人让他稍等一下,然后似乎把手机交给了一个服务员。按照服务员提供的路线,出租车没费什么事就找到了地方,算了车钱,夏远樵抬头看了看,宾馆的名字很花哨----风花雪月。

    真是没文化,这名字一看就很暧昧,估计也不是个什么好地方。他在心里合计着,走进了宾馆的大门。

    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人已经在宾馆的大堂等着他了,见夏远樵走进来,忙不迭地迎过来问道:“是夏哥吗?我就是若云。”

    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一双水一样的眼睛,顾盼之间有种勾人心魄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双玉手,简直白嫩得令人目瞪口呆。夏远樵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上海有名的花花公子,打过交道的女人足够编成一个加强连了,可谓是见多识广。可是,一看眼前这个女人,却仍有拥之入怀的想法。

    阿东从什么地方划拉这么一个天生尤物,这简直是极品中的精品了。他心里想着,眼睛却一直在若云的身上打转转,眼神差点直接钻进衣服里去。

    若云莞尔一笑,低声说道:“楼上说话不方便,要不,夏哥就再要一个房间吧。”

    夏远樵一听若云这么说,连忙走到前台,用金卡开了一个套房。

    二人进了房间,若云坐在沙发上,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更是别有一番韵味,看得夏远樵都差点忘了要干什么了。

    “夏哥,东哥有什么事吗?”

    夏远樵把贪婪的目光收了收,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明东让我问你,托你打听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

    “当然有结果,不过......”若云欲言又止。

    “哦,这个你放心。”夏远樵伸手从皮包里拿出一摞现金,放在茶几上说道:“大半夜的,我来的也比较匆忙,只带了这么多,这是十万块,剩下的等明天再给你。”

    若云看了看,微微的笑了下,爽快地说道:“好吧,东哥是个爽快人,他的朋友也差不了,剩下的就明天再说吧。”说完,伸手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纸条递了过去,继续说道:“所有的都在上面,你自己看吧。”说罢,懒洋洋地站起了身,冲夏远樵甜甜地笑了一下。

    “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她问。

    “当然.......可以。”夏远樵咕咚咽了一口唾沫。

    若云看着他那副神魂颠倒的样子,浅浅的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

    夏远樵定睛一看,纯白色的长裙下,一条粉红色的丁字小裤映入眼帘,两个蜜臀在长裙里若隐若现,越发显得诱人。

    “美女,等一下。”他连忙喊了一声。

    “嗯?”若云转回身,胸前那两团子软肉一阵微颤,几乎要冲破外衣的束缚,两粒葡萄的形状也清晰可见,她上身竟然是真空!

    “夏哥还有什么事吗?”

    要是按照周星驰喜剧电影里的情节,夏远樵此刻就应该鼻血长流了。现实中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一样感觉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脑门,他掩饰的咳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可以坐下来聊会吗?”

    若云扑哧一声笑了,她指了指手表,小嘴一撅说道:“你看看都几点了,人家都要困死了。”

    “聊聊就精神了嘛。”夏远樵嬉皮笑脸的说道。

    “去你的,赶紧睡觉吧,今天晚上不许淘气喲。”若云说完,脉脉地瞟了他一眼。

    收藏点评,是对我最大的奖赏,谢谢您的阅读,我会保持更新,把更多精彩刺激的内容奉献给大家。